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九章 誰才是螳螂
有著離諾帶來的華夏武技,許楓心思再次放到華夏武技上.離諾帶過來的華夏武技都是高層次的,所以許楓修煉起來也要耗費不少時間.當然,這是相對于修煉之前的華夏武技而.

不過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在修煉這些華夏武技後,許楓發現他的境界實力有著微弱的提升,這讓許楓欣喜不已,達到他這個層次,能成長一點都是極大的進步.而華夏武技居然能讓他成長!

許楓都想是不是回去許家,再次閉關修煉.不定借著華夏武技,真有可能達到神子的層次.

不過想到自己和許家此時的況,許楓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當然,能有長進,許楓自然而然開始瘋狂的修煉華夏武技.華夏武技無疑是最適合他的,特別是這種高層次的武技,修煉起來許楓受益匪淺,和自身的道痕更加的契合,大道之力領悟的更加精純和渾厚.

許楓已經印證了自己的大道,無法在這上面提升什麼,那就只能在大道之力的渾厚和精純上替身,而華夏武技卻有著這種效果.

廢寢忘食的修煉,讓許楓和大道之力越來越契合,大道之力也更加的精純和渾厚,實力在微弱的提升.當然,這距離神子的層次還很遠.

在修煉的同時,許楓也前往暗閣所立的宗門.當初他收了一個奴仆某地有晉級帝境的契機,雖然許楓不知道對自己有沒有用,但他也想要去嘗試.畢竟要是沒有契機,這樣正統修煉,不知道多少年才能達到帝境.

許楓沒有時間等下去,自然而然想要讓他帶自己前往他的目的地了.

而就在許楓距離暗閣所立宗門不遠處的時候,卻感覺有氣勢把他鎖定.這讓許楓眉頭挑了挑,目光看向一處.

從那一處,走出一隊人,這一群人全身被道痕纏繞,散發著心悸的氣息,把許楓包圍在中心位置.

"你們是誰?"許楓看著這一群人,眼中帶著幾分冷色,這些人氣勢如虹的把他鎖定,顯然是來著不善.

"中域許家,楚龍族!"為首的一個老者走出來,看著許楓淡淡的道,"許楓公子別來無恙."

許楓聽到是他們,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氣:"終于來了,從來到中域,就知道要面對他們."

"虧你們有臉自己是楚龍族,當年華夏族的血脈你們都剝離出去了?一群數典忘祖的畜生!"許楓譏諷的看著對方道.

"子,你活膩了吧!老子……"許楓罵完,頓時有人激動的看著許楓,眼中滿是怒意,怒喝大罵.

許楓對于對方的暴怒充耳未聞,他出這句話就知道會面對什麼.中域許家雖然有華夏族血脈,可是他們大半血脈都是楚龍族的,所以他們自稱是楚龍族,卻不承認有華夏族血脈,和域外許家截然相反,針鋒相對.

為首的老者看著族人要撲上去,他伸手攔住眾人,看著許楓笑道:"要數典忘祖我們還比不上你,堂堂許家少主,居然叛逃出許家,連宗門巨頭都被你滅殺了一個,這就是用欺師滅祖來形容也不差.在這點上,我中域許家比不上你."

"哼!"許楓哼了一聲,盯著對方冷笑道,"本尊行事不用你來評價,本尊雖然和域外許家鬧翻,但不過是為了顏知己而已,不像你們中域許家,為了就是那個飄渺的名聲.居然連老祖宗都敢滅殺."

"五十步笑百步,誰也別誰!"老者看著許楓笑眯眯的道,"如何?域外許家不要你,我中域許家能給你一個落腳的地方.畢竟我們是同一個祖宗,也算的上一家人."

"做夢!"許楓哼了一聲,冷眼看著老者道,"本尊就算和域外許家鬧翻,也不會入你們中域許家."

"哈哈!許楓你可要想清楚,此次你打跑了許唯心纖纖兩位聖子聖女,那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下來來追殺你的就是巨頭人物了.我知道你能擋住帝境,可一個擋得住,但是他們出動兩個,甚至三個呢?你還能擋得住嗎?你要是加入我族,我們保證你的安全.絕對不會讓你被域外許家擒拿.這樣的交易你不虧本!"老者看著許楓笑眯眯的道.

許楓看著對方,嘴角帶著幾分冷凝:"本尊對你們沒什麼好感,這樣的夢你們不要做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只能親自動手了."老者看著許楓道,"我們皇子殿下十分有誠意請你去做客,但是你如此態度,我們就只能用強了."

