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我保護你
許楓知道阿福沒有動用全力,畢竟沒見過他動用玄級玄技,許楓可不信作為蕭榮寵愛的家丁,會沒有玄級玄技!不過就算阿福動用玄級玄技,許楓同樣不怕他,就算動用玄級武技,難道他就能敗自己不成?

許楓自然不知道,阿福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認輸.他自認動用玄級武技,同樣敗不了許楓,所以認輸的這麼干脆.

當然許楓的實力,讓蕭榮蕭霖都側目不已.特別是蕭霖,更是感覺到莫大的壓力,許楓的這種趨勢,大有超越他的姿態.

作為少主,被一個家丁超越,多多少少讓他的面子掛不住.

"看來以後要加緊修煉了,不能讓他給超越了."蕭霖心中暗自下著決心.

"許楓!以後再蕭家內,氣力之下的家丁你隨意支配!"蕭榮突然對著許楓道.

許楓一愣,沒有想到蕭榮給許楓放這麼大權,但這樣的便宜不撿他就是白癡了,許楓馬應承了下來.

"另外凌家的事,蕭霖你著手應對.許楓,你也多幫襯一下少爺!"蕭榮道.

"我知道了!"許楓對著蕭榮笑了笑,他知道這個鎮因為蕭榮這句話,將會風雨欲來.不過這不關他一個家丁的事.

"好了!你下去!"蕭榮道,看著蕭依琳跟著許楓出去,蕭榮喊道,"依琳!你等會兒,我還有事交代你!"

"哦!"蕭依琳有些不願的留下來,對著從她身邊經過的許楓嬌嗔道:"許楓,你別走遠了.我等等找你!"

……

許楓出來後向著外院走去,可是剛走沒有多遠,就看見幾個熟悉的身影.

"妃暄!我的心意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你真的要一直避著我嗎?"李鶴軒肉麻的聲音想起,讓許楓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李鶴軒擋在夏妃暄的前面,一雙眼睛似乎滿含柔的看著夏妃暄,但是眼中偶爾閃過的浮光表露出他的真實心境.

夏妃暄五官生動,許楓從側面有一種靜雕的凝固美感,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酡的嬌俏臉蛋很美,圓潤的下頷,膩白如玉的一直延伸到領口下,讓人忍不住想看里面的內容.也難怪李鶴軒對她糾纏!許楓心想,要是他的心靈年紀也處于和李鶴軒一樣的話,估計同樣擋不住這個的誘.惑.這個女人再大點定然也是禍國殃民的主!

"讓開!"夏妃暄眸子中帶著一絲冷冽,散發著冷豔氣息,逼視李鶴軒.

李鶴軒被夏妃暄如此對待,面色變了變,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但是馬就恢複了他的紳士模樣.

"妃暄!你一定要如此對待我嗎?難道你就不能考慮下我?"李鶴軒看著許楓,打著悲牌道.

"讓開!"夏妃暄顯然極其厭惡李鶴軒和李偉,冷聲喝道,居然連和李鶴軒一句話都不願.

"夏妃暄!你這婊子裝什麼高傲和冷豔,哼,我大哥看的你是你福氣,別給臉不要臉.要是是本公子,早就把你拖進樹林了."李偉怒瞪著夏妃暄,他就是受不了這女人蔑視的高傲.他當自己是什麼?公主還是聖女?!

"李偉!住口!"李鶴軒對著李偉佯怒喝道,隨即看向夏妃暄,"李偉性子沖動,你別在意他的話.不過,妃暄你再這樣無視我,我都快要忍不住自己的脾氣了."

很顯然,李鶴軒失去的耐性.這個女人他早就想染指了,但是一直未曾如願.他雖然覺得女人心甘願是最舒服的,可是要是逼急了他,他不介意學學李偉.

"滾開!"夏妃暄被李偉的一句婊子給激怒,對著兩人怒喝道,在夏妃暄的眼中,這兩人就是一路貨色.

"你……"李鶴軒再也無法維持他的紳士模樣,眼中帶著冷厲看著夏妃暄,"從來沒有人對我如此大呼叫過.不要因為你是我喜歡的女人,就能如此做."

完,李鶴軒居然伸手前去抓夏妃暄的手臂.

夏妃暄見李鶴軒動手,面色一變,身子連續倒退數步,冷喝著李鶴軒:"你要干什麼?"

"沒什麼!只是讓你長點記性而已!"李鶴軒語氣帶著邪魅,伸手抓向夏妃暄,他已經失去耐心慢慢來了.

"李公子果然是一個紳士!欺男霸女的事都能做的這樣正氣凜然,讓我輩之人好生嫉妒."許楓看不下去了,走出來帶著笑道.

"許楓!"李鶴軒眉頭一皺,停下抓夏妃暄的手,"你倒是有膽量,敢出現在我的面前."

