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蕭吉山
()

從守門的蕭家仆人手中拿了一把帶編號的鑰匙之後,陳昊緩緩走進了澡堂.

進門之後,拐過一道屏風,便是更衣室,一排排衣櫃林立其中,陳昊按照鑰匙上的編號,走進了兩排櫃子中間的通道.通道之中有數個少年,有的正在脫衣服,有的已經光著屁股走了出來.

看著一個個光屁股的少年,第一次進集體澡堂的陳昊感覺有點不適應.不過那些少年似乎毫無顧忌,說笑著便從他的身邊走過.

陳昊來到了自己的櫃子之前.

就在這時,那幾個吉字輩的弟子也大聲說笑著走了進來,似乎沒看到陳昊一般,到他旁邊後,便打開了衣櫃,脫起衣服來,片刻之後便一個個脫的光溜溜地,走了出去,自始至終都沒看陳昊一眼.

本來精神已經高度集中,准備惡戰一場的陳昊微微奇怪,這些人不是要教訓自己嗎?怎麼就這麼走了?難道他們忽然改變主意了?

既然他們已經都脫光了,陳昊便也脫下了身上的衣服,鎖進了櫃子之中,不過他卻沒有脫光,剩下了一條短褲,尾隨著走進了澡堂.

穿過更衣室之後,一個巨大的水池出現在陳昊面前.水池的四周有數十個管道正不停地向水池中注入熱水.水池邊緣有很多少年都仰躺著,舒服地泡在熱水之中.池水散發著一股藥草的味道.在大水池的周圍,有一個個注滿清水的小水池.有些少年正用臉盆從其中舀水出來,一盆盆的澆在身上.

不過陳昊卻沒心情欣賞這些,他的精神都集中在了那幾個家伙身上.看著他們一個個都跳進了大池子之後,陳昊穿著短褲,在大池的邊緣找了一個空位也跳了進去.

"哈哈,小師弟,第一次來?"就在這時,仰躺在陳昊旁邊的一個只露出腦袋,長相粗狂的少年看著陳昊穿著短褲,便笑著說道.

"嗯."陳昊應了一聲.

"都是男人,該有的玩意兒大家都有,有啥好害羞的?來兩次就習慣了,哪有穿著短褲泡澡的?哈哈……"粗狂少年大笑著說道.

陳昊那清秀俊美的臉龐頓時通紅,的確整個澡堂也就他一個穿著短褲的.

"要學我這樣,除了頭之外全泡進水里,這水可是加過數十種珍貴藥草的,只要泡上半個小時,修煉的再累,明天也能活蹦亂跳的!"粗狂少年熱心地說道.

陳昊"嗯"了一聲,也學著粗狂少年的樣子,將自己全身都泡進了水池.熱乎乎的水,頓時讓陳昊感覺很舒服.

"你是祥字輩的吧,叫什麼名字?"粗獷少年問道.

"我叫……蕭祥昊."陳昊輕聲說道.

"我叫蕭吉山.你是哪里人?"

"太平鎮."

對這熱心的粗獷少年,陳昊沒有感到絲毫惡意,但是此時他卻沒多大心情聊天,只能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著粗獷少年的問題,他的精力依舊集中在池子對面的幾個家伙身上.雖然相隔甚遠,整個澡堂也亂哄哄的,可是他們的談話聲,依舊能被陳昊撲捉到.

……

"二哥,我們在這里動手似乎不太好,肯定要被總教頭處罰.還不如我們晚上偷偷地……"

"笨!跟了吉寒哥這麼久,你腦袋都長屁股上了?凡事要動腦,動腦知道嗎?打他一頓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二哥的意思是?"

說到此處,那被稱為二哥的家伙臉上露出一絲得意很陰險的笑容,看了陳昊一眼後,對著幾人招了招手,幾人頓時將腦袋湊到了一起.

陳昊微微皺眉,他的聽力雖然大異常人,可是如此遠的距離,加上亂糟糟的環境,想要聽清他們的耳語,卻也是不太可能.不過從剛才的對話中,讓他明白,這幫家伙並似乎並不是揍自己一頓那麼簡單.

"哈哈,剛進去會感覺有點燙,不過很快就舒服了."蕭吉山看到陳昊皺眉,還以為是他猛一下全部進入水中,不適應水的溫度,便笑著說道.

"哦.謝謝吉山師兄."陳昊輕聲說道,目光隱蔽地看向了那幾人的方向.

片刻之後,只見隨著那位二哥的耳語,那幫家伙一個個露出陰險和興奮的笑容,兩眼放光地看向陳昊的方向.

陳昊急忙將目光移開.余光卻仔細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又停了片刻之後,那幫家伙中有兩人從水池中走了出來,偷偷瞄了一眼陳昊,發現沒有注意他們的時候,走向了邊緣的小水池,用臉盆沖洗自己.沖了片刻之後,再次偷偷看了看陳昊,便悄悄的沿著澡堂邊緣,走向了更衣室.

從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中,陳昊知道,他們一定是要對自己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可自己人在這里,他們去更衣室干什麼?更衣室除了自己的衣物之外便再無他物.難不成想偷自己的衣服?

