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金槍不倒哥
秦風雖然年齡不大,但手上沾過血有人命,在管教所那等複雜的地方呆了近四年,各色人等不知道見了多少,也算是個老江湖了.

只是在女人上,秦風卻是個實實在在的菜鳥,當年管教所里雖然有女犯,不過卻是隔離開的,秦風對于女人的知識,純粹是從那些少年犯和老不修的師父口中得來的.

不過那些知識終究是理論,此刻溫香軟玉美人在懷,秦風還真有些不知所措了,進入到房中之後,直直的看著那個女人,他連兩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秦風不是柳下惠,睡夢中也會夢到一些長得漂亮的影視明星,早晨起來同樣會夢遺,但是他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處男之身,居然會在這種況下失去?

"風哥,你看得人家好害羞啊."

身體軟若無骨的女人雙手攬住了秦風的腰,嬌喘道:"風哥,你不會真的還是處吧?那我今天豈不是要包個大包給你?"

雙手在秦風背後不斷游走著,女人的喘息逐漸沉重起來,這世上不僅是男人好色的,女人的**要是迸發出來,更加是無法抑制.

而長相清秀的秦風,正是很多女人喜歡的類型,尤其是那分骨子里透出的羞澀,讓這位久經沙場的姐春心大動.

"別,別急啊,我,你叫什麼名字?"秦風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兩只手,再這麼下去.他下面就要不惠了.

"風哥,我叫雯雯.今年二十歲,你可要記住我啊."女孩扭動了下身體,將雙手掙脫開來,環住了秦風的脖子.

"媽的,道家的清心咒屁用沒有啊?當年我是不是該學些佛門清心寡欲的經文啊?"

隨著懷中姐的動作,秦風身體的溫度也逐漸變高了起來,尤其是下半身不受控制的撐起了擎天一柱,秦風的思維.完全無法左右身體的變化.

"風哥,你真壞……"

感受到了秦風下身的變化,聞著秦風身上那股男人的味道,雯雯已然是有些意亂迷了,松開了秦風,開始脫起身上的衣服來.

"真是個妖精啊,師父.您老可別玩我啊……"

秦風只感覺心頭有一團火,在炙烤著自己的身體,不過他並未失去理智,男人縱然沒貞操,但秦風也不想將自己的第一次給這麼個女人.

將牙一咬,秦風忽然變得主動了起來.沒等雯雯除去身上最後的衣服,他的雙手就在女孩身上上下游離.

剛一接觸到雯雯的身體,女孩就猛地顫抖了起來,秦風那雙火熱的雙手似乎有著一種魔力,透過女孩的體表滲入到了她的體內.

當秦風的右手拂過女孩腦後的一處穴道時.雯雯口中發出一聲尖叫,雙手緊緊的抓住了秦風的後背.長長的指甲深深的陷了進去.

"啊……親愛的,我……我受不了了."

秦風火熱的右掌貼在了女孩的腹上,微一用力,雯雯的身體突然間抽搐了起來,一股熱流從身下湧出,緊接著口中胡亂語起來,整個人都陷入到了癲狂之中.

"我靠,這……這麼靈驗?師父還真不是吹的啊!"

眼睛早就恢複了清明的秦風,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沒想到師父教的這幾個動作,會讓懷中的女孩反應如此強烈.

"再加把勁吧!"

秦風唯恐女孩醒轉過來,雙手冰沒有停下來,而是不斷的在女孩身上游走著,按照師父所教的穴道逐一刺激著.

隨著秦風的動作,雯雯的叫聲是越來越大,她感覺自己就像是飛到云端一般,一陣陣的快感就像是波浪湧來,讓她一刻都得不到歇息.

一個時後,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尖叫聲後,雯雯白眼一翻,很干脆的暈了過去,從她兩腿間流出的汁液,幾乎浸透了半條床單.

"媽的,女人都這麼厲害嗎?"

秦風的況也好不了多少,這一番施為,讓他渾身上下也滿是臭汗,更重要的是,面對著這麼一個近乎全裸的女人,秦風心理所承受的壓力也是巨大的.

"***,虧大發了……"秦風強忍住去看床上軀體的**,走到淋浴間沖了個涼水,這才將心頭的欲火給澆熄了掉了.

用被子卷起那女人,秦風在床上躺了下去,從來不失眠的他,這次卻是輾轉難眠,足足過了一個多時後才沉沉睡去.

不過秦風也沒睡多大會,因為兩個時後,卷著床單滾落到了地上的雯雯醒了過來,她動作雖然很輕,還是把秦風給吵醒了.

