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上古術法
"通報你們城主!許楓求見!"許楓進入城池中,直奔城主府.

守在門外的兩個士兵,面面相窺了一眼心道這是哪里來的子.居然妄想見他們城主.難道他以為是個人就能見嗎?

"我們城主不見外人!"士兵擋在門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許楓,想要把這個他看來精神不正常的少年轟走.

對于士兵的如此表現,許楓搖了搖頭,入靈之境的氣勢威壓而出,壓迫在士兵身:"那現在我有沒有資格見你們城主呢?"

恐怖的威壓壓在士兵身,一股股汗水湧出,他的後背瞬間被打濕,帶著幾分震撼的眼神注視許楓,任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居然會是入靈之境的玄者.

"大師請等待,人這就去稟報."士兵趕緊躬身行了一禮,快步的跑向城主府邸,不知道是想避開許楓的威壓還是真的急切的要去通知城主.

入靈之境的名頭很好用,許楓原本以為要等不就.可是卻未曾想到一刻鍾沒過,一個大概四五十歲,帶著幾分儒雅氣息的男子就出現在他面前.

"呵呵,大師不知道能否收回你的氣勢."紫城城主紫沉看著許楓拱手道,只不過見到許楓的年紀,依舊感覺有些震撼,要不是這氣勢做不得假,紫沉肯定也不會認為許楓的入靈之境.

"紫城主客氣了!在你面前我是晚輩.你叫我許楓就行!"許楓收回氣勢,看了一眼癱坐在地的士兵,對著紫城城主含笑道.

紫沉看著不卑不亢,盡顯大氣風度的許楓,心想這不知道是那個世界培養出來的子弟,果真是年少才俊.

"許公子不知道有何事找我?"紫沉很疑惑許楓找他干嘛.

"我和令千金紫嫣是好朋,此次受令千金之托.為令公子祛除瘴氣!"許楓把好朋三字咬的重了重,心想紫嫣此時應該是把他當仇人.

"你有辦法幫博文祛除瘴氣?"紫沉帶著幾分驚喜看著許楓,紫沉的實力雖然不低,但是對于入體的瘴氣卻絲毫沒辦法.

"可以一試!"許楓笑道.

紫沉下打量了一番許楓,心里雖然有些懷疑,但還是願意試試.

"對了!許公子,不知道家女在何處?既然她是你邀請來的,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紫沉問道.

"紫嫣姐擔心她弟弟病,所以催促我盡快趕來.一路策馬狂奔而來的我比起他們早一些,想必他們也快到了."許楓笑道,"對了,紫嫣姐的那匹馬我丟在城門口,紫城主可以去取回."

紫沉聽許楓這麼倒是相信了起來.不過,看著許楓的年紀,心想許楓是一個術士還是感覺有些恍惚.

"那就麻煩許公子了."

"無妨!"

兩人並肩前往城主府,也許是太擔心紫博文的傷勢,紫沉直直的帶許楓進紫博文的房間.

"許公子!不知道你要不要略作休息,再幫兒祛除瘴氣?"紫沉看著許楓道.

"草!"許楓忍不住鄙視了一番紫沉的虛偽,心想你都帶人來到房間了,還問要不要休息,既然你問了,那我也就配合一下你演戲好了,"好啊!我也是覺得有些累了!那就先休息一番.

許楓的回答讓紫沉錯愕,他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心想他問這麼多干什麼.不過這子也夠無恥的,居然順著他的話就應了下去,難道看不出他是客氣麼?

紫沉看著許楓悠閑的坐在那里翹著二郎腿,他很想把許楓拽起來.無奈下的紫沉,只能陪著許楓坐在那里.

時間一點點過去,紫沉有種發狂的沖動.這子太他媽讓人不爽了.心想你丫的休息就休息,還那麼多廢話.廢話就廢話,居然問出帝國皇帝有幾位妃子,妃子漂不漂亮欠抽的問題.

紫沉在許楓問自己還有沒有女兒時,終于忍不住開口道:"許公子!不知道你休息的怎麼樣了,可以為兒醫治了?"

"啊!我倒是無所謂!你要是不著急的話,那就再等等!"許楓隨意的道.

紫沉心想他的脾氣已經夠好了,可是聽到許楓這句話,怎麼還是有忍不住抽死他的想法.紫沉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平息了一下心頭緒,努力擠出笑容對著許楓道:"那就請許公子先幫兒醫治."

許楓嘿然一笑,心想你終于不客氣了?

"也好!"許楓站起身,向著紫博文的床方向走去,在床躺著一個大概十四五歲的少年,少年全身泛著黑色,有著一股刺鼻氣息從他身散發出來.

