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七章 帝姬秘辛
賀老見許楓詢問,他輕呼了一口氣,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的道:"那你知道帝姬宮的來由嗎?"

許楓點了點頭道:"我聽人過,傳帝姬宮第一代主人是命聖的顏知己.這和葉思姐有什麼關系?"

賀老道:"這就要從上古起,命聖當年為大陸當之無愧的大陸第一人,也是華夏族最尊貴的人物.他的顏知己自然不會差.實力幾乎要走到最頂尖的那一撮人的層次.當年雖然有堪比甚至超越帝姬的存在,可是因為命聖的緣故,加上她自身的實力,這都讓別人承認了帝姬的身份."

"當年帝姬是尊貴的,是天下最為尊貴,也是被封為女神的存在.無數人都為之傾倒而膜拜.這樣的場面,一直堅持到華夏族被算計,命聖等人隕落."賀老歎了一口氣,"帝姬也算的上一代奇女子,華夏族被算計,命聖隕落這個消息讓她當場吐血,心魂受到震蕩,走火入魔.但這次走火入魔沒有要得她的性命,反倒是讓她走出了以前踏不出的一步,步入了最頂尖的那一撮人層次.成為真正的天神女仙,帝姬之名,這時候也名副其實."

許楓沒有打斷賀老,聽著賀老繼續著:"當初有大能力者早就窺視帝姬的美貌和風姿,在命聖隕落之後,就前來提親,借著自身實力和古族為後盾,想要逼迫帝姬嫁于他."

"但帝姬雖然看似知性溫柔,性格卻堅韌無比.沉浸在命聖隕落中的她怒火中燒,毫不留就出手和對方戰在了一起.甚至打上了對方古族.帝姬要是以以往的實力,肯定不是古族的對手.可實力步入那個層次之後,卻把這個古族打殘.這個古族也是當年最為頂尖的古族,底蘊無窮,恐怖的讓人駭然.帝姬卻生生的打穿他們,逼的他們古族老祖宗出現.這是和帝姬同一層次的人物,這兩人交手,打的山川河流都崩塌,天地都要被打臣似的,那一戰也有人誇張的形容成末世."

"帝姬在命聖之後,就抱有死亡之心,什麼招式狠辣,就動用什麼招式,絲毫不顧自身的感受,在這種況下,對方老祖宗終于被其滅殺,這一戰震動天地.奠定了帝姬無上的地位!而當初滅殺華夏族的玄者,也開始算計如何滅殺帝姬,把這巨大的威脅給滅殺."

"但是這一戰之後,帝姬消失了.任由天下人找尋,都找不出帝姬的蹤影."

"她隱世了?在帝姬宮?"許楓疑惑的問道,心中倒是被帝姬當年的風范所驚到.雖然賀老只是只片語,但是也能猜想到對方有著何等的絕世風華.

"不知道!這已經成為一個謎了!當年她滅殺這個古族之後,就再也沒有蹤跡,也沒有她的消息!有人傳,她雖然滅殺了這個古族的老祖宗,但自身也受了重傷不治而死,所以沒有她的消息.而這個結果也確實是最讓人信服的,直到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確定是這個答案."

賀老到這頓了頓繼續道:"我曾經也查詢過,但沒有得到一絲消息,甚至前往帝姬宮,也未能得知第一代帝姬結果如何.到最後,我只能選擇下相信帝姬真的是因為兩敗俱傷而死于非命了.而這直到我碰到葉思,才有著改變!"

"賀老什麼意思?"許楓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帝姬宮為什麼在帝姬消失之後還未敗落嗎?"賀老自問自答,"因為當年帝姬收過一個弟子,把自身所學全部傳授給她的這個女弟子,完全是把她當做培養人培養.所以,帝姬雖然消失.可帝姬宮卻依舊在運轉,雖然沒有以往的威勢,但也傳承了下來.第二代帝姬,就是第一代帝姬的那個弟子."

"擁有第一代帝姬的全部所學,所以盡管比不上第一代帝姬,但也極為恐怖,實力超凡入聖,震懾宵是足夠了.而帝姬宮,就這樣頑強的保持下來,並且在每一代帝姬的努力下,帝姬宮依舊是大陸的聖宮之一,地位極為尊貴!"

"那這和葉思姐有什麼關系?"許楓問道.

"葉思身上的帝姬氣息,絕對不是帝姬宮仆人或者長老的氣息,而是真正傳承來自帝姬的,帝姬宮每一代帝姬都是單傳.不可能傳承到葉思身上!所以……"

許楓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賀老道:"你是,葉思姐是第一代帝姬的傳承?這……"

許楓心猛的震動了幾下,這代表著什麼?這未免太過恐怖了!第一代帝姬何其人物,真正的天仙女神的存在!可葉思姐居然是她的傳承?