當然,秦風自然不敢再招惹這女孩,似乎雯雯也存了相同的心思,光著身體去洗了個澡之後,女孩從他那包里拿出了一個包,放到了秦風的床頭.

"應該不會露餡吧?"

聽到開門聲時,秦風心中有些忐忑,他那手法雖然讓雯雯連瀉了幾次元陰,但畢竟和真正做出來的不一樣,秦風也不知道能否糊弄過去.

"媽的,真給老子包包啊?"

等到雯雯離開房間後,秦風打開了包,一看里面居然裝了一千塊錢,臉上不由露出了古怪之極的表.

有師父教的這手法,看來自個兒以後是不愁失業了,實在不行去到南方城市做鴨,估計用不了幾年也能發大財的.

"有錢不賺王八蛋,哥們也是勞動所得啊!"秦風安慰了一下自己,把雯雯臨走時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遠遠的扔了出去,一頭倒在床上繼續睡去.

難得的給自己放了個假,秦風這一覺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來,重新沖了個涼之後,已經到了下午一點多了.

"風哥,厲害啊."

"風哥,什麼時候教我兩招."

"阿風,年輕人要懂得克制啊!"

當秦風下到一樓,一路上打招呼的人面色都有些古怪,搞得秦風頗是莫名其妙,出去吃了點東西回來,剛好看到從大門走進來的陳宇.

"嘿,我你子行啊!"

陳宇重重的在秦風肩膀上拍了一記,一臉浮笑著道:"昨兒那妞可是被你搞慘了,她下來之後臉色都變了,我你子搞了多少次?"

"宇哥,我……我其實就搞了一次啊."秦風有些"羞澀"的道:"宇哥,你知道我是第一次,這……這算不算厲害啊?"

"媽的,何止是厲害啊,你子簡直就不是人."

陳宇聞眼睛都差點瞪出來了,目光呆滯的喃喃道:"太打擊人了,一次你就搞了三個時?這莫非就是傳中的一日一次,一次一日嗎?"

"宇哥,您什麼啊?"

秦風知道從陳宇這狗嘴里吐不出什麼象牙來,假裝沒聽懂他的話,開口問道:"宇哥,我這昨兒的事,怎麼好像人人都知道了啊?不就是玩個女人嗎?"

秦風雖然臉皮挺厚,裝傻的本事更是一等一,但也有些吃不消那些人的目光,好像在他們眼里,自個兒就成了西門大官人轉世一般.

陳宇是個藏不住話的人,聽到秦風問起,不由幸災樂禍的笑道:"嘿嘿,昨兒雯雯下去了啊,袁爺都被你給驚住了,阿風,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外號可是叫金槍不倒哥啊……"

原來,雯雯從房中出去之後,也就是十一點多鍾,馬上就有人告訴了還在唱歌的袁丙奇,袁丙奇也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將雯雯給叫了過去.

當時早已失去神智的雯雯,自然將秦風的是勇猛無比,而且她那蒼白的臉色和顫抖著的雙腿,也很能明問題,聽得袁丙奇等人是面面相覷.

在夜總會這等地方,哪里能藏得住什麼秘密,沒過十分鍾,那些不上鍾的姐以及娛樂城中的服務員保安,均是聽到了"風哥"金槍不倒的名頭.

"果然是試探我的……"秦風聽到袁丙奇的名字,心中頓時像明鏡似的.

正如秦風所想的那樣,袁丙奇所干的都是殺頭的買賣,最怕的就是警方的臥底.

現在殺人可是大事,規矩也不像以前那樣入伙要送上投名狀,所以在招收弟的時候,袁丙奇總是會用這一招.

這一招袁丙奇是屢試不爽,他就曾經試出過一個刑偵人員,當然,袁丙奇並沒有動那人,而是將其邊緣化,最後逼迫他自動離開了.

在袁丙奇想來,就算是臥底,那也是警察,在面對這種況的時候,總是會露出馬腳的,畢竟吃下糖衣扔回炮彈的事,他還沒聽過.

"宇哥,這讓我以後怎麼混啊……"秦風半真半假的哭喪起了臉,轉身就往門外走,口中道:"宇哥,我請半天假啊!"

陳宇在秦風背後喊道:"哎,這他媽是別人羨慕的事,你請什麼假呀?我找你還有事呢……"

秦風停住了腳,苦笑道:"宇哥,我總得回去給大黃喂點東西吧,很快就回來."

以秦風的心性,哪里會受到別人的影響,他回去的確是給大黃喂吃的,因為除了他之外,別人喂的東西大黃連聞都不聞的.

PS:三更九千字先送上,加更多少,看朋友的月票和訂閱了,請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