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二章 極盡囂張
有著中域許家的插手,對方三人也奈何不了許楓.在不甘中,看著許楓被青年帶走.

三人心中大罵不已,但同樣心中擔憂.許楓的強悍他們是看到的,這樣的人物站到他們的對立面如何能讓他們心安.到時候對方真的對域外許家出手,那就真的是抽他們家族的臉了.

可是在中域這地方,對方要救下許楓,三人根本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許楓和中域許家聖子一同離開.

……

楚龍谷,上古時期以楚龍族的存在而聞名,此時卻以中域許家的存在而聞名.楚龍谷一年四季都為春,百花綻放,是一處世外桃源,其中鳥獸種類極多,靈氣濃厚,身入其中宛如畫卷.

"這里就是中域許家了."青年許鑫龍對著許楓道,他現在的心是異常高興的.畢竟能把許楓拉攏到他們中域許家,這等于是狠狠抽了域外許家一巴掌.

連你們族長的兒子都願意入中域許家,這不久代表中域許家強過域外許家嗎?這代表著中域許家占據了上風.

青年帶著許楓進入山谷中心,一路走來,山谷開始漸漸的彌漫氤氳靈氣,飛禽靈獸也到處都是,把這一處地方襯托成仙境.

"許楓,你要成為聖子的事還需要稟告家族長輩.本皇子這就去稟告長老,我讓人帶你去一處地方暫時先住下."許鑫龍看著許楓道.

看著許鑫龍離開,其中一個傳奇境的尊者問著許楓道:"許公子,我帶您去休息."

許楓看著對方問道:"你們皇子殿下住哪里?"

對方被許楓問了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用著手指指著一處氤氳彩氣纏繞的宮殿:"哪里是我們聖子殿下住的地方."

許楓順眼看去,見那一處宮殿正坐落在楚龍谷的聖地周邊,也極為尊貴奢華.

"我住哪里?"許楓問著對方道.

"呃!許公子暫時屈身人的宮殿."對方回答道,"等聖子殿下稟告給宗門長輩之後,再給許公子換住處."

許楓冷眼掃了一眼對方,看著許鑫龍對面的一座宮殿,問著對方道:"那座宮殿是誰的?"

"那是族中管理外事的元老宮殿."對方升起了不好的預感,趕緊道,"族中元老鮮少出聖地的,所以管理外事的元老在族中地位極高,就算是聖子殿下,也有事會和其商量."

許楓仿佛沒有聽到對方話似的,目光看著這座同樣被氤氳彩氣包圍的宮殿,這宮殿的的奢華並不差許鑫龍的宮殿多少.

在幾個傳奇尊者的注視中,許楓手指點動,指著許鑫龍宮殿對面的一處道:"我要那一處宮殿."

一句話讓幾個傳奇尊者面色大變,他們沒有想到許楓這麼挑剔和楠伺候,居然剛剛來到中域許家,就想擁有真正的聖子待遇.

"不行!"幾個傳奇尊者異口同聲對著許楓道.

許楓掃了一眼這些人,淡淡的道:"我要是一定要呢?"

這幾個傳奇尊者也知道許楓是族中要極力拉攏的人物,所以只能低聲下氣的勸阻道:"許公子!那是我族元老所住之處,就算聖子殿下都要給他幾分薄面.不是我們能去的就能去的.許公子還是委屈一兩天吧,等聖子殿下去聖地稟告了族中大佬們,他們會給許公子一個滿意的宮殿的."

許楓掃了幾人一眼:"你們都給我記清楚了,我來你們中域許家是你們請來的.答應給本尊聖子地位,本尊這才來.既然是聖子,斷然沒有落後于他人的意思.該有的待遇,本尊都要."

"這……"幾個傳奇尊者頭疼,心中卻大罵不已.心想你還未被族中授予聖子的地位呢,能不能還是兩,居然此時就開始耀武揚威了.

"許公子,不是我們不讓你去.而是元老的宮殿我們也沒有權限,所以……"幾人依舊低身下氣,希望許楓打消這個念頭.

"你們沒有權限,那就讓有權限的人來."許楓看著對方道,語氣強硬而霸道.

幾個傳奇尊者對望了一眼,心中也有些不喜,有些賭氣般的道:"公子要是執意如此,我們也管不了.公子要住哪里,就親自去和元老吧."

幾人語氣有些不耐煩,心想你只不過是域外許家的一個棄子而已,在域外不能耀武揚威,居然跑到這邊來作威作福了.真當中域許家就好欺負不成,你要是有本事,就讓元老讓出來給你.

這幾人這句話,也是希望許楓知難而退,讓許楓記得自己的身份.不要以為自己真的是族中的聖子!

他們原本以為,許楓被他們這麼一,肯定會有所明悟.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許楓居然真的騰空而起,向著那一處宮殿的位置走去:"也罷!既然你們要本尊親自去,那本尊就親自去!"

