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三章 立威
"本王倒要看看,誰敢殺本王的人."一聲怒吼從宮殿中爆響而出,一個身影席卷出颶風,落在了許楓的對面,氣勢如虹,面色冷凝無比,直直的盯著許楓.

"元老!"除去許楓,所有人都對著出現的老者躬身行禮.

許楓無視對方威壓在他身上的氣勢,看著對方道:"你就是這座宮殿的主人?來的正好,這宮殿本尊看上你.給你一個時辰,帶著你的人從這里搬走."

元老聽到許楓的話,哈哈大笑道:"這是迄今為止本王聽到最好笑的笑話,本王從核心弟子走到現在的一族元老巨頭,從未有人對本王如此.就算我們的聖子殿下,看到本王也會給幾分顏面,你算什麼東西?只不過許家的一個棄子而已,居然到這里來耀武揚威."

許楓猛的冷了幾分,看著元老淡淡的道:"你要記清楚,本尊老這里是你們請來的.而不是本尊求著要來的.本尊就算再落魄,也要比起你尊貴一些."

見許楓和元老針鋒相對,幾個傳奇尊者趕緊擋在兩人中間:"公子,元老,你們都消消氣,你們是何等人物,怎麼能因為一座宮殿大動干戈,我們這就去通知聖子殿下,讓他給予你們兩人一個滿意的答案如何."

許楓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就要這座宮殿了,這里做的聖子宮很適合."

"誰答應你做我們的聖子了?"元老怒吼了一聲,死死的盯著許楓,"我族已經擁有聖子,招攬你也不過就是給你一個客卿的地位,聖子的地位你做夢也別想."

對方的話讓許楓嗤笑了一聲:"那可由不得你,本尊再次重複一遍,帶著你的人一個時從這里滾."

元老也怒了,他知道聖子殿下和族中的大佬計劃如何招攬許楓打擊域外許家.知道族中對許楓的重視,可沒有想到的是這子囂張到這種地步,居然一到族中就對他出手.

自己身為巨頭,管理族中外事,雖然比不上聖地的大佬,可也是尊貴無比的人物!可是,對方居然直接威逼到頭上,這如何讓他承受的了.

至于許楓他會是族中聖子,他只是覺得可笑而已.族中已經有著一個聖子了,怎麼可能再立一個聖子?特別是這人是域外許家的棄子.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既然你如此的話,那本王就好好教導下你,讓你學學中域許家的規矩,免得在這里無法無天."老者盯著許楓,眼中滿是冷凝之色,眼中射出一道道寒光,鎖定許楓.

許楓嗤笑了一聲,看著對方道:"就憑你也妄想收拾本尊?你當自己是什麼?"

許楓絲毫不在意激怒他,他來這里不代表著就要低聲下氣.他越是強勢,反倒是越讓他們看重.自己這樣的人物,要是低身下氣,反倒是會讓對方覺得自己有目的.而自己強硬到底,對方卻會覺得這是自己的真性格.

對于許楓來,他並不是要這麼一座宮殿,而是來立威的.告訴許家的人,以後自己也是不能招惹的.我連你們的巨頭都敢打,你們算什麼東西?

當然還有一層目的就是要坐實聖子的位置,不管對方給不給自己聖子的名義,自己的待遇一定要是聖子的待遇.

元老被許楓激怒,也顧不得別的,法則沖擊而出,想要憑借著法則鎮壓許楓:"你當自己是什麼人物?今日本王就把你鎮壓了,讓你看清楚自己."

"元老!不要啊!"幾個傳奇尊者大喊,心中大急.可是老者根本不聽他們的話,法則直接向著許楓湧過去.

幾個傳奇尊者不敢再在兩人之間了,這兩人舞動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抗衡的,要是不心被擊中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只不過見他們的元老不聽勸,幾人心中也有著怒意,心想你當這家伙是軟柿子不成?他在域外許家三個巨頭的圍攻下都能全身而退,你一個人能奈何的了他什麼?到時候吃虧的怕還是你自己.

可看著元老法則舞動,不斷向著許楓鎮壓而去,他們歎了一口氣,也遠遠的離著這里,不再勸阻.

"也罷!就讓你們打上一場,讓你們明白這子不好欺負!"

在幾人無奈的同時,許楓舞動的力量沖破對方的法則,兩種大道之力完全的沖擊而出,震蕩虛空,把一切都給撕裂的粉碎,對方的法則也被許楓轟破,許楓落在法則之外,鄙夷的看著對方.

元老心中也一驚,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能破開他的法則,這是不可思議的.他曾經倒是聽域外許家少主恐怖,可戰三聖子而不敗,當時他也沒有在意.可是這時候,才想起聖子和大佬們的議論,也明白聖地大佬為什麼要執意把許楓拉攏進來了.

"難怪敢如此囂張了!不過,傳奇境就是傳奇境,雖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破開本王法則,但剛剛只是熱身而已."元老看著許楓.

