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證據(四)
這是進入到今年夏天下得最大的一場暴雨了,整整下了三四個時還沒有停歇的勢頭,道路上有些地方的積水已經深達半米,秦風在國道兩旁的路上見到不少熄火的車輛.

除了秦風架勢的這輛狂奔的卡車之外,極少有車輛敢在這種天氣上路,從廊市到津天的市區,他只開了半個多時.

進入市區前,秦風將卡車停在了路邊,在雨幕的掩護下,鑽入到了一輛桑塔納轎車里,只用了十秒鍾,秦風就將桑塔納打著了火.

秦風這是在和時間賽跑,他必須在兩個時之內,完成這次栽贓嫁禍的行動,否則要是蠻豹察覺到他沒有回廠,以毒販獨有的警覺性,不定就會出什麼問題.

------------------------

"阿豹,給秦風那子的電話打通沒有?"

在袁丙奇一處鮮為人知的別墅里,此刻一樓燈光盡數都被打開了,偌大的房間里,就只有袁丙奇和蠻豹兩個人.

沙發前面的桌子上擺滿了熟食和十多個喝空了的啤酒瓶子,袁丙奇和阿豹面對面坐著,雖然不是第一次在遙控指揮販毒,但從他們的臉上,依然可以看到緊張的神.

"沒有,外面風大雨大的,手機信號很不好,餡餅他回去了,就這天氣,開到廠里最少要兩個時的."

蠻豹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看著手中的電話.這年頭移動電話算是名副其實,真是要移動電話移動打,為了找信號,在大馬路上不乏有舉著電話到處走的人.

"我心里怎麼總是有點慌?會不會出什麼事啊?"

袁丙奇又打開一罐啤酒,"咕咚咚"的一口氣灌進了肚子後,道:"常老四他們太安靜了,會不會在憋著什麼壞?"

上次和常老四的會面並不是很愉快,那天常翔鳳在夜-總會摔了杯子.

袁丙奇原本以為後面會發生沖突,只是這半個多月都過去了.津天道上卻是風平浪靜,但袁丙奇心中卻總是瘆的慌,這種安靜背後,似乎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兆頭.

"袁哥,就算他背後使壞咱們也不怕,別看常翔鳳手下能打的人多.我要是從緬甸調幾個槍手過來,分分鍾就能滅了他!"

蠻豹臉上露出戾氣,他在邊境呆了十多年,那里才是冒險者的天堂,動輒刀槍相向,津天這里的治安.在他眼里已經算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算了吧,你也四十多歲的人了.整天打打殺殺干什麼?"

袁丙奇擺了擺手,道:"我還是感覺不對勁,阿豹,明天天一亮,咱們從津天港出去,先到韓國躲一段時間……"

津天是國內最大的汽車貿易港口,袁丙奇在距離港口十多海里的地方.藏匿著一艘高速快艇,這也是他為自己准備的一條後路.

"好.袁哥,那我要去安排一下."

蠻豹著話站起身來,無奈的看著手上的手機,道:"讓廊市那邊今兒夜里就走貨,也安排餡餅他們出去躲躲……"

---------------------

"老孫,這麼大的雨,鬼才會出門呢,毒販舒舒服服的在里面睡覺,咱們到是好,在外面給他們站崗放哨?"

在津天一處別墅區的院子門口,停著一輛掛著當地牌照的面包車,從外面看車里漆黑一片,但實際上這卻是專案組負責盯梢的車輛之一.

為了這次有可能將會震驚全國的販毒大案,部里從各省市臨時抽調了不少具有偵破毒品案件經驗的精兵強將,在每一個懷疑是袁丙奇窩點的地方,都布控了人手,並且安裝了最先進的監控設備.

"發發牢騷就行了啊,老李,你也是老偵查員了,咱們這已經算是很舒服了,要不是下雨,這天兒就是晚上,恐怕最少都要三十以上的溫度,再加上蚊子咬,那才叫難受呢."

坐在車內後排上的老孫,從煙盒里掏出了一根香煙,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又給塞回到了煙盒里,雖然下雨不怕車里冒煙,但煙頭發出的亮光,卻是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得,咱們把人盯好就行了,聽涉毒好幾十公斤,絕對是建國後的第一大案了."

發牢騷的老李雖然嘴上著怪話,但眼睛卻是一眨不眨的看著正對著別墅區大門的二號樓,他們剛才已經得到指揮部傳來的消息,今晚動手的可能性非常大,要保證目標人物沒有脫離他們的監控.

"三號,三號,你們那里的監控器出了問題,影像不在顯示,請注意觀察,請注意觀察……"突然,從對講機里傳來了指揮部的呼叫,讓兩位偵查員精神一振.

