第一千三十七章 進入的令牌
神谷入口坐落在北國,這里可以用前世的一首詩來形容這里的環境:北國風光,萬里雪飄!

許楓帶著汪正和希達趕來的時候,地面蒼茫一片,天空依舊不斷的飄落著雪花,白茫茫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

汪正得到許楓的丹藥,實力有所長進,達到了帝境第一層次頂峰的境界.所以他心異常的好,即使在萬里雪飄的北國,他依然十分活躍.

"許楓!再往前百里就是神谷入口了!"汪正對著許楓道,"我們是不是加快一些速度."

聽到汪正的話,希達叫苦不已,他只不過是一個傳奇境人物.現在跟著他們就已經累的半死了,要是對方再加快速度,他如何能追逐的上?

汪正見希達苦著的臉,哈哈大笑,力量卷住希達,身影閃動帶著希達向著遠處激射而去,速度猛的暴漲了一倍多.腳下踩動,在雪花上留下淡淡的痕跡.

但這點痕跡很快就被落下的雪花覆蓋,消弭的干乾淨淨.

在三人的急速趕路下,三人很快就到了一個地方.這一處是崇山峻嶺,和之前的萬里雪飄想必,這蔓延百里的崇山峻嶺居然四季如春,在上面長滿翠綠的植被,和之外的茫茫一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從這,也看得出傲立在這里的崇山峻嶺與眾不同.

"少爺!前面就是神谷了,這崇山峻嶺最中心是一處盤古,這蔓延百里的崇山峻嶺傳是聖族當年布下的曠世大陣.所以導致北國冰寒的天地隔絕在外,這一地四季如春."

許楓打量了一下這崇山峻嶺,卻看不出任何端倪,心想以自己的境界,怕看不出當年聖族強者的手段.

許楓和汪正踏步進入崇山峻嶺之中,在這密集的植被中穿插.在花了不少時間之後,才到了最中心,在最中心有著一座峽谷,峽谷入口奇石林立,而這些奇石堆積而成,就如同兩扇門一樣.

許楓帶著汪正和希達踏入其中,頓時感覺到一股清爽的靈氣撲面而來,能洗禮人的靈魂,希達被這股靈氣沖擊,忍不住舒暢的出聲,身體忍不住舒展開來.

這顯然是一處聖地,能讓一個傳奇有這樣的表現,足以代表這里的神奇.

進入盤谷,許楓看到了在這盤谷中已經有著不少人,其中每一個都盡顯高貴,氣勢如虹,就靜靜的站在那里,就能讓人感覺到他們和天地的契合.

許楓自然知道,這都是印證大道的人物.也就是他們都是聖子級人物.

許楓進來之後,也惹的不少人側目看向許楓,而在這其中有著許楓的數個數人.不只是纖纖和許唯心在此,當初和許楓交手過的莫泰皇子,九幽族皇子,礦族皇子等等一眾人也在這里.

許楓看到他們一愣,不過面色馬上恢複正常,向著場中走過去.

許唯心一眾人看著許楓到來,他們也有著意外之色,和纖纖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的驚訝之色.

"咦!這不是許家的棄子嗎?哈哈,你居然也來了,怎麼?你被許家驅除出去,也能算的上聖子嗎?"礦族和域外許家是對頭,當初許楓為許家出頭的事讓他現在好惱火,這時候看到許楓忍不住出口譏諷.他雖然是譏諷許楓,可是眼神卻投降了許唯心,顯然是想借著許楓奚落許家.

"礦修天,閉上的你的臭嘴,信不信本姐撕爛你的嘴.我許家的事,還不容你在這里三道四."纖纖瞪眼看著礦修天.

礦修天哈哈大笑:"你許家出了欺師滅祖的人還不讓了,本皇子還以為你許家多麼團結,原來不過如此."

"閉上你的臭嘴!"纖纖氣勢舞動,怒瞪著礦修天,大有出手的意思.

礦修天也不怕纖纖,目光看向許楓哈哈笑道:"兄弟,不過你做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許家那樣的鬼地方,鬼才願意呆在那里.如何?要不要來我礦族?本皇子定然給你一個極高的位置."

許楓冷眼看著他,還未開口話,就有一句話從許楓敢走進來的峽谷門戶傳來:"怎麼?你們礦族要和我中域許家搶人不成?我中域許家能給予許兄一個聖子的位置,你們礦族難道還能給許兄一個族長,嘖嘖,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樂意推薦許兄前往你礦族."

許鑫天來到這里,心中也不平靜,原本以為自己偷偷的趕來這里許楓不會知道,卻沒有想到許楓早他一步到達這里了.

"許鑫龍!"礦修天對許鑫龍也不陌生,見許鑫龍為許楓出頭,忍不住眉頭皺起來.

