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澡堂
"明天我就要開始修煉了!每升一級,蕭老就會獎勵我十兩黃金!十兩黃金,爹娘,弟弟,妹妹,他們便能吃好的穿好的了,呵呵……"想到這里,陳昊竟然情不自禁笑出了聲.

"小靈兒他們已經修煉了一天,趁現在她們還在修煉,我去看看,也好知道她們今天學了什麼,明天我便能跟上了……"陳昊聽著演武場上傳來的練武聲,按耐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一步步地向演武場走去.

巨大的演武場上,足足有兩百人,分成了一個個陣營,有練拳的,有舞刀弄劍的,有對打的,拳風,劍光,呼喝之聲,以及道道象征著武者級別不同顏色的元力波動,讓陳昊看得熱血澎湃.

陳昊一眼便看到了祥字輩弟子的三個班,三個班站成了三個方陣,所有人都蹲著馬步一動不動,每個人都是汗流浹背,三個教官分別在三個方陣之中來回巡視著,任何人只要姿勢微微一變,便會迎來教官毫不留情的皮鞭.

"撲通"一聲,一個女孩倒在了地上.

陳昊頓時一驚,那倒下的女孩正是瘦小的小靈兒.

"站起來!"那叫蕭千瑞的教官冷聲說道:"今天你們必須堅持一個時辰,現在還有最後十分鍾.不想落後,就都給我拿出狠勁來!蕭祥靈,站起來!啪……"

黑色的皮鞭,像是抽牲口般,直接抽在了小靈兒的身上.

早已被汗水濕透的小靈兒,渾身顫抖了下,咬緊牙關,一聲不吭,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這……"陳昊也沒想到蕭家的修煉竟然如此殘酷.

陳昊清晰地看到,這些少年,每一個都是咬緊牙關,在努力堅持著,豆大的汗水,如雨而下,一個個全身都在顫抖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倒下,除了極少數人外,幾乎所有人身上都有鞭痕,小靈兒尤其多……

不過讓陳昊奇怪的是,整個演武場之中,除了祥字輩的三個班級外,其他人似乎並沒有按照字輩,有的是吉字輩,有的是世字輩,年齡大小,也各不相同.而且,在人群中,陳昊並沒有看到蕭吉嫣和蕭吉寒等人.

陳昊並不知道,蕭家的演武場不只一個.這個演武場是專門給新招收的弟子以及武生之下的弟子使用的.武士到武師級別的蕭家弟子使用的是另外的演武場.也可以自行找地方修煉,沖擊九品武師巔峰,為成為蕭家內門弟子而苦練!

……

十多分鍾之後,祥字輩的三個教官同時宣布了訓練結束.

頓時,除了極個別的幾個少年外,所有人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晚上別忘記修煉《龜息功》!"三個教官紛紛向自己的弟子說道,說完三人便轉身離去.

小靈兒仰躺在地上,渾身酸痛異常,似乎沒有了一絲力氣,直到此時,她終于明白蕭家弟子,為何會出類拔萃了,這簡直就是把人當牲口啊……

晨練之時,所有祥字輩弟子只是學了幾招武者簡單的基本功.上午,他們是在學堂讀書,這些相對都很輕松.下午,一開始也很輕松,教官只是教了內功心法《龜息功》,並不難學.但是最後的一個時辰站樁,卻是最痛苦的,如果不是為了和父親賭氣,小靈兒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來.

足足過了幾分鍾後,一些少年先後站了起來,慢慢的離開了演武場.可是小靈兒依舊沒有一絲力量.扭頭看了看周圍,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竟然大多數是小靈兒認識的排名最後的幾個姐妹.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頓時笑出了聲.

女人,的確天生要比男人柔弱了一點.不過隨著進一步修煉,這種弱勢很快便會變得微不足道.對于武者來說,真正起到決定因素的是元力.

又過了片刻之後,整個演武場就剩下了小靈兒她們幾個.除了小靈兒外,一個個也都坐了起來,小聲地說笑著.

躲在演武場邊上一個隱蔽角落里的陳昊,這個時候才走向了小靈兒她們.

"咦,祥昊來了!"一個女孩首先看到了陳昊,微微驚訝地說道,一天的相處,她們通過小靈兒的嘴,也都知道了陳昊的處境.不過,她們並不知道那是蕭吉寒針對陳昊的陰謀,還以為是倒數第一名享有的"特殊待遇".

"你們好!"陳昊心情很好,臉上帶著微笑,跟眾女孩打過招呼後,徑直走向了正驚訝地看著他的小靈兒.

"小靈兒,你沒事吧?"陳昊關心地說道.

