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半月之約
手臂的疼痛讓許楓更加警惕的看著劉克,心底算計著如何才能躲過劉克.

就在許楓思索著這些的時候,劉克根本就不給許楓思考的時間,一拳再次向著許楓轟了過來.很顯然劉克想要速戰速決干翻許楓.

對方來勢洶洶的一拳,讓許楓不得不側身避開,拳頭擦著他的身體而過,讓許楓心頭一驚,連退數步這才微微感覺安全.

"你逃得了嗎?"劉克見許楓避開他這一拳,哼了一聲拳身再次施展而出,連綿不斷的拳身轟向許楓,許楓閃避的狼狽至極.

許楓的眼力雖然變強了許多,但是在劉克施展玄技後,許楓閃躲起來就有些吃力了,在避開劉克不少拳頭攻擊後.終于有一拳沒有避開,只能用拳頭生生的迎了去.

"碰……"

兩拳交鋒在一起,許楓手臂被震的顫抖起來,臉色有些泛白,身體踉蹌的倒退出去,後退數米後才穩住身體.

"看你怎麼擋得住本管家!"劉克見一拳轟到了許楓.身體再次欺身向前,一拳轟了去.

許楓望著在他眼中不斷變大的拳頭,只能用疼痛不堪的手臂迎了去.兩拳再次交鋒在一起,巨大的力量震的許楓手臂的疼痛再次加劇,許楓感覺手臂這一刻麻木的失去控制似地,手臂顫動的弧度也極其之大!

劉克連轟幾拳下,許楓被震的連連後退,到最後手臂開始浮腫了起來.特別是和劉克交碰的拳頭,更是浮腫的如同沙包.

劉克望著許楓浮腫的厲害的手臂,心底卻忍不住贊歎:以不到五品之力能接下他如此多拳,這足以讓許楓自傲了.可是,錯就錯在他得罪了李公子,注定他要被折斷四肢.

"許楓!本管家就教教你好好做奴才."劉克陰邪的看著許楓,嘴角揚起一道弧度,盡顯猙獰.

望著一步步逼向他的劉克,許楓哼了一聲道:"劉克!你還是往你身後看看."

劉克微微皺了皺眉頭,還是轉頭看向身後,看到身後的兩道人影,劉克心頭一驚.在他身後不遠處,蕭霖和蕭依琳正不緊不慢的走來,很快就能趕到這里.

劉克還沒膽量在蕭霖和蕭依琳的面前折斷府中家丁的四肢,雖然心中不甘,但是只能放棄折斷許楓四肢的想法,對著許楓哼道:"今天算你好運氣.不過,逃過了今天,你逃得過明天嗎?哈哈,本管家一樣能玩死你."

許楓看了一眼手臂的浮腫,他微微用手碰觸一下.從到大,許楓還從來沒有過如此傷勢.望著整整大了一圈的手臂,許楓眼神同樣陰沉.

劉克見許楓居然還敢露出陰沉的眼神,他冷笑一聲道:"怎麼?你還想報複不成?告訴你,這輩子你是沒機會了.奴才就是奴才,本管家有千萬種辦法玩死你."

"劉克!有本事你等我半個月,半個月我的傷勢好了,我們決一死戰."許楓突然看著劉克喝道,"這樣,就算你殺了我,少爺姐也不會怪你."

劉克聽到許楓的話,微微一愣之後就大喜.正如許楓的那樣,要是兩人約定的決一死戰.就算到時候殺了許楓,少爺姐也不好什麼.至于給半個月時間許楓養傷勢劉克絲毫不在乎,別給劉克半個月時間,就算給許楓一個月時間他都覺得無所謂,難道許楓妄想半個月就達到五品不成?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當年的他,也是因為機緣巧合才僥幸步入五品.

一個正常的家丁,要是沒有特殊的機遇,想要步入五品難于登天.

"既然這樣,那本管家就等你半個月."劉克笑眯眯的看著許楓.

許楓哼了一聲,早就算到劉克會答應.許楓雖然也知道半個月達到五品有著一定的難度,可是他沒有別的選擇.劉克顯然已經盯他了,以他現在的傷勢,想要抵擋劉克是不可能了.那他只能用這個辦法爭取一點時間.

"你們在干什麼?"蕭霖和蕭依琳走到兩人的位置,望著許楓和劉克的氣氛不對,不由疑惑的問道.

劉克趕緊卑躬屈膝一臉恭敬的道:"少爺!我是三管家,有著檢驗家丁修煉的職責.聽許楓成為玄者了,我一高興就找他檢驗下.可是出手沒有控制好,下手重了一些,導致許楓對我有恨.居然要半個月後和我決一死戰.作為三管家,我沒法拒絕許楓的挑戰,只能接下來了."

