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原委
"袁爺,那個人話不是咱們津天口音,我看……有點像是過江龍."

蠻龍以前稱呼袁丙奇是袁哥的,不過隨著袁丙奇的勢力日益壯大,他們幾個人也都改了口.

看到袁丙奇面色有些不愉,蠻龍接著道:"津天所有的旅館酒店我都讓人去查了,都沒找到李天遠這個人,要想將那人給找出來,要看運氣了……"

雖然有時候有些事,道上人物辦起來比警察還要方便,但津天人口數以百萬計,單憑一個姓名想要將人給找出來,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

"運氣?我的弟弟都被人給殺死了,你讓我去碰運氣?"

原本臉上還帶著一絲笑容的袁丙奇,此刻那笑容已經變成了獰笑,猛得將桌子上的煙灰缸砸在了地方,低吼道:"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總之將那個叫李天遠的給我找出來,挖出他的心來祭奠袁東……"

要是秦風等人聽到袁丙奇的這番話,肯定會大吃一驚的,他們不知道,李天遠在那場亂戰之下,居然捅死了袁丙奇的堂兄弟!

其實袁丙奇為難莘南,最初是因為他與莘南的爺爺莘子愷有些舊怨.

那是八十年代末期的事了,當時的袁丙奇在津天已經嶄露頭角,不過他最缺的就是上層社會關系,也就是俗稱的保護傘.

袁丙奇比誰都明白自己干的那些事,甭看自己現在蹦跶的挺歡,但只要有人歪歪嘴,他一夜之間就會被打回原形,甚至有牢獄之災.

所以袁丙奇費盡心思,結識了一位當時在津天位高權重的老干部,想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解決自己在上面沒人話的窘困局面.

袁丙奇認為,只要是人,總是會有**的,只要你能投其所好,就是閻王老子也能與其拉上關系.

經過一番打聽,袁丙奇得知,這位從戰爭年代走過來的老干部,一不好色好不好財,惟獨喜歡書法,並且寫的一手好字.

腦筋一轉,袁丙奇就來了主意,一方面投其所好,請這位老干部為他的一些生意題詞,另一方面卻是在搜尋名貴的紙墨筆硯,想湊成一整套文房四寶送給對方.

花費了很大一番功夫,袁丙奇找到幾刀了宋朝的"四尺丹"宣紙,還有清初的松煙墨,並且找人訂制了一把上好玉石打制成筆杆的狼毫筆,但就是缺了一方好硯台.

當有人古玩街的《文寶齋》有一方"東坡古硯"之後,袁丙奇馬上找到了莘子愷,在這上面他倒是沒有耍流氓,直接要高價購買.

但是讓袁丙奇沒想到的是,將這方"東坡古硯"視為傳家寶的莘老爺子,任憑袁丙奇出多高的價都不願意賣.

並且在得知袁丙奇的爺爺是袁會文之後,莘老爺子辭之間忽然變得不客氣起來,將他給趕出了《文寶齋》.

這等行徑,等于是在袁丙奇臉上直接扇了幾耳光,氣得他差點讓人燒了莘老爺子的《文寶齋》.

只是袁丙奇一打聽才知道,莘老爺子和市里不少老領導關系都不錯,自己更是身兼了京城書法協會副會長的職務,在行業內算是德高望重.

袁丙奇無奈,只能忍了下來,另外尋了一方名貴古硯送給了那位老干部,後來的物流貨場爭奪戰,也正是那位老干部的一句話,幫他消弭了不少禍事.

這事兒雖然過去了,但是袁丙奇和莘老爺子的仇怨也結上了,善于隱忍的袁丙奇一直沒動那位老爺子,不過當他聽莘老頭去世的消息後,頓時想起了舊事.

這才有了後面莘南被故意刁難的種種事,袁丙奇原本是想讓莘南將那塊古硯送他,找回當年的面子也就算了,畢竟他袁丙奇早就今非昔比,不可能去和莘南計較什麼了.


但是袁丙奇怎麼都沒想到,莘南和他那死鬼爺爺一個脾性,居然將《文寶齋》給賣掉了,並且拿著古硯去了京城,頓時讓他想法落空.

莘南進的是國家的研究機構,袁丙奇不敢造次,于是將怒火轉移到了接手《文寶齋》的人身上,這才派出了人去盯著《文寶齋》,想好好教訓一下那個壞了他事的子.

袁丙奇事忙,吩咐下去之後也就沒多過問,但意外一個接著一個,就是因為這件事,他那傻叔叔的兒子,也就是他的親堂弟,被人給捅死掉了.

袁丙奇那爺爺一共留下了三個兒子,老大當年不忿政府槍斃了他老子,帶了一幫子人拿著炸藥包去沖擊政府部門,被當場擊斃了,沒有留下子嗣.

袁丙奇的父親則是個聰明人,老子死了之後就夾著尾巴做人,在馬路邊擺了個修理自行車的攤子,一干就是數十年,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因病去世了.

至于袁丙奇的三叔,因為心里承受力太差,在那動亂的年代里被鬧了幾次之後,居然瘋掉了,七十年代末的時候跳河死掉了,留下了一個比袁丙奇了十多歲的兒子.

不知道是不是壞事做多了,袁丙奇女人雖然不少,但一個孩都生不出來.

老袁家就剩下他和堂弟兩人,是以袁丙奇對這個弟弟非常的好,張羅著給他結婚,要不是袁東脾氣暴躁將他老婆打流產了,袁家傳宗接代的任務早就完成了.

或許是繼承了袁會文基因的緣故,袁東也不是個善茬,他沒有哥哥的狡詐,不過卻是心狠手辣,在袁丙奇集團中,也是數得上的打家.

要袁東不可能像個**一樣去做盯梢的事,一個鋪子的事他也不會去管.

但那天卻是巧了,李天遠和謝軒被發現的時候,他剛好在古玩街的一個茶樓里打麻將,聽到手下發現兩個崽子後,一時興起才跟了過去的.

袁東也沒想到自個兒流年不利,這一去就是天人永別,竟然被李天遠的胡砍亂捅刺中了心髒,當時倒地的時候就死掉了.

時候調皮搗蛋混個社會打過群架的人,應該都知道,老架,拿刀只會砍而不會用刺和捅的動作.

因為砍傷不管多重,只要不是砍到了脖頸動脈,一般是不會要人命的,就像是李天遠那樣挨了十多刀,最多就是失血過多,養上一兩個月屁事沒有.

但是捅就不一樣了,刀子的鋒刃很容易就會刺穿體內動脈和腑髒器官,這可是會置人于死地的,而出了人命事的性質就會完全不同,老混混們一般都會留有這分寸.

按理李天遠雖然年齡不大,但也是身經百戰的老混混了,不應該犯下這種錯誤.

可是被七八個人圍著拿到砍,李天遠當時也是急了眼,下手早就沒什麼章法了,一陣亂捅之後,讓袁東送了性命.

俗話江湖事江湖了,袁丙奇倒也守規矩,並沒有鬧到公安局去,他甚至封鎖了消息,連津天道上知道袁東死亡的人都不多.

但弟弟的暴死,卻是袁丙奇大動肝火,否則僅僅為了一個店鋪,他豈敢在津天市鬧出那麼大的動靜?

---

PS:迫切的需要推薦票,朋友們多多支持!!!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