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證據(二)
津天海河醫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位于津天市靠近冀省邊界處的一個村莊旁,他們從這個村子買了下很大一塊地,修建了現代化的廠房.

由于給了很高的補償款,又讓村里的年輕人進廠打工,所以海河公司在這一片的聲譽非常的好,十里八村的都想讓自家孩子進去上班.

除了排汙所造成的汙染對村民們有些影響之外,其它的似乎再也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這是一家有著正規手續的醫藥開發制造公司.

每天都有十多輛大卡車將廠里生產的諸如諾氟沙星,黴素,乙酰螺旋黴素,黃連素等常用藥發往各地代理商和醫院處,呈現出一幅忙碌的景象.

"阿風,你子跑哪去了?那邊喊你半天了,貨都裝好了,你抓緊給送到貨站去吧!"

在廠子司機班的休息室里,車隊隊長老曹走了進來,對著正擋在長椅上迷糊的秦風道:"今兒活忙,你多跑幾趟,回頭我給你算三倍的加班."

"曹哥,我從大清早的到現在,可是一會都沒歇著啊."

秦風很努力的睜開了眼睛,哭喪著臉道:"曹哥,您就讓我睡一會吧,賈總讓我來廠里,可不是干貨車司機的啊."

"哎,我祖宗,現在不是沒人嗎?你多辛苦下吧,這批貨是賈總催著要發出去的……"

聽到秦風提到了賈總,也就是蠻豹.曹隊長眼中露出了幾分忌憚,他知道這公司的注冊法人雖然是位英國人.但實際的掌控者卻是總經理賈林,他在公司里可謂是一九鼎.

秦風是賈總親自安排過來的人,一開始曹隊長也是將秦風當成大爺供著的.

可是足足過了半個月,曹隊長發現,賈總壓根就沒過問一句秦風的事,加上車隊實在是忙,後來曹隊長也開始指使起秦風來了.

眼下秦風撂了擔子又提起蠻豹,曹隊長也不敢逼他.只能好相勸.

秦風很勉強的站起了身體,道:"好吧,曹隊,今兒我可就跑一趟了啊……"

"成,再有活我也不安排你了."

曹隊長點了點頭,這會天陰的厲害,要不是賈總親自打電話來催貨.他原本就安排明天早上送了.

上了大貨車坐進了駕駛室之後,秦風原本那昏昏欲睡的眼睛變得明亮了起來,熟練的掛上了檔位,在廠門**了出廠單據後,車子駛入到了黑暗之中.

"袁爺,您這算不算是招狼入室啊?"秦風回頭看了一眼後面的集裝箱.臉上露出一種不出的古怪表.

在半個月之前,蠻豹親自給秦風送過去了個駕駛證,然後就將他帶到了這個制藥廠.

表面上蠻豹對秦風不管不問,實際卻是在暗地里交代秦風,每天車隊發生什麼事.都要直接給他電話,這……就是秦風的工作.

至于報酬.蠻豹也了,除了正常的工資之外,每個月還有兩萬塊錢的獎金,對于秦風而,這收入已經遠遠高出在娛樂城的時候了.

所以秦風表現的也非常"盡職",每天都在給蠻豹通報著車隊的工作,甚至還制作了一個表格,將各輛車進出的時間都詳細的記了下來.

不僅如此,秦風還額外完成了許多份外的"工作",比如他提取了各時間階段工廠所排出的汙水,在運貨的時候,認真仔細的檢查了所運輸的"貨物".

在外界看起來十分神秘的販毒制毒,居然就如此清晰的展露在了秦風的面前,海河公司……就是一家披著醫藥廠外衣的制毒場所.

要袁丙奇的手段十分的簡單,但是卻非常的有成效.

袁丙奇和蠻豹通過這間制藥廠,先是將毒品稀釋,然後每天在那些送出的成品藥材中,都摻雜著一部分被稀釋過的海洛因.

被裝入在各色膠囊之中的毒品,再通過袁丙奇在冀省匿名的物流公司,將這些毒品銷往北方各個城市.

作為拆家,袁丙奇和蠻豹從來都不露面.

所有的交易都是由電話和轉賬進行的,買家不知道這些貨物從哪里發來,甚至連送貨員也不知道,自己在從事著販毒的工作.

當然,在這七年中,買家也曾經出過差錯,被警方順藤摸瓜的查到了物流公司上.

不過公司注冊人的身份是假的,司機只知道送貨,當負責貨物登記的負責人失蹤之後,案件就再也無法進行下去了.

整個毒品銷售的環節中,除了袁丙奇和蠻豹之外,最多只有貨站的負責人知道內.

