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證據(三)
"這是什麼?是毒品?"

胡保國拉開了儲物格,發現里面塞滿了一盒盒的藥品,抽出一盒摳出了其中的一粒膠囊,胡保國將里面的白色粉末給倒了在了掌心上.

"對,就是經過稀釋後的新型毒品."秦風點了點頭,道:"胡大哥,你們辦案找證據,這些不都是證據嗎?"

在這"制毒廠"里呆了半個月,秦風也摸出了點規律,"制毒廠"並不是每天都往外發放毒品的,總是會挑選一些天氣特別惡劣的日子.

而且裝有毒品的貨車都是蠻豹親自安排的,在"藥品"的外包裝上,也有些許的不同,這也是秦風能快速從後面那一集裝箱貨物里找到這些毒品的原因.

"證據?這些證據能證明你子運毒,和袁丙奇有屁的關系?"

聽到秦風的話後,胡保國不禁翻起了白眼,虧得這子一向聰明,怎麼出如此白癡的話來,如果有毒品就能定罪的話,他們早就將袁丙奇槍斃一百次了.

開著車的秦風忽然扭過臉,很認真的看著胡保國,道:"要是這些毒品出現在袁丙奇和蠻豹的住所里呢?"

"什麼?你……你子的證據是這個?"胡保國聞一愣,繼而搖起了頭,道:"這不行,這……這不是栽贓嫁禍嗎?"

雖然明知袁丙奇就是幕後黑手,不過警察辦案是有自己程序的,就算在某些時候會使用點手段.但是向這種公安部督辦的案子,絕對沒人敢動這樣的手腳.

"胡大哥,你們等得起,我可和他們耗不下去了……"

秦風語氣堅決的道:"這事兒今天就結束吧,你開著拷機,我辦好之後給你留,然後你去抓人拿贓,事就算完了."

"放屁,哪有這麼簡單?"胡保國只是搖頭.他不相信讓專案組一籌莫展的案子,會有秦風的這麼輕巧?

"就是這麼簡單."

秦風指著那些毒品道:"這里一共有三公斤的海-洛-因,價值三千多萬,按照咱們國家的刑法,販毒五十克就夠槍斃的了……

再加上那制藥廠里實驗室中的幾十公斤毒品,這些證據足以辦成鐵案了.胡大哥,不定能讓你肩膀上多兩顆星星呢……"

秦風不是兵,他不需要用警察的思維去思考問題,對于他來,不管使用什麼辦法,只要能達到最終的目地就行了.

"你的好像有幾分可行性啊."

胡保國干的是獄警.和刑偵那些人的思維也不太一樣,聽秦風這麼一.倒是有幾分心動了,今年剛去世的那位偉人不是過嘛,別管黑貓白貓,抓住耗子的就是好貓!

"秦風,我如何向專案組解釋他們住所藏毒的事呢?"

胡保國低頭沉思了好一會,抬起頭道:"還有,他們現在的住所都被監控了.你怎麼將毒品放進去而不被他們發現?"

"胡大哥,就線人提供的線索.等到搜出毒品,他們個個都立了大功,到時候誰管線人的死活啊?我相信沒人會問你的."

秦風將車速又放慢了幾分,接著道:"至于我怎麼把毒品放進去,你就別管了,保證不會讓那些人發現的."

"你有把握?"胡保國緊緊的盯住了秦風.

"當然,我還沒活夠呢."秦風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那就按你的辦……"胡保國咬了咬牙,道:"專案組的武警都是二十四時待命的,只要你發過來信息,我馬上就帶人抓捕!"

與其是相信秦風,不如胡保國更加相信去世的老爺子,作為載昰的嫡傳弟子,像這些偷雞摸狗栽贓嫁禍的事,應該難不倒秦風的.

胡保國當年在戰場上就是以膽大包天著稱的,否則也不會轉業後被貶到個管教所里,眼下他體內那不安分的因子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作為案件的發起人和部里某位領導欽點的專案組副組長,胡保國是有權限對犯人進行抓捕的.

當然,要是搜查不出證據,他這輩子怕是也就要老死在管教所所長的位置上了.

"停車!"

當汽車來到上高速的一個路口時,胡保國喊停了車子,推開車門跳了下去,秦風從倒車鏡看到,一輛車停在了他的身邊.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啊!"

聽著那磅礴大雨打在車窗上的聲音,秦風裂開嘴笑了起來,過了收費站後,伸手往檔位上一推,車子加速沖入到了雨幕之中.

十一點四十二分,裝滿了西藥的貨車駛入到了冀省廊市的一個貨站中.

雖然外面夜色漆黑還下著大雨,但是貨站里面卻是燈火通明,秦風把車子開到大棚地下熄了火,打開車門跳了下來.