"用強?開什麼玩笑?本尊還怕你不成,我要走你們攔不住我的."許楓哈哈大笑,身影舞動,恐怖的力量席卷而出.這一道道力量暴動而出,震動九方風云.

一擊直接掃向這一群玄者,石破天驚,要滅殺這些玄者.

"布陣!"老者喝了一聲,頓時這些帶著道痕的玄者無窮的道痕沖擊而出,化作光幕覆蓋許楓而下,要把許楓封印在其中.許楓這一擊,在這光幕之下,被擊的粉碎.

"雕蟲技而已!"許楓哈哈大笑,看著光幕籠罩他,許楓大笑,道痕沖擊而出,把光幕轟出了一個大洞,他從其中激射而出.

在許楓剛剛激射而出,老者一掌落下,帶著法則的波動要把許楓鎮壓.

許楓不閃不避,直接迎了上去,兩擊轟擊在一起,許楓被震的倒飛出去.落在了對方的對面,面色冷凝.

老者看著許楓在這樣的攻擊下全身而退,面色也露出了幾分驚訝,這少年確實恐怖,比起他族的聖子要強一籌.他族聖子雖然恐怖,但要如此輕巧的擋住這一波攻擊卻難做到.

"難怪宗門那些大人物要把對方拉攏到自族中,他確實有這樣的資格.要是對方能入自族中,這等于狠狠的抽了域外許家一巴掌.將來用許楓對付域外許家,估計他們會氣的吐血吧."

想到這,老者看著許楓的眼神更加凌厲:"許公子,我們有誠意邀請你入我許家,你考慮一下如何?"

"去你媽的誠意!"許楓話之間,化掌為爪,狠狠的向著其中一個玄者抓了過去.

看著對方抓來,這一隊傳奇尊者趕緊舞動力量,化作大陣想要阻攔許楓.

"笑話!本尊要殺一個傳奇境,你們還能擋得住?"許楓話之間,瞬間就把其中一個傳奇境給抓到手中,這一抓之間,對方的道痕爆散開來,骨頭碎裂,一個高高在上的傳奇境強者,就這樣死于非命.

這一幕看著不少傳奇強者面色驚懼,他們原本以為自己組成的大陣可擋聖子,但對方的速度太快,居然信手就抓了一個傳奇境強者,輕而易舉.

"元老!"這些傳奇境強者大喊,向著老者求救.

老者見許楓再次抓向一個傳奇境,他身影舞動,也暴動出力量,阻攔了許楓,狂暴而帶著法則的力量瞬間震飛許楓,擋下了許楓一擊,救下了傳奇尊者.

"布下大陣,防禦自身,有機會再出手,不要散開給他機會."老者對著自身的玄者喊道.

眾人點了點頭,組成大陣和許楓遙遙相對,心翼翼.

許楓哼了一聲,知道中域許家這樣的大族底蘊很強,大陣也不俗,想要避開帝境殺對方有難度.而且,許楓也並不願意殺他.

布下的局有人入局,他自然喜歡看到.只是這時候,還要做一場戲而已.

"滾開!"許楓看著對方道,"你應該聽了,本尊有一具化身戰了三個帝境,你擋不住我的.而且本尊自己也可戰帝境,要再擋本尊的路,本尊不會念著同一祖宗上對你留手."

"我們自然知道你強悍,可是我要是手持聖器呢,你會不會還有這樣的底氣?"老者哈哈大笑,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把長槍,長槍之上法則波動,和他的法則完美契合,散發著心悸的的氣息.

許楓面色變了變,看著對方手中的長槍,冷哼了一聲道:"你當真以為這樣就能奈何的了我嗎?本尊要走,你還攔不住!"

許楓話間,身影閃動,向著遠處激射.

"留下來!"老者喝了一聲,恐怖的槍影射了出去,要把許楓攔下.

但許楓的速度也快如閃電,長槍射在許楓影子上,他人消失的一干二淨.

"哈哈!告辭,今日本尊沒心思和你打,他日定然要你的命."許楓聲音從遠處傳來,他的人影消失不見.

看著許楓消失,老者也沒有追逐,只是看著留下的一具尸體面色難看.

"果然是能戰三個聖子的人物."在老者面露猙獰下,一個人影走了出來,看著這個人影,一眾玄者趕緊行禮道,"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他……"老者面色難看的看著走出來的青年,"他怕是不會入我們許家,我族的人他殺就殺."

"呵呵!他要是被你一就入我許家,我還不敢要.他敢殺我許家之人,我倒是放心了一些."青年道,"放心吧,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