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毒品(下)
見到袁丙奇將目光看向自己,蠻豹將隱在燈光背影處的身體挪動了下,開口道:"袁哥,我前幾天在金三角見到了將軍,聽人咱們這邊有人過去."

蠻豹原名叫做賈林,和袁丙奇應該算得上是發,不過他家里三代貧農,根正苗,七十年代的時候當兵去了,正好趕上了那場越南戰爭,負了輕傷.

在軍隊醫院治療的時候,賈林認識了個當地的護士,後來退伍就沒有回津天,而是留在了那座邊境城市.

這中間賈林帶著妻子回過兩次津天,也和袁丙奇有些接觸,但那時的袁丙奇剛剛出道,還不足以吸引賈林給他效力.

到了改革開放的時候,賈林看到原本有些混的不怎麼樣的人,腰包都鼓了起來,在邊境那種地方,想要發財無非就是走私販毒兩條捷徑.

在身邊很多人都變成大款之後,賈林也動了心思,告別護士進入到了泰國.

賈林在泰國足足呆了五年,這五年中干了些什麼,沒有任何人知道.

不過到了九十年代初期,當賈林回到津天,帶著袁丙奇秘密去了一趟泰國之後,從金三角到津天的這條販毒線路就被建立了起來,賈林也改名為蠻豹.

在整個袁丙奇的組織里,也只有蠻豹沒有稱呼袁丙奇為"袁爺",很多人都以為他是袁丙奇的保鏢,卻是不知道,袁丙奇最隱秘的生意,就是由蠻豹一手把持的.

"是誰過去的?是常老四的人嗎?"聽到蠻豹的話後,袁丙奇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事關毒品生意,袁東的死也要放在第二位了.

很多人認為,毒品生意的利潤差不多只有百分之幾百,這種理解也不能是錯誤的,但這種利潤只是毒品買賣中下家能獲得的利潤.

毒品販賣真正的利益,是掌握在第一手拆家手中的,利潤之高,是很多人難以想象的.

在八十年代的時候,金三角就研制出了高濃度的新型毒品,也就是俗稱的海-洛-因.

因為毒品是受到全世界各國通力打擊的,所以在金三角,海-洛-因的價格是非常便宜的,從坤沙的毒品加工廠里直接拿貨的話,一克海-洛-因只賣到一百塊錢左右.

一克一百塊,一公斤是一千克,也就是十萬塊錢,但是當這一公斤的貨到了袁丙奇手中之後,卻不是這樣銷售了.

袁丙奇首先會用他的醫藥廠做掩護,將這一公斤純度為99%的海-洛-因進行稀釋,一般都是將稀釋至純度5%.

這一公斤的貨,經過稀釋之後,就會變成兩萬克也就是20公斤.

而作為北方最大的拆家,袁丙奇出貨的價格,是六百塊錢一克,兩萬克就會變成一千兩百萬RMB.

十萬塊錢的本錢,在經過走私加工等環節後,能賣到一千兩百萬,這中間的利潤足以讓任何人都瘋狂起來.

早幾年北方的娛樂場所並不是很發達,袁丙奇進貨量還不是很大.

但是最近隨著各地夜-總會的興起,這兩年毒品的銷量也開始大增,僅是去年,袁丙奇就從中牟利近三億元,這已經超出了袁丙奇前面二十年所有的收入.

"阿豹,你見到這邊去的人了?是常老四的人?"


如此龐大的利益,袁丙奇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出去的,所以聽到蠻豹有人在金三角出現後,臉上的神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

"人我沒見到……"蠻豹搖了搖頭,道:"但我聽咱們這邊有人去趟路,是有良好的分銷渠道,想從將軍手上直接拿貨……"

"要真是這樣的話,東子的死就沒那麼簡單了?"袁丙奇的臉上露出一絲戾氣,因為在他的組織里,除了蠻狐和蠻豹之外,也就只有袁東知道毒品生意的事.

就在有人去金三角的當口,袁東莫名其妙的被人給干掉了,這讓狡詐多疑的袁丙奇將事想得複雜了起來.

"咱們的渠道不是一天建立起來的,沒那麼好搶."

蠻豹抬起頭看向袁丙奇,道:"袁哥,今年金三角的形勢不太好,將軍了,想要多出點貨,我沒答應,你看……"

作為世界上臭名昭著的毒品產地,金三角一向是戰亂不斷,過去的幾十年中,泰國緬甸老撾幾個國家,一直對金三角進行著軍事打擊.

在今年年初的時候,三個國家又聯合起來對金三角進行了圍剿,一度占領了金三角最大的制毒工廠.

按照蠻豹的分析,坤沙是想將毒品換成現金招兵買馬,繼續和政府軍戰斗.

但真正的事實是坤沙已經支撐不住,生出了投降的想法,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想將手上的毒品盡量都銷售出去,為自己下半輩子的寓公生活存點老本.

當然,坤沙的想法就是他最親近的親信也是不知道的,蠻豹和袁丙奇自然無從得知,他們現在所知道的,是有人想搶自己毒品的生意.

"阿豹,津天這邊的事你不用管,休息幾天你再去金三角,告訴將軍,三億RMB以內的貨,我全都吃下來……"

放棄毒品這塊肥肉,袁丙奇是不會甘心的,不過他知道自己雖然在津天市作威作福,但絕對影響不到坤沙那種大毒梟,只能盡量吃下他手中的貨,讓別人無貨可買.

已經做了七八年的毒品生意,從來沒出過差錯,這讓袁丙奇一直緊繃著的警覺變得有些松懈了,而毒品買賣那龐大利潤空間,也使得袁丙奇變得瘋狂了起來.

"袁哥,我後天就走,你放心吧,以我和將軍的交,他會同意只賣貨給咱們的."蠻豹點頭答應了下來.

對于袁丙奇的這個決定,蠻豹和蠻狐都深以為然,是人就有弱點,他們雖然狡詐如狐,但總歸脫離不了"貪婪"二字.

想了一下之後,袁丙奇接著道:"阿狐,東子的事先放放,把這次貨走完了再查,媽的,東子就是不聽我的,我當年就不該讓他知道毒品的事!"

袁丙奇的臉上露出一絲懊惱的神,他在做毒品生意的時候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那唯一有血脈關系的弟弟,竟然也會去吸食.

袁丙奇現在在懷疑,是否有人通過袁東吸食毒品的事發現了一些端倪,這才導致了袁東的死亡,就是想斷掉自己一條手臂.

PS:第二更,求推薦票,求收藏,朋友們多多支持新書!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