"阿風,辛苦了."

一個二十**歲多歲留著中分頭的年輕人走了過來,甩了根煙給秦風,道:"路上沒什麼事吧?豹哥打電話來問了好幾次了……"

秦風掏出火機先給對方點上了火,然後才接過煙,道:"沒事,餅哥,這雨太大我不敢開快,萬一翻了車就麻煩了."

接貨的這人秦風很熟悉,由于長得膀大腰圓像個餡餅一樣,所以就得了這麼個外號,這個位于京津兩個城市中間的貨站,一直都是由他負責的.

"恩,是要心點."

餡餅點了點頭,道:"阿風,你先休息會,我讓人卸了貨陪你喝點,媽的,這雨太大,你干脆別走了……"

"餅哥,那可不行.豹哥有規定的,當天出車不管多晚,都要回去."秦風搖了搖頭,道:"您還是快點卸車吧,這邊開過去還要倆時,等我回去也能再睡會……"

"好吧!"餡餅打開了貨車的後門,喊道:"手腳麻利點,趕緊按著單子分配好,都仔細些.別搞錯地方了."

嘴上著話,餡餅也沒閑著,他手上也拿著張單子上了車,在那如山一般的藥品中翻騰了好一會,抱著一個一米見方,外包裝是阿司匹林的箱子走了下去.

七八個工人正在卸著貨.也沒人關注餡餅,只有靠在車門處抽煙的秦風看到,餡餅拿著一個外掃描儀,仔細的在箱子封口處掃描了一番.

"媽的,幸虧老子心,沒有動那封口.是從底部把箱子給拆開的……"

秦風心中一凜,今兒之所以遲到了十幾分鍾.除了路上和胡保國交談了一會之外,其實都耽擱在那裝著毒品的箱子上面了.

"豹哥,箱子完好……"檢查完箱子後,餡餅偷偷掏出了個手機,撥通了蠻豹的電話.

"嗯,阿風沒什麼異常吧?"電話里傳來蠻豹的聲音.

"沒,他今兒跑了三四趟了.看那樣子累的不輕."餡餅低聲笑道.

"今兒雨大,把貨先裝好.明天一早發出去……"

蠻豹在電話中做出了指示,除了他和袁丙奇之外,也就只有三個貨場的負責人,知道箱子里是什麼東西,原先這個工作是由袁東來做的,不過袁東短命,蠻豹只能親自指揮了.

交代了餡餅幾句之後,蠻豹掛斷了電話,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袁丙奇道:"袁哥,那邊弄妥了,這三千萬的貨發出去,基本上北方市場也就飽和的差不多了."

每到發貨的日子,蠻豹總是會和袁丙奇在一起等待,只有等到貨物到站並且安全接收之後,他們才能安下心來.

"阿豹,我這段時間怎麼老是感覺有些不對啊?"

袁丙奇看著漆黑的窗外,搖了搖頭道:"常老四和南區的建國那些人,是不是有些安分的過了頭?阿龍幾次挑釁,他們居然都忍了!"

"我也感覺有點不對."

蠻豹點了點頭,道:"袁哥,把手里的貨全都清乾淨之後,咱們斷了這邊的路子,出國躲一段時間,我在泰國和瑞士存的錢,夠咱們花幾輩子的了."

"好,有錢也要有命花才行."

聽到蠻豹的話後,袁丙奇似乎也下了決心,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笑道:"本來想培養下那個阿風的,現在看來也用不著了."

袁丙奇手下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明著在道上混的,那些人基本上在警局派出所都有案底,是警方重點關注的.

還有一種人,則是身家清白,從來沒有犯過案子,這些人從事的就是毒品生意,而且他們和另外一幫人相互都不認識,沒有任何的交集.

原本秦風是不合格的,不過他跟陳宇沒幾天,關系並不深,加上頭腦靈活會來事,這才被袁丙奇看中了,想要培養他一番.

只是"袁爺"並不知道,他所謂身家清白的秦風,早在四年多以前就身負五條人命了,比起他來只怕也是差不了多少.

---------------------

半個多時過後,車廂里的藥品盡數被卸了下來,餡餅來到車前拍了拍秦風的肩膀,道:"阿風,好了,你回去吧,路上心點."

"餅哥,那我走了啊!"秦風點了點頭,轉身上了車,按了下喇叭後,緩緩的將車駛出了貨站.

拐過一個彎道後,那輛空車猛地提起速來,而且並沒有循著來時的線路上高速,方向一打,拐入到了駛往津天市區方向的國道上面.

PS:感謝躍馬天山盟主的厚愛,加更送上,兄弟們,請把月票投出來啊,打眼需要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