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覆滅(上)
"話那秦瓊秦二哥,為人最是仁義……"

海河別墅區的門衛正搖頭晃腦的聽著單田芳老師的隋唐演義評書,忽然發現窗外閃過數道人影,不由站起身來.

只是還沒等這保安拉開門,大門就被從外面一腳踹開了,一股勁風夾著暴雨頓時灑落到了那保安的臉上.

"警察辦案,把那評書給我關了."

一個身穿防彈衣全副武裝的警察關掉了收音機,將門衛室控制了起來.

與此同時,二十多道人影從區外沒有開燈的車上魚貫而下,呈扇狀向正對著區大門的二號別墅圍了上去.

鑒于袁丙奇在津天的勢力,此次專案組動用的警力,都是從周邊城市抽調過來的精兵強將,為了以防萬一,甚至動用了京城的一支特警大隊.

此時門口的保安室已經被改成了臨時指揮所,從二號別墅的角度雖然能看到大門,但卻是看不到門衛室里面的形.

一位武警少校推門來到胡保國的面前,表堅毅的道:"胡副指揮,人員都已到位,一號目標還在別墅里,請您指示!"

石市管教所的前身是石市監獄,本是一個正廳級的單位,後來改成少管所後降了半格,不過身為所長,那也是副廳級了.

所以胡保國這個副指揮從級別上來,還是名副其實的,因為總指揮是部里禁毒局局長,也就是正廳級別.

"劉大隊.目標是窮凶極惡的販毒分子,他們手上很可能有槍,讓戰士們注意防范,我帶人上去!"

剛下車進到房里的胡保國抹了把臉上的雨水,神有些興奮.

從戰場上下來十多年了,他經常會懷念那種血與火洗禮的日子,現在這種工作,才是他所需要的,而不是去管教所當壞孩子王.

胡保國沉吟了一下.道:"劉大隊,這個案子十分複雜,指揮部要求抓活的,你帶戰士們在周圍布防,我帶人上去."

"胡副指揮,我們可是一線作戰隊伍.抓捕工作還是由我們來做吧."

劉大隊一聽頓時急了,他手下都是些訓練有素的伙子,怎麼可能讓胡保國這麼個五十多歲的老頭赤膊上陣呢?

而且劉大隊有句話沒好意思出口,你胡保國雖然是專案組的副指揮,但干的卻是獄警的工作,要不是這個案子是他發掘出來的.他連進專案組的機會都沒有.

"怎麼,你們是一線.老胡我就是混吃等死的?當年老子在越南鑽貓耳洞的時候,你子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一聽劉大隊的話,胡保國頓時瞪圓了眼睛,這些年來冀省監獄系統手槍速射的比賽,他可是年年拿第一,自問還沒有到馬放南山的時候呢.

"胡副指揮,反正我不同意!"

武警少校不管胡保國怎麼.就是不同意,他們每天訓練.就是為了應付這種亡命徒,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置之身外呢?

"死腦筋,好吧,別墅中就一個人,你帶五個戰士和我一起從正面上去……"

胡保國想了一下,繼續道:"另外再安排兩個戰士從窗台爬過去,記住,如果嫌犯手上沒槍的話,盡量不要開槍,要抓活的!"

"是,保證完成任務!"

少校"啪"的敬了個禮,冒著大雨鑽出了門衛室,胡保國緊跟著走了出去,幾人均是貼著牆根,即使從別墅里面往外看,也很難發現他們.

------------------------

"怎麼回事?難道阿豹出問題了?"

從蠻豹走後,袁丙奇就一直感覺心神不甯,這或許是袁丙奇多年來游走在危險邊緣的一種直覺,從走上販毒制毒的道路之後,這種感覺就伴隨著他.

袁丙奇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得善終,他現在已經萌生退意,或許明早離開津天港之後,他再也不會回到這片土地上.

"不行,這里不能呆了!"

像困獸一般在客廳里走了幾分鍾後,袁丙奇望向窗外,在那瓢潑大雨之中,只有不遠處的門衛房還有些暈黃的亮光,但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走,現在就走!"

那種寂靜讓袁丙奇心中發慌,轉身就上了二樓,雖然資產大多都轉移到了國外,但出門還是需要帶一些現金的.

來到臥室後,袁丙奇拉開了衣櫃,那個保險箱頓時顯露了出來,輸入密碼後,保險箱門往外彈開了.

此時袁丙奇的心已經有些亂了,也沒發現櫃子里似乎少了兩捆錢,隨手拿過一個背包,就往里面扔起了錢.

"咦?這……這是什麼?"

當那五六十萬的現金都轉移到包里之後,袁丙奇右手拿起了那把槍,與此同時,他突然發現在保險櫃的最底層,有一包用密封袋封存起來的東西.