"許公子心,兒身會散發瘴氣."紫沉提醒道.

許楓擺了擺手,伸手向著紫博文的手臂抓了過去,體內的靈氣輸入進紫博文的體內,牽引出其中的瘴氣.

"許公子心!"紫沉驚聲提醒,就算是入靈之境,這樣做也是很危險的.何況,術士在抗拒外界毒素的時候,比起玄者要弱得許多.

不過讓紫沉驚訝的是,這些瘴氣牽引出來後,生生的被隔離在許楓十公分之外.

見許楓無視松開紫博文,紫沉帶著幾分期望問道:"有辦法醫治嗎?"

"可以試試!"許楓輕呼了一口氣,對紫沉道,"紫城主退後幾丈,屏住呼吸.我這就為令公子施展術法!"

在紫沉退後的時候,許楓的一道道靈氣也通過手指點了出來,在許楓劃出一道道奇異的軌跡,這些軌跡以繁瑣而又古圖案在虛空浮現.

紫沉望著虛空閃爍的古樸圖案,眼中滿是震撼之色,這些繁瑣古老軌跡讓他匪夷所思.對于術法來,雖然不是越繁瑣的圖案就越強,但是越繁瑣的圖案修煉就越困難,別別的,單單記住這些軌跡就極難.何況最重要的是,古樸的程度和流傳的年限成正比.

可是許楓才多大,看他施展術法的嫻熟手法,顯然是沉浸其中無數年一樣,已經是深入骨髓的嫻熟.

在許楓最後一道手法打出,許楓對著閃爍著光芒的圖案一點:"驅瘴術!疾……"

許楓靈氣凝聚的圖案,生生的疾馳到紫博文身.在這道道術打在許楓身的時候,紫博文身光芒閃爍,一道道灰色的瘴氣從他身體中飚射出來,整個房間彌漫一眾刺鼻味道.

紫沉望著紫博文身一股股瘴氣飚射出來,他驚喜萬分.沒有想到這道術法作用如此之大,僅僅是一道就祛除出如此多的瘴氣.屏住呼吸的紫沉目光不由轉向許楓,此時的許楓已經在凝結第二道驅瘴術!

在第二道驅瘴術打在紫博文身,紫博文原本泛黑的臉色這時候開始潤了起來,不過整個房間卻彌漫著一股淺的灰色.紫沉手臂甩動,把房間內的門窗都給打開,在外面的風吹進來後,這才吹散了瘴氣.

許楓一道一道驅瘴術打出去,手指變幻的速度越來越快.

許楓在施展了驅瘴術後,才明白華夏道術多麼恐怖.道術居然能直接深入紫博文的骨髓,把他身體內部任何潛藏的瘴氣都給驅散.這種強悍的效果是許楓沒有想到的.

許楓雖然對這個世界的術法了解不多,但是心想如此徹底的驅瘴術,在這個世界肯定是佼佼者,比起其他術法要強悍的多.

許楓又哪里知道,這何止是強悍的多.紫沉早就呆滯在原地了,看著的他兒子在許楓驅瘴術下逐漸的潤起來,他感覺這不是醫療術法,反倒是像奇跡了.他從來沒有聽過效果如此顯著的術法.特別是他兒子的瘴氣已經深入骨髓了!

紫沉呆滯的看著許楓施展出的一道道古老手法,心想這術法要是用等級定位的話,最低也有地品頂峰,甚至天品的層次.而且最可能的是,這完全是古遺留下來的術法.

"古遺留下來的術法啊!"紫沉深吸了一口,感覺整個人被震撼的厲害.

任何一個人,能得到古遺留下來的術法,就算他本身再垃圾,那也絕對是舉重若輕的人物,只要和古搭邊的任何東西,都足以讓人瘋狂.

"這子難道是古世家出世的人不成?"紫沉深吸了一口氣,越想越有這個可能,要不然怎麼可能懂這樣的術法,怎麼可能如此年紀達到入靈之境.

在許楓第五道驅瘴術打出後,紫博文猛的咳嗽了起來,在咳嗽間股股氣體從喉嚨處湧出,眼睛緩緩的睜開,蘇醒了過來.

"博文!"紫沉興奮的喊道,紫博文此時雖然虛弱,但是從他的面色來看,瘴氣已經驅散的差不多了.

許楓見對方醒來,他停下了准備再次施展驅瘴術的手指,心想華夏道術果然名不虛傳,要不是他靈氣只有這麼強,那施展驅瘴術,只要一道術法就足以讓他醒來了.

"紫城主!你還是檢查一下令公子還有沒有瘴氣在體內."許楓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