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證據(一)
"宇哥,找我什麼事?這位大哥是……"

回到家喂了大黃之後,秦風就趕回到了娛樂城,推開陳宇辦公室的門進去後,他發現里面還坐著昨天跟在袁丙奇身邊的那個人,也就是從他身上感應到了危險的中年人.

見到秦風進來,陳宇連忙喝道:"阿風,這位是豹哥,還不叫人?"

雖然都是跟袁丙奇的,但也分個三六九等,陳宇知道自個兒和龍虎豹等人的差距,他們接觸的,才是袁丙奇集團的核心生意.

"豹哥……"

秦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心中卻是多了幾分警惕,他從這個身材不高相貌普通的中年人身上,能感受到一股血腥的氣息.

秦風幾乎可以斷定,這位豹哥手上絕對是有人命的,而且恐怕不止一條,他看似普通的外表,並不能掩飾內心的那種暴虐.

因為秦風原本也是這樣的人,五條人命讓他渾身上下也有一股戾氣,只是經過幾年的監獄打磨,還有載昰所教的收斂氣息的法門,這才使得秦風比較正常而已.

"恩,挺精神的,以後跟我吧."

蠻豹抬頭看了秦風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他能看出來,秦風似乎涉世不深,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生面孔.

蠻豹昨天才從混亂的金三角回來,他這次去並沒有得到什麼好消息,而是得知將軍在潰敗到山里之前,往內地銷了一批20公斤的海洛因.

這些高純度的毒品可是沒有經過稀釋的,20公斤稀釋過後,那就是400公斤,價值高達數十億emb.

如果這些毒品沖入到北方市場的話,蠻豹和袁丙奇花費了七八年時間一手建立的分銷渠道,將被完全沖毀掉,那對內地毒品市場而,絕對是一場災難.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當毒品開始泛濫的時候.也就是某些部門將要介入的時候了.頭腦十分清晰的蠻豹,決定放棄毒品市場.

當然,現在手頭上價值好幾億的貨,蠻豹和袁丙奇都舍不得就此丟棄,所以他們准備最後瘋狂一下,將所有稀釋過的毒品都銷售出去後,就洗手不干了.

只是袁東死後.他們這塊缺了個送貨的人,袁丙奇物色了好久,在昨天見到秦風之後,終于確定了下來,否則袁丙奇也不會下那麼大的功夫去試探秦風了.

"跟您?"秦風聞一愣,轉頭看向了陳宇.

"豹哥讓你跟著.那是你的福氣."陳宇瞪了一眼秦風,道:"還不謝謝豹哥?多少人想跟著豹哥呢,算你子運氣好."

"三兒,別那些沒用的,都是自家兄弟嘛."

蠻豹擺斷了陳宇的話,從手包里掏出了個十分精致的手機,道:"阿風,這東西你拿著.有事我會找你的.另外……娛樂城這邊就不用來了."

"手機?"秦風眼睛一亮,接過手機之後欣喜的道:"謝謝豹哥.我……我等您的電話."

"恩,那我先走了."蠻豹站起身來,走到門口的時候轉過身來,看似隨意的問道:"阿風,你會開車嗎?"

"會啊,不過我沒駕照."秦風老老實實的答道,他以前沒少拿胡保國的車練手,只是沒辦法辦理駕駛證而已.

"那就好,回頭給我張照片,我給你辦個證."蠻豹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和陳宇打了個招呼後,徑直離開了.

等到蠻豹走後,陳宇一臉羨慕的看著秦風的手機,道:"你子到是好運氣,這手機比我的還高級呢."

秦風嘿嘿一笑,道:"宇哥,要不咱們換下吧,你是老大,當然要用好的了."

"算了吧,豹哥給你的東西,我可不敢要."

陳宇歎了口氣,道:"你跟了豹哥也要,做些正當生意吧,我怎麼總感覺最近津天道上要亂一陣啊,這幾天眼皮子老是在跳."

昨兒袁丙奇和常四爺的會面,並不怎麼成功,雖然當場沒起沖突,但最後還是不歡而散了,這讓陳宇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宇哥,豹哥做的是什麼生意啊?"

聽到陳宇的話,秦風心中一陣詫異,像蠻豹那種人要是能做正經生意,他秦風簡直就是乖寶寶了.

"豹哥開了家醫藥公司,在咱們津天很有名的,袁爺也有股份."

陳宇左右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我告訴你,豹哥可是和袁爺平起平坐的,你子能搭上他這根線,算是祖上燒了高香了,還是好好干吧……"

在袁丙奇的組織里,蠻豹無疑是最神秘的一個人,他在社會上有自己的生意,而且做的風生水起,似乎只是因為和袁丙奇是發,兩人走的才比較近一些.