幾人沒有想到許楓真的如此囂張,在中域許家的地盤上也敢如此做,看著許楓真的激射而去,幾人大急:"公子回來!"

可是許楓那里會聽他們的話,身影舞動快速的向著宮殿激射而去.

"該死的!"這一眾傳奇尊者面色蒼白,許楓真要和元老搶奪宮殿,鬧出事來怕他們都脫不了干系.畢竟聖子殿下可是讓他們好好的安撫許楓的.

他們急聲喊著許楓,但是許楓卻當做沒有聽到,快速的向著宮殿閃過去,這幾人想要擋住許楓,可他們那里跟著上許楓的速度.

"要出大事了!"幾個傳奇尊者著急不已,看著不斷激射而去的許楓,心中無奈至極.

他們太看許楓的囂張和霸道了,原本以為在別人的地盤會收斂一些.可那里想到對方根本不管這些.一來就要想要最好的享受,要把他聖子的待遇給落實了.

"該死的!怎麼就忘記他能為一個女人反下許家呢.這樣的人天性就是囂張霸道的,他敢在域外許家鬧,還不敢在這里鬧?"

幾人有些後悔了,剛剛應該用別的辦法來處理事,而不是賭氣擠兌他.

許楓毫不掩飾他的戰意,直直的落到了元老的宮殿,氣勢向著元老宮殿輾壓而去,元老宮殿奢華也壯觀,門外守門的人物都是大能級別的人物.

兩人看著落在他們面前的許楓,感受到籠罩他們的氣勢,身體忍不住哆嗦了起來,但他們還是打起了幾分精神,看著許楓道:"你是誰?元老宮不容撒野."

許楓掃了對方一眼,把氣勢從他們身上收斂,看著兩人淡淡的道:"告訴你們元老,這宮殿本尊要了,以後這里改為聖子殿."

聽到這句話,兩個大能一愣,但很快兩人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那里來的瘋子,敢在這里大不慚.不對,你是怎麼進來我族的,居然還妄想做我族聖子.來人啊,把這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家伙給拿了."

兩人直覺得聽到一個笑話,對著宮殿內大喊,心想趕來這里撒野,真是不知道死活了.

"不知死活!"許楓見兩人如此,哼了一聲,手臂湧現道痕.

幾個趕來的傳奇看到這一幕,面色猛的大變,急聲喊道:"許公子,住手啊,這是元老宮,不能動手啊."

但許楓那里聽他們的勸,手中的道痕射了出去,帶著破空之聲,直射兩個大能而去.

兩個大能也沒有想到有人敢在這里對他們出手,兩人面露驚懼之色,想要閃身避開,但根本就避不開,兩道劍意落在他們的身體上,生生的射穿了出兩個傷口.

"啊……"

兩人慘叫一聲,倒飛在地上,湧出股股血液,雖然這一擊沒有要他們的命,但足以讓他們在床上躺上幾個月了.

宮殿中有著玄者沖擊而出,見這些玄者沖擊而出,看著有人動手,瞬間暴怒,把許楓圍在中央,就准備動手.

跟著許楓而來的幾個玄者頓時大急,趕緊跳出來喊道:"不要動手,不要動手."

幾人著急的喊聲這才阻止了宮殿出來的玄者,他們看著族中的幾位尊者,皺了皺眉頭,為首的一人問道:"各位尊者,這是怎麼回事?"

幾個尊者趕緊道:"這是一個誤會,這位是許楓公子,我族重點要招攬的人物.這點元老應該知道,大家馬上就要成為自己人了,不要自相殘殺."

"許楓?"為首的那個男子皺了皺眉頭,他沒有聽過這個人,只不過聽到族中幾個尊者這麼,也不好繼續對許楓出手.他哼了一聲,看著許楓,對著幾人道,"讓他不要動,我這就去稟告元老."

"本尊要動,誰能攔我?"許楓哼了一聲,看著這些人道,"都給本尊滾開,還有去告訴你們元老,這宮殿本尊要了.叫他搬離這里,另找住處."

許楓這一句話,讓幾個傳奇尊者癱坐在地上,面色蒼白:完了完了,兩方的沖突不可避免了.

果然,許楓這一句話激怒了元老院的人,他們頂著許楓怒吼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們元老宮也是你能染指的,滾……"

對方怒吼還未完,許楓就一巴掌抽了出去,這一巴掌抽出,一個高階傳奇尊者居然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許楓給抽飛出去,五個深深的巴掌印印在他臉上,腫至極,嘴角也被閃出了血液.

"你又算什麼東西?也敢對本尊大呼叫?就算你家主人看到本尊也得客氣,你一條狗也敢亂叫?"許楓冷眼盯著對方,眼中冒出冷厲的殺意,"信不信本尊這就殺了你們幾條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