"三號明白,三號明白,目標還在樓里,沒有出來!"

老李拿起對講機回了一句,松了按鍵之後,忍不住對著老孫嘟囔道:"這些監控器有屁的作用啊,下點雨就失效了."

"沒聽靠著機器能抓人的,老李,還是打起精神來吧,別在咱們這出了岔子."

老孫點了點頭,拿出香煙又放在鼻端聞了聞,對于他這樣的老煙民來,不能抽煙才是最大的折磨.

"不對,有人出來了."忽然,老孫一把扔掉了手中的香煙,抓起了對講機,喊道:"指揮部,二號人物出現,二號人物出現."

"明白,抓捕還不成熟,你們繼續監控……"對講機中馬上傳來了答複,能聽得到,那邊已經在迅速做著應對措施.

在這個雨夜,有無數人和老李老孫一樣徹夜未眠,回到指揮部的胡保國甚至已經開始調動人手,為最後的決戰做著完全的准備.

----------------------

"老胡啊,你的消息千萬別出錯呀!"

身體緊緊的貼在別墅後面的窗台下面,秦風完全將自己隱入到了黑暗之中,這里是個死角,無論從哪個方向,都不可能發現他的身形.

脫下渾身濕噠噠的衣服,秦風只留了件內褲在身上,從包里掏出了瓶502,秦風將膠水塗抹在了十指上面.

消除掉指紋的隱患後,秦風口中含著一條中指長短的薄鐵皮,左手拎著裝滿了毒品的背包,身形一展,右手扒住了陽台,身體如同狸貓般靈巧的翻了上去.

"這是臥室,他們應該在一樓書房……"用鐵片撥開窗戶後,秦風進入到了房間里,耳邊依稀傳來話的聲音.

"藏什麼地方好呢?"借著樓下傳來的微弱燈光,秦風打量起這個房間來.

這應該是間主臥,進門處是一個洗手間,左邊靠牆的地方打了一排立櫃,在陽台的地方還有一張沙發.

整間房里都鋪著厚厚的地毯,這讓秦風原本就很輕柔的動作更是一點聲音都沒有了,而且腳底沾的少許水跡,也盡數被地毯吸收掉了.

"這栽贓嫁禍也要做的有點技術,活太糙了可不行."秦風左右看了看,輕輕推開了衣櫃門,撥開那排掛的整整齊齊的衣服後,赫然顯露出一個保險櫃.

"這樣才對嘛,好東西自然要藏的嚴實一點……"

秦風臉上露出笑容,從嘴里吐出了個環形針,插入到了保險箱的鑰匙孔里,然後將耳朵貼附了上去,仔細聽起里面的聲音.

"師父這手藝要是去做賊,肯定能一統盜門!"

短短的十多秒後,當秦風聽到耳中響起"叮"的一聲後,右手連忙擰動保險箱的密碼轉盤,"啪"的一聲輕響,保險箱門往外彈了出來.

"這是准備隨時跑路的節奏啊?"當保險箱被開後,秦風最先看到的,就是一疊疊成捆的鈔票,粗略估算一下,最少也有五六十萬以上.

"哥們是窮人,這算是劫富濟貧了吧……"

秦風打開背包,將那些用密封防水膠帶封好的"藥品",一一擺放到了保險箱里面,等背包空了之後,順手拿出兩捆鈔票塞了進去.

"嗯?這是什麼東西?"當秦風將那兩捆鈔票拿出來後,手指觸到了一個冰涼的物件.

"是槍?媽的,就是私藏槍支罪,也能判他幾年了,不過卻是釘不死他."

將那把手槍掏出來後,秦風搖了搖頭,正想把槍放回去的時候,心中一動,在身上狠狠搓了一把,將一粒黑乎乎的泥團塞入到了槍口里.

做完這些之後,秦風心的將保險櫃給關上了,提著背包輕手輕腳的從陽台上翻了下去,退出去之前,秦風還沒忘用從洗手間拿的那條毛巾,將地面腳印都給擦拭乾淨了.

穿好放在地上的衣服,秦風一頭沖入到雨幕之中,趁著這會的能見度還很低,躲過了別墅前後兩個方位的監控,徹底消失在茫茫夜色里了.

"呼62288……"

秦風上了自己順來的那輛桑塔納後,拿出放在塑料袋里的手機,撥通了126傳呼台,道:"留,目標二樓保險箱有貨,請速查……"

掛斷了電話,秦風猛地轟了一腳油門,車子冒著黑煙沖了出去,當行駛到海河路上的時候,車窗被秦風搖了下來,蠻豹送他的那個手機在雨幕中劃過一道弧線,掉入到了海河之中.

PS:為大妮淼淼盟主加更,謝謝朋友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