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混入內部
"阿風,吃飽了,走吧!"

吃過中飯之後,陳宇將碗往旁邊一推,抹了抹嘴道:"媽,今兒回來晚點,給我留著院門……"

看到陳宇點了根煙站起身子,秦風連忙將碗里剩的一點飯扒進嘴里,趕在陳宇前面拿起了他的手包,對著趙大媽道:"大媽,我和宇哥先走了."

對于秦風的殷勤,陳宇表示很滿意,他現在在東區這一塊大也算是個人物,有秦風這麼懂事的馬仔,出去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當然,陳老大現在還享受不到專車的待遇,從院子里推了輛摩托車出來,發動起來之後,帶著秦風鑽出巷子,留下一屁股的黑煙.

二十分鍾後,陳宇的摩托車停在了娛樂城的停車場里,娛樂城上午不營業,所以偌大的停車場除了幾輛摩托車外,連一輛汽車都沒有.

不過娛樂城不光只有夜-總會一樁生意,還有桑拿和游戲廳.

桑拿自然不用了,這個號稱津天最大的桑拿浴,其實就是一處藏汙納垢的地方,里面光是姐就有好幾十個,一到晚上的時候,客人多的都要排隊.

至于游戲廳,也是個來錢的地方,娛樂城的游戲廳占據了整整一層樓,前面是一些正常的游戲機,吸引著許多住在附近的孩子們.

而在樓層的後半段,則是被隔離開來,擺了數百台麻將大富豪等賭博的機器,能去到那里玩的,都是些老客戶,不要看這些賭博機,它們一天能給娛樂城帶來十萬以上的利潤.

像這些生意,平時經常會發生些沖突,所以陳宇每天下午一點,都要來到娛樂城坐鎮,處理一些突發事件.

"宇哥好……"

"陳經理好."

走進娛樂城後,周圍響起了打招呼的聲音,陳宇的腰杆頓時又挺直了幾分,趾高氣揚的帶著秦風來到了位于三樓的辦公室里.

"宇哥,您喝水."秦風倒了杯水放在了陳宇面前,看似隨意的問道:"宇哥,今兒有事?我好像記得院子的大門忘記鎖了."

"你那院子還用鎖門?"陳宇嘴角抽搐了下,沒好氣的道:"就那條大黃狗在里面,誰敢進那院子?"

原本陳宇跟著老媽住,感覺有些不方便,于是就想著搬到秦風那里,誰知道那條大黃狗和他犯沖,第一次去就被咬了一口,搞得陳老大平日里都躲著秦風家院門走的.

"下午沒什麼事,阿風,我再睡會,你也找個地方眯會覺."

陳宇打了個哈欠,道:"晚上給我打起精神來,老大要在夜-總會招呼客人,你招子放亮點,要是得罪了人,我也保不住你,媽的,真不知道誰把東哥干掉的,不然有東哥在,誰敢在這里炸刺啊?"

原本娛樂城這一塊,是袁東把持著的,他是條見人就咬的瘋狗,有他坐鎮的話,的確很少有人敢在娛樂城鬧事,就是另外幾個老大也都給他幾分面子.

"宇哥,什麼客人啊?這麼牛?"秦風有些不忿的嚷嚷道:"就憑您和老大的關系,什麼事擺不平?"

要陳宇,的確是和袁丙奇有些關系,他的爺爺,當年是袁會文的結拜兄弟,不過在五十年代初的時候,跟著袁會文的大兒子抱著炸藥去沖擊政府,當場被擊斃了.

後來陳宇的父親對袁丙奇多有關照,有這麼一層關系在里面,袁丙奇這些年對陳宇確實不錯,只是陳宇實在扶不上台面,這才給他安排了個娛樂城保安老大的位置.

陳宇是個大嘴巴,沒少在外面宣揚他和"袁爺"的關系,所以秦風也時不時的用這層關系恭維他幾句.

"袁爺自然不會難為我……"陳宇往門口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我不是給你過嗎,這津天市還有幾個厲害的老大,袁爺也不願意招惹的."

陳宇十七八歲的時候,曾經跟了袁丙奇幾年,他的見識要比一般的混混強多了,最起碼對津天市道上勢力的分布,還是很了解的.

在津天東區這一塊,自然是袁丙奇的勢力最強,幾乎所有的娛樂場所都被他把持著,這家名為大富豪的娛樂城,也是津天最大的一家.

不過津天一共有六個區,南區駐紮著一支部隊,那里就變成了軍隊的傳統勢力,能在南區站住腳的,多是部隊大院長大的孩子,他們行事,要比地方上的人更加肆無忌憚.

三年前陳宇曾跟著袁丙奇在南區的一個場子里玩,好像北區的一個比較有名的老混混和一個年輕人爭吵了起來,拿啤酒瓶子在那年輕人頭上開了瓢.

在夜場打架,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那個老混混將那人打跑之後也沒在意,帶著一幫子弟繼續吆五喝六的唱歌跳舞.

但是僅僅過了十五分鍾,就有一隊荷槍實彈的大頭兵沖進了進去,拿著橡皮棍見人就打,連坐在遠處的陳宇和袁丙奇都挨了好幾棍子.

而那老混子最慘,被打的滿頭是血之後,又被那幫大頭兵給拉了出去,從那之後,津天市就再也沒有人見那老混混出現過.

除了南區是軍隊的傳統勢力之外,北區的老大是做色-生意起家的,這人叫做李桀,起來在津天也是個傳奇人物.

李桀最早的時候是靠著販賣些黃色錄像帶起家的,後來又開起了錄像廳,放的也都是些港台三級片以及日本"動作片".

干了這麼兩年之後,李桀似乎感覺文化傳播事業不如實踐來錢快,于是在八十年代末期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些女人開起了發廊.

李桀做事十分慎密,他從來不出面組織這些事,只是在幕後指揮策劃,所以幾次打擊沒傷到他一根汗毛不,反而形成了一個產業,甚至將發廊和夜-總會開到了京城.

現在袁丙奇的這個娛樂城,就有李桀的一些股份,而娛樂城桑拿和夜-總會的姐,幾乎都是李桀的人,他也是陳宇招惹不起的.

再有一人,自然就是常翔鳳常老四了,他主要是經營賭場和放高利貸,由于其身後的背景,即使在南區常老四都很吃的開,他的地盤遍及津天各處,是最不能招惹的一個人.

所以別看陳宇平日里在娛樂城耀武揚威,但從來都不敢到南區囂張,有時候一些人來娛樂城的夜-總會玩,陳宇也能拉下臉來裝孫子.

應該是把秦風當成了心腹,在給秦風又普及了一遍津天道上的勢力分布後,陳宇交代道:"今天晚上來的是常爺,你子眼皮子活一點,別看他平時笑眯眯的,可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角色."

"宇哥,您放心吧,那些大人物,哪里會和我這樣的人物一般見識啊?也就您在他們面前能上話."

秦風不著痕跡的拍了句馬屁,聽得陳老大一臉光,忍不住又吹噓了一些當年跟著袁爺的事.

很多人都有這種心理,就算他們和某些大人物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但是能點那些人的事兒,仿佛自己臉上也倍有面子.

"袁丙奇終于約常老四見面了嗎?"

聽到陳宇的話後,秦風心中冷笑了起來,在這娛樂城干了這十多天,他什麼正事都沒做,只是在暗中造謠,現在那些謠似乎兒效果了.

PS:第二更,沒有意外的話,八月一號零點上架,朋友們的月票,准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