許楓嗤笑了一聲,心中十分不屑:"熱身完了吧?那把你力量施展出來,讓本尊見識一下,你有何德何能占據這樣的宮殿."

除去幾個見識過許楓強悍的傳奇尊者,其他人都冷眼看著許楓,等待著許楓被元老收拾.一個傳奇境如何能戰帝境,這是他自己找死.元老的權威,豈是他一個外來的人能挑釁的.

"找死!"

元老暴怒,一波波的法則轉動,大氣磅礴,舞動之間響徹乾坤,無窮的力量暴動而出,席卷六合八荒,向著許楓暴動而去,道道漣漪震蕩而出,所過之處天空枯寂,天地崩裂.

許楓看著對方舞動而來的力量,他哈哈大笑道:"注意一些,別把本尊的宮殿打壞了."

許楓話之間,人騰空而起,激射到云端之中,身體散發出心悸的戰意,氣勢能吞山河,拳影舞動之間,道痕不斷震蕩而出,道痕震蕩之間,響聲劃過天空,浩大無比,聲音震蕩而出有著無窮威力,帶著恐怖的颶風刮過天地,天空龜裂,化作莫大的沖擊,直直的沖擊元老而去.

恐怖的力量正面交鋒,硬碰硬的沖擊,沖擊的星光都黯淡了下去.在力量上,帝境強者還是要強過許楓.許楓盡管能破開對方法則,但力量還是震的他不斷的後退,氣血翻滾.

"還是力量差了不少啊!看來,要堪比帝境的力量,實力要達到神子才有可能."許楓歎了一口氣.

見許楓被震飛,元老冷哼了一聲:"就這樣的實力,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本王這就把你鎮壓了."

話之間,元老的法則劇烈舞動,道痕纏繞在一起,化作光芒,光芒舞動,能斬破九重天.

幾個傳奇尊者見元老占據了一點上風就耀武揚威,他們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心想你是不知道他的強悍.他或許力量硬碰硬不是你的對手,可是整體實力暴動的話,帝境也占據不到上風.

見對方舞動的法則就像把許楓鎮壓,他們忍不住搖搖頭.

許楓看著對方震蕩而來的法則,冷哼了一聲.他和對方硬碰一次不過就是檢測一下自己的力量到底和帝境相差多遠.但此刻見對方如此,他自然不會傻的再正面交鋒他暴動的力量.

許楓舞動,身體暴動出璀璨的光芒,道痕舞動,逍遙游施展到極致,身影舞動之間,一道道武技席卷而出,向著對方掃了過去.

許楓的招式精妙,連綿不絕,不斷施展而出,讓元老面色變了變,原本以為自己能鎮壓對方.可是在對方連綿不絕的招式沖擊他而來之間,他不得不側身開始擋住許楓,根本就無法擋住許楓.

"帝境也不過如此!"許楓冷眼看著對方道,"今日這宮殿你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許楓的話霸道之極,這讓虛空下的一眾人都愣愣的看著許楓,看著交手激烈,已經戰成兩團光的許楓,眼中都帶著幾分駭然之色.傳奇境和帝境能戰的旗鼓相當,這簡直匪夷所思.

他們並不知道許楓戰過帝境,戰過三聖子的消息,所以他們看到這一幕覺得震撼無比,都呆呆的看著許楓,眼中帶著驚駭之色.

許楓和對方戰的旗鼓相當,許楓道痕舞動,戰意凜然,力量沸騰到極致,全身舞動著道光,勇冠天下一般,面色潮,招式不斷沖擊而出,力量重若千鈞.

在這樣的力量下,元老不輕松,一道道力量舞動,擋住許楓連綿不絕的攻擊.他身為帝境強者,但在許楓身上卻沒有占據到一絲的上風,戰的他同樣熱血沸騰.

此刻他才知道,對方到底強悍到何種地步,甚至超過了自族的聖子.這樣的戰斗力,是他無法相信的.

"啊……"

元老吼了一句,聖技施展而出,向著許楓轟擊而去,想要憑借大招震殺許楓.

許楓看著這一幕,冷眼盯著對方:"當這就有用嗎?聖子級能破開你們法則,不管是哪個聖子,你們都奈何不了他.特別是本尊,本尊足以震殺你."

"九疊乾坤訣!"許楓吼了一聲,一道力量轟動而出,劇烈無比,手中空間之力組成空間,孕育許楓的道意,道痕落在其中,化作鋒利的巨刀,一刀斬了下去.

一擊神通不至于讓一個帝境抵擋不住,他面色凝重,舞動全部的法則,向著許楓擋了過去.他有信心能擋住!

可就在這時,許楓卻邪魅一笑,這讓元老有著不好的預感,果然聽到許楓大喊,手臂舞動:"道相!"

第二更,第三更寫了一千字了.估計會晚些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