"沒事……你怎麼來了?"

"我早就來了,還看到你跌倒被教官抽鞭子了.很累嗎?我扶你起來."陳昊說道.

"嗯,很累,不是一般的累,超級累……"小靈兒看到陳昊臉上燦爛的笑容,心情似乎很好,頓時也恢複了她的機靈勁兒,在陳昊的攙扶下坐了起來,說道:"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怎麼來這里了?"

"呵呵……明天,我就可以和你們一起修煉了.所以,我先來看看!"陳昊笑著說道,眼中的興奮任何人都看得出來.

還不到十二歲的他,此刻穿著蕭家的統一服飾,顯得俊美異常,尤其是此刻臉上帶著微笑的他,更是讓幾個少女眼睛都有點直.

十二三歲的少男少女,已經有了男女觀念,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

"啊……真的嗎?不是說……"

單純的陳昊,沒有心機,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心中有什麼便會說什麼.當他將自己一天的經曆告訴小靈兒和眾女的時候,一個個也都為他高興.當然,對于那神秘的字畫,清風果,以及《長生訣》這些蕭老交代不能透露的東西,陳昊卻只字未提.

又休息了片刻之後,陳昊和眾女孩一起回到了宿舍.

女孩們紛紛拿著另一套衣服和洗漱用品,要去集體澡堂洗澡.一天的修煉,她們滿身汗水,白色的衣服差不多也變成了黑色,對于愛乾淨的女孩來說,這是絕對不能忍受的.

陳昊從小到大,還不知道澡堂長啥樣,從來都是一盆水,一條毛巾就能解決的事情,根本就沒打算去澡堂洗澡,更何況他今天也根本就沒有修煉,渾身清爽.

不過在眾女孩的邀請下,他還是拿著自己的衣服和洗漱用品,跟著她們一起去了,先看看澡堂啥樣,熟悉一下也好.

蕭家專門為外門弟子建造的澡堂,位于蕭家幾代外門弟子宿舍區的中間,此時絕大多數弟子都剛剛修煉完,正是洗澡的高峰期.不過蕭家澡堂卻很大,可以同時容納數百人一起洗澡,基本上不用擔心不夠用的情況.

陳昊跟著小靈兒她們來到了澡堂門口.

"祥昊,你洗完後不用等我們了,宿舍見,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吃飯."小靈兒和眾女孩走向右側那相對較小的女生澡堂時,對陳昊說道.

"好的."陳昊應了一聲後,跟著那些有說有笑的男生走向了左側的男生澡堂.

……

"咦?那不是那個窮小子嗎?"

當陳昊剛剛進入男生澡堂門口的時候,在他的身後出現五六個吉字輩的弟子,其中一人低聲說道.

這五六個人赫然正是中午跟蕭吉寒在一起的幾個跟班.

"真巧啊……本來說什麼時候找他玩玩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了.嘿嘿,今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竟然敢不給我們老大面子,真是找死,走,兄弟們!"另外一個眼神陰狠地看著陳昊的背影,說道.

陳昊的身形微微一頓,別人聽不到,但是他卻聽到了,他那清澈的雙眸中閃過一道亮光,只是微微一頓後,便再次堅定地走進了澡堂.

怕?

陳昊從來不知道怕是什麼.

自從小時候那次打傷惡霸的兒子給家人帶來滅頂之災後,陳昊便從來沒有跟人打過架,不是怕挨打,而是怕再次跟家人帶來傷害.被人欺負,被人打,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但是,他卻知道自己的身體和別的孩子不同,因為他不怕挨打!

同樣的棍子敲在他和二狗子身上,二狗子會痛的幾天好不了,但他卻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沒有任何不適.

同樣的傷口,在別人身上也許十天半月好了不了,但是在他的身上,卻能幾個時辰之內便消失,而且沒有任何痕跡.

現在,他已經是蕭家弟子,不用擔心自己的家人受到什麼傷害,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即便他們的武者級別高又如何?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蕭老說過,沒有他同意,沒有人能夠將他逐出蕭家.有了這靠山,他何懼之有?

一次次的不公平待遇,他的心中早已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打不過又如何?

既然無法避免,就是咬,也要咬下他們一塊肉來!

一味的逆來順受,只能讓他們變本加厲!

陳昊雖然年幼,卻也能想通這道理,在蕭家,他不相信,他們敢把自己打死!

(PS:第一更到.感謝春村兒,夜澀lcc,丹尼爾之父,無言的拾荒者,滅絕師太看書五位朋友的打賞支持,多謝!另,我們的推薦票……真心很受傷啊,兄弟姐妹們給烏山一點鼓勵成不?)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