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八章 神子
"世人管他們叫……神!子!"

賀老把神子咬的極為重,一字一句看著許楓吐露.

"神子?!"

許楓愣了愣,雖然不知道這代表什麼.可是從這其中也能聽出其的不同,神子神子,天神之子,和神靈扯上關系的,自然不會簡單.

"或許神子你還沒有直觀的了解.可是我要是告訴你,十個神子有一般以上能達到神通境呢?那你覺得這稱呼會不會有些不同?"賀老看著許楓道.

"什麼?"許楓猛的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賀老,面色呆滯.沒有人不知道神通代表什麼意思,大帝境就可以稱雄修行界了.而神通境就是真正的神靈了,讓無數人膜拜.

這樣的存在,已經不是世人能想象的.在上古之後,這樣的存在都幾乎不顯于世間.許楓雖然知道那些超級大古族有這樣的存在,但在外人看來,神通已經是傳般的存在.

無疑,神子能成就神通,這可想而知神子的恐怖.雖然只是一半,但成就神通何其艱難,一半已經是逆天了,起碼成就神通,一只腳已經踏出了走神通境的第一步.

但許楓很快又想到了什麼,對著賀老道:"等等!你十個神子有一半成就神通,那賀老豈不是……"

許楓瞪大眼睛的看著賀老,一直以來別人都傳賀老是大帝的存在.但許楓卻覺得不止,要不然怎麼可能融合道體.但一直不確定而已,而現在賀老這句話,代表著他當年絕對步入了那個傳的境界.

賀老點點頭道:"世人都只知道我達到大帝,因為當年我在達到大帝之後就沒有出手了,即使突破了,也無人知道."

"既然賀老達到神通,當年那些人圍殺你,又算得了什麼?凡人怎麼可能和神靈抗衡?"許楓很是疑惑,"就算對方有著無窮強者,有著數百聖器又如何?"

"那是因為我被人算計,實力不能發揮道極致,甚至削弱的不能堪比大帝.這才……"賀老歎了一口氣,眼中也有著恨意.

聽賀老這麼,許楓眼睛跳了跳,能算計神通境的人物,實力定然也要這個層次.這樣的恩怨,不是許楓能插足其中的.

"原來如此!賀老當年是神子?"許楓問著賀老道,"幻鳳族的那位鳳雪前輩也是神子?"

賀老點點頭道:"我那一代算的上天才輩出,聖子不知凡幾,神子平常一世都難得出一個,我那一世居然出現了十個之多."

許楓咋舌不已,十個神子同現一世,足以證明那一世的輝煌了.同樣,那一世怕年輕一輩的爭雄也激烈無比.

"你不要驚訝,那一世出現十個神子,這一世也不會太弱.這一世是命聖預萬魔橫生的一世,當年的人不知道多少轉世到這一世,帝姬出現,月神也出現,各個傳承都出現.這都是神人,這一世將會上演上古之風范,萬族林立,當年出現或者隱世的種族,這一世怕都會出現.你身上的壓力並不."賀老淡淡的道,"你作為華夏族人,這消息一傳出去,怕是不少人會驚動."

許楓點頭道:"這個我自然知道.所以我一直不敢動用血脈之力,就是怕被他們發現."

"所以,老夫希望你能成為神子.不僅僅是因為幽成為神通境的潛力,更重要的是希望你不弱別人之後."賀老看著許楓道.

"聖子和神子的差距有多大?"許楓問著賀老道.

賀老掃了許楓一眼道:"此時的你,在動用血脈之力,把力量施展到極致,面前能和同等級的神子交手,但敗多勝少.這還是神子不動用底蘊的況下."

"這麼強?"許楓心中驚訝,眼中帶著幾分震撼之色.他自己的實力很清楚,能戰帝境,傲視聖子.卻未曾想到,神子卻如此恐怖.

"每一個神子都是天地真正的驕子,他們是神靈之子.豈會是簡單的,聖子世間不少,可是一百個聖子中也不見得能出現一個神子.自然要遠遠超過聖子級人物.神子在傳奇就能戰帝境,能傲視天地,已經有著神通的風范.在這點上,你做到了.你以自身的實力成道,創造神通.這是神子都無法堪比的."

"神子他們也有自己的本命神通,但鮮少有自己創造出來的.大多數都是各種手段烙印了,讓神通烙印在他們靈魂深處,堪比本命神通.當年的我,走的也是自己的道,那時候是被譽為第一人,可也沒有創造出本命神通.達到帝境之後,才成道擁有自己的本命神通."賀老嘀咕道,"而有些人不同,他們有上古絕世強者轉世,靈魂深處烙印本命神通.在傳奇境上,我甚至被他們壓制."

