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離開
"風哥,我好的差不多了,什麼時候離開這里啊?"

躺在床上的李天遠可憐巴巴的看著秦風,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像此次這般悠閑過,簡直就是衣來張手,飯來張口,謝軒都成了他的臨時保姆了.

"嗯,傷口縫合處都愈合了,你們今兒晚上就能走了."

秦風檢查了一下李天遠身上縫合的傷口,由于每天用藥水清洗,他那十多處刀傷沒有一處發炎的,恢複的十分好.

一來是因為李天遠年輕,二來他所受到的都是皮外傷,剛受傷時之所以那樣虛弱,完全是由于失血過多導致的,在經過秦風的藥膳調理後,李天遠身體恢複之快,甚至超出了秦風的想象.

在秦風回去的第三天,李天遠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了,閑不住的他非要去院子里站樁,因此又被秦風給教訓了一頓.

這幾天謝大志都沒有來四合院,不過有關于津天道上的消息,卻是都發到了他交給秦風的中文拷機上,事過去了一個多禮拜,袁丙奇似乎還沒有放棄對李天遠等人的搜尋.

在看到李天遠已經可以行動後,秦風馬上決定讓他們離開津天市,因為隨著秦風和周圍鄰居越來越多的互動,有些熱心的大媽甚至會敲門送些吃食進來.

前幾次都被秦風在門口千恩萬謝的擋住了,但李天遠留在這兒,遲早會被人給碰到,畢竟整天關著個大門也顯得太不正常和惹人注目了.

-------------------------------

在秦風回來的第四天夜里十一點半的時候,一輛掛著石市牌照的灰色面包車,悄無聲息的停在四合院外的巷子口處.

也不知道哪個調皮搗蛋的孩,將巷子口的路燈給打壞好幾天了,面包車熄滅了車燈後,馬上被那濃濃的夜色給籠罩了起來.

車上的謝大志用手機撥打了一遍自己的尋呼號,過了大概五分多鍾,三個人影從巷子深處走了出來,在他們身後,還有一條大狗無聲無息的跟在了後面.

這個點鍾除了上下夜班的人,巷子里幾乎空無一人,不到一分鍾的時間,三人已經坐在了面包車里,而那條大黃狗,則是趴在了車旁,豎著耳朵在聽著周圍的動靜.

"遠子,你沒事吧?"

坐在駕駛員位置上的謝大志關心的問道,他為人十分謹慎,向石市的朋友要了車,卻是安排司機在津天住了下來,這是要親自開車送兩人過去.

上車的時候門燈閃過那微弱的亮光,顯現出了李天遠一張蒼白的臉,雖然這幾日都在進行藥補,但身上失去的鮮血,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再生的.

"老板,我沒事,一點傷而已."李天遠咧了咧嘴,剛才走的有點快,他感覺胸口縫針的地方像是有些開線了.

不過李天遠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強忍著身體痛楚的時候,他總會將自己當成港台電影里的英雄人物,這孩子也是被八十年代港台槍戰片毒害的那一個人群.

"你去後排躺著,咱們路上盡量開慢點."

謝大志交代了李天遠一聲,轉臉看向秦風,道:"秦風,你真的不走?金陵那邊我都安排好了,你們去了什麼都不用管,想開店也沒問題的."

實話,謝大志還是想讓秦風一起去的,因為這個少年和同齡人有很大的不同,年紀心智成熟的可怕,他相信兒子跟著這樣的人,以後一定會有出息.

"謝叔,我不走,而且遠子他們,很快也都能回來的."

就算撇開袁丙奇的事不,秦風也要等尋人啟事的報紙登出之後,在津天等待妹妹的消息,無論如何他是不會現在離開的.

更何況袁丙奇的江湖勢力,對秦風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威脅,只要他想,隨時都能融入到津天市數百萬人口之中,徹底的消失在這個城市里.

"時間不早了,謝叔,您晚上開車注意點……"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秦風轉過身去,對李天遠道:"遠子,這段時間做事不要沖動,更不要惹事,否則往後就不要再跟我了,我不想以後幫兄弟去收尸."

俗話沖動是魔鬼,尤其在江湖上厮混,沖動帶來的往往就是死亡,李天遠如果不能壓制住自己沖動的性格,早晚會被江湖吞噬的連根骨頭都不剩.

秦風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李天遠從里面聽到了他的堅定,不由耷拉下腦袋道:"風哥,我聽您的,別人就是吐沫吐在我臉上,我也保證不動手……"

"聽到沒有?胖,先吐他一臉吐沫."

秦風不喜歡這種離別的氛圍,隨口開了個玩笑,謝軒也嘻嘻哈哈的裝著要吐吐沫,一時間車里的氣氛變得歡鬧了起來.

"行了,津天這地不安全,你們早點離開吧."

秦風拍了拍身邊謝軒的肩膀,拉開車門走了下去,頭也沒回的向後揮了揮手,轉眼之間就和大黃沒入到了黑暗的巷子之中.

"軒,遠子,你們秦風,到底想干什麼啊?"看著秦風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後,謝大志有些困惑的看向了兒子.

古玩街上的《文寶齋》,現在就是一燙手山芋,秦風即使留下來,也無法使其開業的,所以在謝大志看來,秦風的堅持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不過一邊問著問題,謝大志一邊卻是發動了車子,正如秦風所,萬一真的被袁丙奇的人發現,恐怕他們三個人都要被沉海河.

"老板,風哥留下來是要為我報仇的!"

半躺在後排的李天遠的聲音響了起來,在他心里,秦風就是古代那種深藏不露的高人,進出監獄都如履平地一般,想要干掉袁丙奇,還不是菜一碟?

"報仇?遠子,別開玩笑了……"

謝大志連連搖起了頭,道:"那袁丙奇就是津天的地下皇帝,平日里進出身邊都跟著七八個人,就憑秦風一個,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按照江湖道上的法,袁丙奇為人狡詐多疑,在津天和京城有多處住所,就連他的貼身保鏢,不到晚上都不知道他會住在哪個婦的家里.

"我相信風哥!"聽到謝大志的話後,李天遠固執的回應了一句,在他心中,秦風近乎就是無所不能的人了.

謝大志正想出反駁李天遠的時候,謝軒冷不防插口道:"爸,我也相信風老大的,他的事,一定能辦到."

雖然很少見秦風付諸武力,但發生在石市的假翡翠事件,對胖子的震撼實在太大了,這種手法就是稱之為點石成金也不為過.

所以謝軒也堅信秦風能干翻袁丙奇,當然,和李天遠認為的武力解決相比,他更傾向于秦風是用智慧來處理這件事的.

"秦風給你倆子吃什麼藥了?這麼挺他?"

看到兒子也是如此,謝大志無奈的搖了搖頭,專心開起車來,反正他還要回津天,事態如何發展,他都能看在眼里的.

ps:第二更,本周最後一天了,推薦票抓緊投啊

另外推薦本兄弟的新書,題材是東方玄幻的,書名《聖骨戒》,大家去支持下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