"雖然我不敢十分確定,但也有八九分了.要不然無法解釋,她身上的帝姬氣息比起我當年在帝姬宮見到的帝姬還要精純清澈."賀老輕呼了一口氣道,"怕是當年第一代帝姬並沒有隕落,反而留下了傳承.而葉思正好得到了她的傳承!"

許楓沉默,這個消息無疑是讓人震撼的.想到帝姬宮和葉思之間的曖昧關系,許楓覺得很有可能!

當初嬤嬤前往帝姬宮,不定就有讓葉思入主帝姬宮的意思.只不過,帝姬宮早已經被第一代帝姬的弟子後人傳承,不見得願意歸還給葉思,這才有著兩者之間的曖昧關系.

"賀老這麼一,倒不是沒可能!只不過,這和葉思姐失憶還是沒什麼關系,難道帝姬的功法還能剝奪人的記憶?賀老和帝姬有過交道,應該很清楚吧?"許楓問道.

"帝姬的功法正統,畢竟她是命聖的顏知己.命聖指導對方修煉,這樣忘記記憶的功法,不會出現在她身上.至于她為什麼忘記你,或許還有別的原因吧.不定,和她身上的另外一股氣息有關,只不過那股氣息也相當正統,應該也不會出現這種況."賀老回答道.

聽到賀老的回答,許楓感覺頭疼,輕呼了一口氣:"還是只能麻煩賀老前去查看到底是什麼原因了."

"我盡力吧.達到了帝姬這個層次的人物,就算是我也不能有信心完全能查探出來."賀老道,"你做好心理准備就是."

許楓咬著嘴唇,面色有些不好看的點了點頭;"另外還有就是,傳賀老和帝姬宮交匪淺?"

這一句話讓賀老面色有些不自然,瞪眼看著許楓喝斥道:"你聽誰胡?"

許楓嘀咕,心想賀老不會是勾搭上帝姬宮的主人吧?許楓想著倒是很有這種可能,要不然不讓外人進去的帝姬宮,為什麼能讓賀老進入其中.

"這你就不要管了!"許楓看著賀老嘿然道,"帝姬宮的主人要真是師母的話,和我們也是自家人.葉思姐也算的上是自己人,還是第一代帝姬的傳承者.兩方不應該有矛盾出現,賀老要不要去勸勸她,兩者和睦相處不是挺好的嘛?至于她的擔心很沒有必要,葉思姐什麼人我很清楚,她根本不是爭權奪利的人,也不會打帝姬的主意."

賀老看了許楓一眼,良久之後才道:"我試試看!不過她不是你師母,而且這一代應該不是她做帝姬."

聽到這句話,許楓心想果然.心想對方就算不是他師母,也絕對和賀老有著曖昧的關系.要不然,賀老怎麼敢答應下來.

"那就麻煩賀老了!賀老和這具軀體契合的怎麼樣了?"許楓問著賀老.

賀老看了許楓一眼:"還有一些麻煩,不過我會想辦法解決,你不用擔心.只不過,因為身體的緣故,在大陸行走我不能幫你太多.你自己要心行事.不過此時你堪比了帝境,只要聰明一些,也能橫走大陸間了."

到這,賀老頓了頓繼續道:"不過,最好是達到帝境的層次,這樣一來,你的實力有著飛漲,面對普通帝境,那就毫無壓力了.就算許家不幫你,我不幫你.你自身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突破帝境賀老能幫我嗎?"許楓問著賀老道.

賀老搖搖頭道:"一切只能靠你自己,達到了這個層次,就算我也不能幫你太多,畢竟道是你自己走出來的,你並不是傳承我的道.所以,一切還得靠你自己,我所能做的就是唯你提供一些資源,授業傳道解惑而已."

許楓聳聳肩,心想也不見你給是什麼資源,平常大多時間不在身邊,解惑也不到位.

賀老看著許楓道:"豈是,你和別人還是有所不同的.別人達到聖子級,或多或少借助了宗門古族底蘊,別人的道或多或少烙印了一些.所以他們步入到聖子級,想要再進一步極難.但你不同,你是自身修煉出自身的道.潛力是無窮的,你盡管完全的印證了自身的道,但依舊還有進步空間.別人或許聖子級已經是在帝境下的頂峰,而你還能更高一層次.只不過,這有利也有弊,要是你再上一個層次,想要突破傳奇步入帝境就更難,畢竟自身太過渾厚,想要突破自身就等于要突破枷鎖.但要是一突破,就要遠遠超過平常聖子突破所能達到的高度.所以,你自己想想是再要提高還是現在著手突破."

"還能成長?"許楓眼睛一亮,看著賀老道.

賀老點點頭,看著許楓道:"你不知道,在聖子之上還有一類人!"

"什麼人?"許楓疑惑的問道.

賀老看著許楓,一字一句,面色沉凝的道:"就是我與你許家老祖宗的這一類人,世人管他們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