"讓李公子失望了!我這個的家丁平常就吃豹子膽之類的東西,導致現在膽子異變了,現在每天不山打一頭虎,心里就不舒服.這不今天沒山打畜生,就感覺全身滲的慌.幸好的是,看到李公子,讓我高興了起來."許楓笑著道.

"你找死!"李偉再笨,也聽得出這句話是許楓拐彎抹角罵他大哥是畜生,這讓李偉暴走,要不是因為他出手也對許楓造成不了什麼傷害,他早就沖來了.

"許楓!有時候我真的佩服你,一個的家丁都做的如此出色.不過,家丁就是家丁,本公子想玩死你,依舊輕而易舉!"李鶴軒看著許楓,眯著眼睛有著冷色.

許楓笑道:"很可惜,我還活的好好的."

"所以你應該很慶幸你是在這個鎮,本公子只是在這里做客,要不然你已經死了千百遍."李鶴軒不急不緩的道.

許楓走前幾步,正好擋在李鶴軒和夏妃暄的面前,夏妃暄望著面前這個單薄的身影,見她再次解自己一次圍,並沒有因此而感激,在夏妃暄的心理,面前的少年,和李鶴軒李偉是一類人,不過就是打她身體主意的混蛋無賴而已.

許楓沒有搭理李鶴軒,反而轉頭看向夏妃暄,望著這個冷豔高挑的女人,對著她喊道:"喂!你還站在這里干什麼?還不快走!"

夏妃暄被許楓這一喝,神色一怔,隨即反應過來,對著許楓冷冷的道:"不用你管!"

完,也不搭理許楓,扭頭就走,帶著幾分鄙夷!

許楓摸了摸鼻頭,心想這女人太有個性了一點,他原本還等著這女人感謝幾句呢.

李鶴軒見夏妃暄離開,他也不著急,反倒是看著許楓鄙夷笑道:"人家可不領你哦?"

許楓聳聳肩也不在意,笑了笑道:"沒有讓你得逞,我就很高興.能讓你不高興的,我都做的十分爽!"

李鶴軒聽到許楓這麼,心想這混蛋是不是心里扭曲,別人不高興,他就這麼高興?李鶴軒眯著眼睛笑道:"是嗎?那今天我就收拾你,不讓你有這個機會!"

完,李鶴軒猛的出手,向著許楓胸口就狠狠的一拳轟擊而去.

許楓早就算計到李鶴軒會對他出手,身子猛的一側,避了開去,李鶴軒的拳頭轟在虛空,居然轟出了一聲聲響.

"不錯的反應!難怪李偉對付不了你."李鶴軒眯著眼睛贊歎許楓道,"那就再接我這一拳."

李鶴軒完,拳勢猛的一邊,向著許楓掃了過來,許楓避無可避,氣力運轉到手臂,向著李鶴軒迎了去.

兩拳交鋒在一起,一股恐怖的力量湧許楓的手臂,讓許楓步子不斷踩動,卸掉這股力量,倒退數步之遠,這才穩住身形.

"八品?!"許楓瞪眼看著李鶴軒,心頭顧忌不已.

"你倒是有眼力,不過能接下我一拳,你也不錯."李鶴軒看著許楓淡淡的道.

"我一直很不錯!所以迄今為止你都沒能殺了我."許楓淡淡道.

"也是!不過這一切就到此為止了,你現在值得我出手.我會親自斬殺你的,你放心,不會讓你活太久."完,李鶴軒眯著眼睛,氣力彙聚在他手臂.

就在李鶴軒准備動手的時候,一句嬌喝猛的響起:"李鶴軒,你干嘛?哼,你要是動許楓一根汗毛,我就叫二叔揍你."

蕭依琳氣憤的沖過來,那張絕美的臉帶著護短的嬌媚,眸子瞪著李鶴軒,一副可愛的生氣模樣.

李鶴軒見蕭依琳出現,對著許楓聳聳肩道:"也罷!難得蕭二姐出面,我就放你一馬.不過,你和李偉的一月賭約我知曉.放心,我會讓你斷手斷腳的."

"李鶴軒!你敢!"蕭依琳瞪圓眼睛.

李鶴軒也不話,轉身就帶著李偉離開.

許楓望著李鶴軒離開的背影,眉頭微微挑了挑.感覺這李鶴軒極其難對付,這不僅僅是他的實力,而是李鶴軒這人的虛偽和*詐.這樣的人,危險系數絕對遠遠高過李偉.

這讓許楓深吸了一口氣,很顯然他現在的實力還比不李鶴軒.最重要的是,不知道李鶴軒會施展什麼手段對付他,這才是最讓人擔心的.

"許楓!不怕.我保護你!"

許楓聽著蕭依琳的話,望著蕭依琳嘴角揚起的絕美弧度,不由啞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