"這……這是海-洛-因?"

雖然從來沒有在自己的制毒工廠里露過面,但袁丙奇對手中的東西,卻是一點都不陌生,尤其是密封袋里面的記號,清楚的告訴他,這就是從他的制毒工廠里稀釋過的毒品.

"怎……怎麼可能呢?這東西……怎麼可能會在這里呢?"

在這一瞬間,袁丙奇的腦子有些發蒙,在幾秒鍾里甚至變得有些空白,作為北方毒品市場最大的拆家,袁丙奇最忌諱的就是在他身邊出現毒品.

這也是袁丙奇要求手下不能吸毒的主要原因,他要擺脫一切能將他和毒品拉扯上關系的因素,最大限度的減輕別人對自己的懷疑.

"陷害?難道是阿豹陷害我?"

所以在袁丙奇的住所,出現毒品是一件極其不可能的事,袁丙奇的第一反應就想到了蠻豹,也只有他能將這些毒品放到自己的保險櫃里.

"啪!"

就在袁丙奇胡亂猜忌的時候,樓梯口傳來了一聲花瓶掉在地上的聲音,這也將袁丙奇驚醒了過來,下意識的就將那一大袋毒品塞進了包里.

"袁丙奇,你被捕了,舉起手來!"

當袁丙奇剛剛將背包拎起,想要從陽台逃走的時候,兩個人影沖進了房間.

胡保國可不是那種按規矩做事的人,抓人之前還要先吆喝一聲,在喊出話聲的同時,他的身體也向袁丙奇撲了過去.

"警察?!"

袁丙奇先是一愣,繼而想到了包里的毒品,面色隨之大變,想都沒想就抬起了右手,對著撲向自己的身影狠狠的扣動了扳機.

"劉大隊,讓開!"

胡保國到底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雖然有一身功夫,但還是比不上年輕的劉大隊長,身形稍稍落後了一些,不過也正是如此,他看清了袁丙奇舉槍的動作.

沒有絲毫的遲疑,胡保國重重的用身體將劉大隊長靠在了一邊,將自己暴露在了槍口之下.

"砰!"

一聲略顯沉悶的槍聲,在房中響了起來,這讓劉大隊目眦欲裂,這麼近的距離,袁丙奇就算是瞎子,也能擊中胡保國的.

而且就在槍聲響起的同時,劉大隊長清楚的聽到了一聲慘叫.

"老胡!"

劉大隊右手閃電般的將槍口對准了袁丙奇,左手卻是准備去扶胡保國,不過就在劉大隊右手食指將要扣動扳機的時候,整個人忽然愣住了.

因為胡保國的身體並沒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樣往後倒,而是繼續撲向了袁丙奇,劉大隊長的左手抓了個空不,還眼睜睜的看著胡保國和袁丙奇厮打在了一起.

"隊長,你沒事吧?"

就在這一愣神的功夫,陽台上的特警也爬了上來,他們剛才都聽到了槍聲,不僅有些擔心的看向了劉大隊.

"媽的,問那麼多干嘛,還不上?"

劉大隊這會也反應了過來,隨手將槍插入到腰間,上前揪住了袁丙奇的頭發,將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胡副指揮,你沒事吧?來人,快點叫救護車!"

看到胡保國胸前的血跡,劉大隊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在他看來,胡保國這是在用生命最後的力量,與犯罪分子做著殊死搏斗.

"老胡,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等到部下七手八腳的按住了掙紮著的袁丙奇後,劉大隊長一把抱住了胡保國,想用手去堵住他胸口的傷口.

"媽的,抱著我干嘛啊?還摸我的胸?"

胡保國的身材雖然不怎麼高大,但力氣可不,兩手往外一蹦,頓時將劉大隊長給彈了出去.

"我劉,你干嘛呢,放著犯人不管,你抱我干什麼?"直起身來的胡保國中氣十足,哪里有絲毫受了傷的樣子?看得劉大隊長的眼睛都有些發直.

"那……那一槍沒打中你?"劉大隊長喃喃道:"不可能的,那麼近的距離,怎麼會打不中呢?"

"想什麼呢?那一槍炸膛了,受傷的是袁丙奇!"

胡保國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劉大隊,喊道:"把他拉起來,去洗手間拿條毛巾,先將他的右手給抱起來!"

"媽的,還真是炸膛啊!"此時劉大隊長也看清楚了,被手下死死按在地上的袁丙奇,右手處血肉模糊,拇指和食指已然不見了.

PS:感謝PearW盟主前來助陣,也是老朋友了,第八更送上,沒月票的朋友,支持一張推薦票吧,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