劉克的無比委屈,人的姿態被他表現的淋漓盡致.

蕭霖和蕭依琳聽完劉克的話,不由把目光轉向許楓.當目光掃在許楓那腫的恐怖的手臂時,倒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蕭依琳更是忍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劉克.

"許楓?怎麼回事?"蕭霖問著許楓,他不信許楓會約定三管家半個月後決一死戰.

許楓也不解釋,對著蕭霖道:"三管家的對,半個月後,我和三管家決定決斗一場,到時候請少爺前來做裁判."

"許楓!你又犯什麼傻?"蕭依琳聽到許楓居然也承認,不由有些著急問道,自從許楓幫了她之後,蕭依琳對于許楓就大有好感,不希望這個她欣賞的家丁犯傻.

"二姐放心!蕭家有家丁要為別人做事,我要是不配合他.倒是顯得不進人了."許楓道.

蕭依琳微微皺了皺眉頭,冰雪聰明的她自然想到一種可能,轉頭看向劉克道:"李偉叫你來對付許楓的?哼,你別忘記你是蕭家的家丁."

"二姐冤枉啊."劉克哭喪著著臉道,"人哪里敢如此,完全是許楓刁蠻,不受我管制,而且這決斗也是他提出來的.不信二姐問他."

蕭依琳轉頭看向許楓,見許楓沒有反駁.眉頭更是皺的厲害.

蕭霖望著站立在原地淡然自若的許楓,心底驚訝這個家丁氣質的同時,也淡淡的道:"許楓,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謝謝少爺了!我想不用了."許楓拒絕道.

這句話讓蕭依琳有些氣急,心想原本她認為聰明的家丁怎麼次次犯傻.雖然你僥幸使用陰謀敗了一個五品,難道就認為自己無敵了不成?真正的決斗,是不允許你使用這種卑鄙伎倆的.

"許楓!別犯傻!"蕭依琳喝道,她倒是不願意見許楓送死.

許楓搖搖頭,要是不如此的話,劉克顯然這半個月內還會找他麻煩.

"你……"

蕭依琳臉色漲,沒有想到許楓這麼固執.劉克可是一個五品,真正的決斗,足以玩死許楓.這可是生命的代價,不是好玩的東西.

蕭霖同樣面色一變,對于許楓執意要如此,心想這子是不是存有尋死之心了.要不然怎麼執意如此?

"依琳,算了!既然他們自己決定了.我們就不要管他們了."蕭霖作為少主人,也不願意自掉身份參與家丁的爭斗中,見許楓沒有改變意思的況,拉了一把蕭依琳帶著蕭依琳離開.

蕭依琳定定的看了許楓一眼,隨即只能歎了一口氣離開.但是,蕭依琳還不忘記幫許楓一把:"劉克,你還呆在這里干什麼?"

劉克趕緊躬身行了一禮,從懷中取出十五兩銀子,放倒許楓面前道:"二姐,這是你獎勵許楓的銀兩.我這就給他."

不得不,劉克這人很會做表面功夫.起碼這舉動,讓蕭依琳沒有再對他橫眉冷眼.

劉克把銀子給許楓後,邁著步子就離開.

……

在劉克離開不久後,蕭家的府邸中就傳出了一個消息.

"你們聽沒有?許楓那個垃圾居然妄想半個月後和三管家決一死戰."

"對啊!那子還真當自己是根蒜了,居然妄想三個月後和三管家決一死戰,我就看著他怎麼被打死."

"對!三管家實力早就是五品了,這麼久過去了,就算沒有五品頂峰也有五品中階,要收拾許楓還不是輕而易舉."

"就是,三管家還被蕭家老爺傳授了玄技,要敗三管家,起碼也要六品的實力.他一個垃圾居然妄想挑戰三管家,簡直笑死人了."

"哈哈!我就等著半個月之後許楓被三管家揍死."

"……"

關于許楓和劉克的決斗,在蕭府傳的沸沸揚揚.幾乎都已經認定許楓要被劉克給揍死.對于這種種議論,許楓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這是劉克散步出去的.

許楓知道劉克這是要把他逼入死寂.許楓同樣也明白,半個月後要想勝,最低也要達到五品的層次.當然要是妄想絕對勝利的話,那就要步入六品的層次.

而很顯然,半個月想要達到這個層次,簡直難于登天.

許楓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齒,喃喃的道:"就算難于登天,我此次也要登一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