"以賀老看,我距離神子還有多遠的距離?"許楓問著賀老道.

賀老道:"不短也不長,相對別人,你已經有優勢.畢竟你已經成道,這是別的聖子無法達到的高度.你只是在大道的感悟深厚,力量上差神子一籌而已,你整體實力翻一倍,勉強能進入神子的范疇."

"一倍?"許楓倒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賀老的倒是輕松,可是他不知道這一倍的程度多難嗎?達到他這個層次,想要提升一點都極難,幾乎到了不能提升的層次,可是賀老居然要提升一倍才能達到神子的層次,這不是誠心逗他玩嗎?

賀老見許楓如此,他笑了笑道:"這確實有些難為你,對于走自我之道的你來,想要步入神子要比起別人難上許多.一般的神子,都是那些頂尖強者轉世,或者傳承人物.比如葉思,她就是神子.她們達到神子層次比起你要輕松千萬倍,因為她走的是前人的道路.前人絕世強者的道都烙印在她身上,從一開始的機遇就不是別人能堪比的."

許楓點了點頭,心中也有些無奈.別神子了,就算別的聖子級人物,他們不也是如此嗎?有著傳承的他們,一日千里!自己一路走來,不知道耗費多少心血,他們卻能借著傳承,一路飆升.在這點上,周揚就是一個典型的代表.

當年實力連安天南都差極遠,因為傳承直接超過安天南.當然,安天南也去接受奧帝傳承了,不知道他此時多強.不定,也達到聖子級了.

這就是傳承的威力,如同開掛了一樣.許楓走自己的道,在這點上和他們是無法比擬的.

有些人一生下來就是神子,而自己吃了這麼多苦.也不過達到這種層次,和他們還有距離.

可是盡管如此,許楓卻不後悔他走的道,有著道玄經和紫雷,許楓相信自己的路途很遙遠,定然能開創自己的寬闊大路,而不受限在前人的路途上.

"你也不用太在意,世上雖然有神子級人物.但並不代表他們無敵,也不代表他們將來的成就一定比你高.事實上不依靠前人的道,想要達到神子級難如登天.你能達到最好,達不到也不要勉強."賀老道,"我相信你,就算達不到神子級,也能走出不弱他們的道."

許楓輕呼了一口氣,看著賀老道:"我盡力吧!"

許楓不願意落在別人身後,不無敵天下.但是在同階之中,他不願意弱過別人.

當然,許楓也知道想要達到神子極難,這強求不得,只能盡力.

從賀老的話中許楓得知,能達到神子的人物,步入神通就更有可能.這是一個莫大的誘惑!

"你心中有分寸就好,老夫雖然希望你不弱他人,但同樣也不喜歡你強求.一切順其自然就好."賀老道,"至于葉思的事,老夫會幫你去查看.你放開心懷做自己的事就是,這對你有好處.一個自己心都放不開的修煉者,修煉也會受到影響."

"子知道!那就麻煩賀老了."許楓回答道.

賀老點了點頭,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卷玉簡,遞給許楓道:"這是老夫以前的一些修煉領悟,你好好看看,對你應該有些幫助."

許楓聽到賀老的話,面露喜色,伸手接過賀老遞過來的玉簡,賀老是何等人物,他當年修煉的感悟何其珍貴?絕對不會下于一項神通!

"以後要是有事找我,直接來玉靈山,不要行這樣的手段."賀老話之間,丟給許楓一塊令牌,對著許楓道,"這東西你拿著,來玉靈山拿出這東西,他們會好好招待你的.老夫雖然不常在,可是有什麼事,也能讓他們為你做."

許楓接過令牌,打量了一番.心中倒不知道玉靈山是哪里,不過在令牌上刻著路線,許楓倒是不擔心找不到.只是疑惑的是賀老的有事可以吩咐玉靈山的人,心想玉靈山的人很強不成?

許楓自然不知道,要是別人知道玉靈山,早就呆滯了.因為這地方的名氣,絲毫不下于帝姬宮.只不過所知道的極少而已.

他們自然也不知道,賀老已經入主到玉靈山了.要是他們知道的話,肯定又是一番驚動.

賀老把事都交代完之後,詢問了一下葉思所在處,人慢慢的沒入虛空消失不見.

見賀老消失,許楓也收起了幾分心思.賀老既然幫忙出手去查看因為什麼原因,自己再擔憂也無用.要是賀老都查探不出來,那自己就真沒有辦法了.

"希望賀老能知道原因吧!"許楓喃喃的看著賀老消失的方向,整個人也陷入了失神中.

這一段告了一個層次了,想象以後的節要怎麼鋪開,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