想到這里,陳昊頓時一驚,急忙看向自己的手腕,鑰匙還在,心中微微一定.要是自己的衣服被他們偷了就糟糕了,沒有衣服穿,連出澡堂都出不了,不過鑰匙既然在自己手上,想來他們還不敢把衣櫃撬開.只要撬開衣櫃,便會被發現,這絕對是偷盜.對于偷盜,陳昊很清楚,那本新生資料中有記載,是蕭家弟子門規中的一條.偷盜者,必將受到蕭家嚴懲,甚至逐出蕭家.

那他們會做什麼呢?

陳昊想不明白,但他可以確定,那兩個人出去,定然是要對付自己.陳昊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一絲強烈的不安出現在他的心間.

片刻之後,那兩人大搖大擺的走了回來,有意無意地看了一眼陳昊,便笑嘻嘻地重新回到了那幫人中間.

"二哥,搞定了,等那小子要走的時候,我們就提前出去,嘿嘿……揍人的差事就交給我吧,保證把他揍成連爹娘都不認識的豬頭,哈哈哈……我們還不會受到任何懲罰,二哥,你真是高啊!"回去的一人異常興奮地說道,興奮之下,他的聲音便大了一絲,傳進了陳昊的耳中.那家伙說完,一群人得意陰狠地看了一眼似乎還蒙在鼓里的陳昊.

"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我們老大?真他娘的不自量力!"

……

此時,澡堂中的人越來越多,一些祥字輩的少年,光著屁股到處走來走去,有的跳進池水中,有的在邊緣用水盆沖,說笑打鬧著,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就在這時,陳昊忽然"哎呀"一聲,露了一個腦袋,躺的好好的他,忽然一不小心掉進了水池中,似乎是驚懼之下,兩手竟然拍起了大片水花,連拍數次之後,才站了起來,池水只不過才淹到胸口而已,看起來好不狼狽.

"哈哈哈……"

陳昊的模樣,頓時引起眾人一陣大笑.

"小師弟,你怎麼了?"粗狂的蕭吉山一把將陳昊拉到了身邊,問道.他的嗓門似乎是天生的,聲音極大.

"我……我忽然肚子痛!"陳昊雙手捂著肚子,表情痛苦地說道:"師兄,廁所在哪里?我……憋不住了!"

"哈哈……"蕭吉山一聲大笑:"在那邊,快去快去,你可不能拉到池子里……拉完之後,記得先洗乾淨屁股再回來泡啊,哈哈哈……"

蕭吉山的話,頓時引起眾人一陣哄笑.

"謝謝師兄!"陳昊一陣無語,不過他清楚蕭吉山只是跟他開玩笑,捂著肚子,便沖了出去.

當他從水池中出來,那獨特鮮明的短褲,頓時又一次引起眾人一陣爆笑.

那幾個家伙本就注視著陳昊,不過卻根本不疑有他.在他們看來,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覺地,一個小屁孩怎麼可能發現?而且他們也不擔心陳昊會逃走,那麼鮮明,那麼耀眼的短褲,整個澡堂中可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只要晃一眼,便能發現他.

……

"咦,小師弟,你的短褲呢?哈哈哈……我知道了,肯定是沒憋住,拉上去屎了……嘿嘿,還沒毛呢,不過個兒倒是不小,師弟你今年幾歲了?"

幾分鍾後,當陳昊回到大水池的時候,蕭吉山瞥了一眼陳昊的下身,調笑著說道.

陳昊大窘,頓時捂住了自己的命根子,刺溜一聲便鑽進了水中,道:"不是的,師兄.別人都不穿,我穿著的確不太好.所以,就脫了.我……十二歲了."

對于這容易害羞,面容清秀的小師弟,蕭吉山很有好感,因為他的眼睛清澈而純淨,簡單,沒有心機,更重要的是,還蘊含著一種聰慧和執著.這樣的人,蕭吉山最喜歡結交.因為他相信,這樣的人無論現在如何,將來必然是一個優秀人物,能夠為蕭家所重用.

蕭吉山,看起來大,實際上也只有十五歲而已,性格粗狂豪邁,在蕭家外門弟子中修為僅次于蕭吉寒,五品武士.他樂于助人,喜歡打抱不平,而且沒有什麼架子,更不會欺負人.當然,也從來沒有人敢欺負他,這是因為他本身的實力和他的身份.

蕭家嫡系,蕭家家主蕭鼎二弟蕭剛的兒子!

否則他這樣的天才人物,定然會成為蕭吉寒要踩的對象.

蕭家嫡系二十歲之前晉級內門弟子,獲得的獎勵和非嫡系並不沖突.畢竟,蕭家嫡系雖然也必須從外門弟子一步步晉級,但他們卻可以修習普通弟子只有晉級內門弟子後才有資格修煉的功法.所以,目前對蕭吉寒修為最接近的蕭吉山,反而對蕭吉寒造不成任何影響.而且,蕭吉寒基本上也可以肯定,他能先蕭吉山晉級內門弟子.

……

"二哥,吉山看起來挺喜歡那小子,一會兒該不會壞我們好事吧?"

"怎麼會?如果我們就這麼蹂躪他的話,吉山肯定要管,但是現在不同了,我們有理由,而且很充分,就是總教頭來了,也不會說什麼,只要不打死就成.小偷嘛,人人得而誅之!"

……

(新的一周就要開始,今晚凌晨,傲天第一次沖榜,屆時,會更新一章,拜求,懇求,跪求所有兄弟姐妹們,不管在哪里看的,都來起點支持下烏山,公眾期是免費的……新書成績,很關鍵很關鍵,拜托了……我們凌晨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