"醫藥公司?"

秦風心頭有些疑惑,直覺告訴他事不是這麼簡單,但現在秦風也是一頭霧水,摸不清袁丙奇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媽的,實在不行就把姓袁的干掉算了……"

秦風現在算是知道了,想要掌握袁丙奇的犯罪記錄,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這讓他有些煩躁,因為秦風並不想陷入太深.

告別了陳宇,在一群相熟的保安"金槍不倒哥"的哄笑聲中,秦風離開了娛樂城,反正已經走到現在,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進入到九十年代中期,城市變得日益工業化起來.

為了逃避城市的喧噪,很多有錢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城市郊區,那里不但空氣良好,低價也便宜,有些人甚至學著老外,在那里圈地做起了莊園.

靠著賭博房貸起家的常翔鳳常四爺,就尤其喜歡郊外,他的斗雞場斗狗場都在市郊,為了方便生意,常翔鳳在斗狗場旁邊買了很大一塊地,修建了馬場和高爾夫練球場.

常翔鳳幾乎一年到頭都住在里面,而這個莊園也成為京津名流聚集的地方,經常會舉辦一些晚宴patio,京津名流無不以接到常翔鳳的邀請為榮.

"彪子,你姓袁的那子是不是吃錯藥了,怎麼和我對上了?"

坐在那被布置的奢華無比的客廳里,常翔鳳和身邊的一個人著話,他喜歡這里,這兒就像是他的王國,可以生殺給予.

"四爺,前段時間袁東被人干掉了,我看袁丙奇懷疑到咱們身上了,而且我聽,袁丙奇是北方最大的毒品拆家……"

被稱作阿彪的是個三十出頭的壯漢,原名叫做費萬彪,不要聽名字就以為阿彪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蠻漢,他的腦域開發程度和測試出來的智商,遠遠超過顯露在外面發達的肌肉.

阿彪是在津天出生的,但從就在國外長大,畢業于西點軍校,曾經在美國的特種部隊服役三年,也不知道常翔鳳是怎麼將他招攬到的麾下.

外人不知道的是,阿彪其實是常翔鳳的親外甥,當年他們一家移民,都是常翔鳳出的錢,現在算是學成來回報舅舅了.

從阿彪來到津天後,常翔鳳的生意就開始迅速發展了起來,斗狗場和斗雞場被他做成了一個文化品牌,幾乎所有耳聞過斗雞和斗狗場大名的游客,都會到這里來見識一番.

當然,斗雞場和斗狗場最大的盈利點,還是在賭博上,只是原本每天都有的賭局,現在改為了一周一賭.

雖然場次減少了,但是來參加賭局的人的層次,卻是大大提高了,每局下注最低都是十萬打底,有時候往往一局輸贏就高達數千萬rmb.

相比較而,這一周一次的賭局反倒比之前盈利多出很多倍,並且也減輕了風險,在阿彪的操作下,其中不乏一些政府官員參與進來,他們並不將其看成是賭博.

至于常翔鳳高利貸的生意,阿彪也對其做出了整合,他注冊了數家典當行,以質押的名義來運作,從法律角度上最大程度的填補了以前生意中的漏洞.

所以于公于私,常翔鳳都將自己這外甥當成最信任的人了,他甚至想著等日後百年,給兒女留下一筆錢,將這些產業還是交給阿彪去打理.

"老舅,我聽最近泰國緬甸老撾三個國家,又對金三角進行了圍剿,這次坤沙怕是逃不過去了."

屋里只有舅甥兩個人,阿彪也沒再稱呼四爺,頓了一下之後,道:"金三角出事,全世界的毒品都要漲價,如果袁丙奇真是大拆家的話,怕是生意受到沖擊了."

和普通人不同,阿彪的經曆和對國際局勢的了解,決定了他的眼界,這一番話出來,居然將事實猜測的**不離十.

"毒品拆家?"

常翔鳳眯縫起了眼睛,冷哼了一聲道:"我看袁丙奇是想錢想瘋了,忘了他爺爺是怎麼死的了,彪子,你給我約下南區的建國和軍子,津天道上,不能由著他胡鬧……"

常翔鳳雖然底子也不乾淨,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線,毒品是決計不碰的,而且道上也有不成文的規矩,一旦誰沾染了毒品生意,必將會遭到眾人的聯合打擊.

ps:第四更,訂閱比打眼想的要少點,這就算盟主加更吧,首先感謝諸神大盟,多余的話就不多了,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