這麼多年來,袁丙奇與蠻豹在北方多個城市,編織了一個像是蜘蛛網般的龐大毒品銷售網絡,瘋狂斂取著毒品所帶來的龐大利益.

只是袁丙奇和蠻豹都沒有想到,他們無意中的一個行為,卻是讓自己的老巢顯露了出來,秦風在一個星期前,就確定了這里是個制毒窩點.

不過秦風即使知道這是個制毒的地方,也沒有什麼辦法,因為袁丙奇表面上和這家制藥廠沒有任何的關系,最多只能將賈林,也就是蠻豹釘死掉.

在這種況下,秦風只能找了胡保國,相對那些公安,他還是更加相信胡大所長,俗話術業有專攻,歪門邪道是秦風的強項,但怎麼查案就不是他在行的了.

但是讓秦風頭疼的是,這件事雖然上達天聽,被公安部內部定位今年的第一大案,並且成立了專案組,不過專案組卻是抓不到袁丙奇的把柄,沒辦法將其做成鐵案.

這讓秦風有些著急了,今兒他約了胡保國,就是想用自己辦法,然後借用胡保國背後國家的力量,快點將這件案子給了解掉.

大雨終于下了下來,噼里啪啦的雨點打在了窗戶上,讓本來就在黑暗中行駛的車輛,速度變得更加緩慢了.

當車子在從泥濘的路拐到柏油公路上時,秦風踩了一腳刹車,就在車子停頓的那一瞬間,車門被人從外面拉開了,一道身影鑽進了駕駛室中.

看著渾身上下被淋透了的胡保國,秦風不由笑道:"胡大哥,您這身手不減當年啊,就算做了獄警,那也是一等一的好漢……"

"媽的,能不提獄警的事嗎?"從老山戰斗英雄變成了一座少管所的所長,這讓胡保國始終耿耿于懷,最不愛聽的就是這話.

秦風撇了撇嘴,道:"得,胡大哥,這次事兒完了,您能調系統了吧?"

"少廢話,你叫我來干什麼?為了你這臭子,我和老領導可是都立下軍令狀了!"

胡保國沒好氣的打斷了秦風的話,因為按照他和秦風的約定,這件事是一位勞改出獄的少年犯提供的線索,為了保證那少年犯的安全,胡保國將其定為線人,並且與其單獨聯系.

這種事兒起來原本有些荒謬,但胡保國當年在軍隊里的老師長,現在已經在軍委擔任要職,他的一句話,居然就讓公安部立了案.

立案後這麼一查,果然在幾個貨運站發現了經過稀釋的毒品,再加上秦風提取的汙水樣品,案件馬上升級了.

當然,調查是暗中進行的,那些毒品原封不動的又給放了回去,警方並沒有打草驚蛇.

按理這麼重大的一個案子,秦風的資料應該被專案組掌握的,但是胡保國愣是沒把秦風出去,他所承受的壓力也非常的大.

"胡大哥,這事兒完了你立功受獎肯定跑不掉的,不過千萬別把我招出去啊."

秦風重複了一句他和胡保國之間的承諾,接著道:"你們專案組現在進展到什麼況了?抓緊把人抓了吧,要不然保不齊我哪天就露餡了."

秦風自覺在這件事里陷的很深了,他開始也沒想到,袁丙奇居然會如此瘋狂,用一個市值數千萬的醫藥公司為自己制毒,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現在秦風就想抓緊把事兒了解了掉,他回去做那古玩店的老板,安安心心舒舒服服的過日子,省得像現在這般每天提心吊膽.

"你以為我們不想啊?"胡保國往座位低下縮了縮身體,開口道:"賈林雖然是制藥公司的總經理,但並不是法人,他如果咬死了什麼都不知道,咱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至于袁丙奇,他和這公司就連一點面上的關系都沒有,而且那些查出毒品的貨站,也和袁丙奇沒什麼關系,秦風,抓賊要捉贓啊,你再忍忍吧……"

這番話胡保國已經不是第一次給秦風了,如果按照他的脾氣,早就先把人給抓起來再,嚴刑拷打之下,還怕那姓袁的不招嗎?

只不過胡大所長還沒有那麼大的權限,他也只能和專案組一起在等,等袁丙奇喝蠻豹也就是賈林露出馬腳後,才能開始抓人.

事態進展到了現在,賈林和袁丙奇都在警方的高度監控下了,其實秦風的作用已經變得不是很重要了,但他也不能退出來,否則怕是就會打草驚蛇了.

"不就是證據嗎?"秦風指了指副駕駛腿部上方的儲物箱,道:"胡大哥,你看看里面是什麼?"

PS:為龍吟月盟主加更,請大家支持正版,支持寶鑒一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