其他各族的聖子聖女見到,一個個卻打起了幾分精神,他們都把目光投到許楓幾人身上.他們沒有想到剛剛趕到這里,就能碰到這樣有意思的一幕.幾族的人居然還未進神谷就開始起沖突了.

不過,也有人也打量許楓,他們其中也有人聽許楓的事跡,心中驚奇這人是不是真那麼強悍,能戰三個聖子.

同樣對于許楓反出域外許家的事,他們心中也偷笑.他們中有不少人和域外許家有仇隙的,原本聽許家家主之子來到中域,准備出手滅殺他.可是聽到他反出許家,這才圍觀.想要看看許家的笑話!

對于這幾方的爭斗,其他古族聖子都不參與,都饒有興趣的看著眾人.

"哼!"礦修天見纖纖和許鑫龍都面色不善的看著他,他哼了一句沒有繼續話.

而就在此時,這盆谷中開始出現一個漩渦,在虛空裂開一道門戶,在門戶中緩緩的走出兩個人,兩人身後的門戶緩緩的閃縮著光芒,柔和無比,但在他們身後的虛空同樣有著各色各樣的印記,印記從上到下排列,密密麻麻不知凡幾,許楓能看出來,這些印記是各族的圖騰,比如幻鳳族的幻鳳,許家疑似神龍的楚龍印記,九幽族的黑蟒印記.這些印記排列而下,如同巨大的畫卷鋪開,組成莫大的門戶.而在這其中最頂端的就是五爪金龍印記,他高高在上,俯瞰萬族印記.

許楓看著這神龍印記,體內的心血也有些滂湃,許楓使勁的壓制,不讓心血沖蕩而出.

而其他人卻並沒有壓制,他們各人對應自己族中的印記,氣血翻騰而出,和各個印記印證.頓時這盆谷充滿了各種血脈之力.

兩個從門戶之中走出來的人卻未見似的,目光看著場中,對著眾人淡淡的道:"第三批聖子准備進入神谷."

許楓心中驚訝,倒是沒有想到他們之前已經有兩批聖子進入其中了.不過,許楓打量了一下站在門戶的兩個人物,居然都是達到帝境的王者人物.

許楓忍不住心驚,兩個接引的人物都能達到帝境,那這神谷中又有多少恐怖人物?

神谷是一個謎,不少人被面前的一幕震撼到,在血脈之力沸騰許久之後,他們才緩緩平息,看著兩個接引使的身後印記門戶眼中冒著熾熱的光芒.

"和天地印證自身之道,走入門戶之中,能得到天地認可的,代表成就聖子,有進入其中的資格.每個聖子聖女能帶兩個仆人進去.大家開始吧."

兩個使者完,就各自退在了門戶的左邊,虛空只剩下閃動著印記的巨大門戶.

許唯心和纖纖看了許楓一眼,率先向著門戶走去,他們從手中取出令牌,令牌上雕刻著族中圖騰印記,他們滴落一滴血液進去,頓時令牌光芒暴動,光芒和門戶上的印記對應,頓時門戶大開,纖纖和許唯心帶著仆人進入其中,在經過門戶的時候,他體內的道痕舞動,和天地印證,要印證天地代表他聖子的境界.

許楓看著還需要令牌才能打開門戶,他微微一愣,看向許鑫龍.

許鑫龍這時候才解釋道:"許兄走的太倉促,我都不知道你是來神谷,要進入神谷,一定要各族代表身份的令牌配合自身精血才行.所以……"

"哼!"許楓哼了一聲,知道許鑫龍是放馬後炮,不過許楓也知道中域許家不可能給他令牌.

希達也不知道這需要各族認同聖子身份,許楓有聖子的實力不錯,但卻缺少名義.沒有令牌,他如何能進去:"少爺,我也不知道要令牌,所以……"

眾人聽到希達的話,頓時古怪的看著許楓,其中一些人忍不住露出笑意:"哈哈,沒有令牌居然也想進神谷,我當中域許家真把他當聖子,原來不過是假的."

許唯心和纖纖在門戶印證他的聖子境界,此時見許楓沒有令牌,兩人心中也不好過.許楓為了許家承受太多了,現在連神谷都進不了.許唯心和纖纖都忍不住內疚.

兩個接引使看向許楓,也不住開口道:"世上能達到聖子級實力的不少,但不是正統的聖子,不能進入其中,離開盤谷."

礦修天聽到兩個接引使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滾出去吧!我當你是什麼人物,不過就是野雞而已,沒有把你放在心上,這樣低賤的身份,居然也敢來神谷."

許楓沒有理會礦修天,目光看向接引使道:"是不是只要代表聖子身份的令牌和聖子的實力,才能進入其中?"

接引使道:"只要你自身有能力開啟門戶,就能進入其中."

聽到這句話,許楓點了點頭,對著接引使道:"那我明白,我想我不用離開這里了."

許楓的一句話讓眾人疑惑,心想許楓難道能找出令牌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