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結仇(中)
"還好,沒傷到腑髒,都是些筋骨外傷,不過傷筋動骨一百天,怎麼不帶他去醫院?"

李天遠睡去後,秦風回過頭來,聲音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起伏,但謝大志父子倆,都能聽出話語中的不滿.

"謝軒,你看著點遠子……"

謝大志吩咐了一句兒子,看向秦風,道:"這事兒有點複雜,咱們到別的屋去,別又把給吵醒了."

"好,咱們換個地話."

秦風看到李天遠的呼吸逐漸平穩了下來,點了點頭道:"謝軒,遠子睡不了多久,最多一時,他醒了你叫我們."

"風哥,我……我知道了."謝軒低著頭答應了一句.

----------------------

出了正廂房,來到右側廂房後,秦風將背包扔到了鋪著嶄新床單的床上,道:"謝叔,讓我猜猜,是袁丙奇那邊的人下的手吧?"

沒等謝大志回話,秦風用手指揉了下太陽穴,有些不解的道:"我讓用李天遠的名字去辦理那間鋪子的手續,就是不想惹麻煩,他們是怎麼找到遠子的啊?"

"秦風,這事兒也是巧了,我慢慢給你吧."

謝大志聞苦笑了起來,道:"你走之後,我先把這院子給買了下來,同時也找了你的那個叫莘南的伙子……"

謝大志在社會上打滾多年,辦事還是非常靠譜的,尤其是秦風交代的事,更是多用了幾分心,秦風走後的第二天,他就和那位老太太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

拿下這套院子的實際價位,比秦風想象的還要低一些,幾百平方的大宅子,謝大志只花了九萬八千塊錢,算上雜七雜八和簡單裝修的費用,也沒超過十二萬.

辦妥了四合院的事,謝大志又和莘南達成了《文寶齋》的轉讓意向,費用也不高.

莘南除了拿走一方爺爺珍藏的端硯之外,所有的東西都轉讓給謝大志,總共是七萬兩千元,其中僅是貨物就價值四萬.

其實莘南等于是將《文寶齋》送給了秦風,因為《文寶齋》的租期還有三年,每年是兩萬四千塊,房租都已經交清,正好就是轉讓的價格.

與四合院買賣要去房產管理所不同,古玩街上所有的店鋪,都是歸崇仁宮古玩市場所有的,只能租賃而不能買賣.

所以在私下談好意向後,謝大志又和莘南去了崇仁宮古玩市場辦公室簽訂了轉讓協議,才算是將這件事給辦好了.

而且謝大志也記著秦風的交代,在簽訂了轉讓協議之後,馬上就在《文寶齋》大門上貼了停業整頓的字樣,時間為一個月.

謝大志本身也很忙,處理完這件事後,就投入到他的房地產開發中去了,但就在一個星期之前,李天遠和謝軒就出事了.

這事兒的根源在謝軒,但到底,還是李天遠自找的.

從秦風走後,李天遠一直挺老實的在四合院里練功,平日里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性子倒是也挺堅韌,並不像同齡人那般浮躁,很能耐得住寂寞.

但謝軒可不行,早些年他就是一紈绔惡少,最喜歡鑽個溜冰場進個錄像廳之類的地方,現在整日里看著李天遠在那站樁練功,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也沒啥區別.

好在這兒距離古玩街也近,謝軒每天幾乎就泡在了古玩街上,他人很聰明,學著秦風那樣只看不,到是也學到不少東西.

但一個人玩著總歸不帶勁,一個星期前的一天,謝軒是要去看看咱們自己的鋪子,鼓動李天遠跟他一起去逛古玩街.

李天遠一想也是,風老大買的鋪子,不就是讓他們給看著的嗎,當下兩人就去了《文寶齋》,圍著自家的鋪子轉悠了半天.

不管是謝軒還是李天遠都沒想到,他們這一轉悠,就被人給盯上了,有個人湊過去問兩人和這《文寶齋》是個什麼關系?

謝軒是個明白人,不過李天遠卻是個直筒子,當下就嚷嚷這鋪子是他們風老大的,問話的那人立即就變了臉色,當時沒多什麼,直接隱入到了人群里.

謝軒感覺到了不對,拉著李天遠轉頭就走,而且沒敢直接回四合院,想從東邊的巷子繞回去,但是走出沒兩百米,就被人給堵住了.

攔路的一共有八個人,其中有兩個是李天遠曾經在《文寶齋》見過的,還有一個就是剛才古玩街上問話的,另外五個卻是膀大腰圓,一看就是打家.

李天遠那副模樣一看就是在道上混的,對方也沒廢話,直接問他是混哪里的,跟的老大是誰,要是識相的話,就將《文寶齋》給讓出來,袁老大或許會原諒他們.

只是這幾個人沒想到,李天遠的話更少,沒等他們完,居然就沖過去干上了,而且一拳一個,上來就將戰斗力不強的"恐嚇二人組"給放倒在了地上.

那幫人也都是狠茬子,一見李天遠動了手,馬上就圍了上來,好在這巷子不寬,只能並排容得下三個人,剛打起來的時候,李天遠到是沒有吃虧.

對方看到李天遠凶悍,有幾人頓時掏出了刀子.俗話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況是半瓶水晃蕩的李天遠?

在對方亮了刀子後,形勢就開始急轉而下了,李天遠先是胸口被砍了一刀,緊接著頭上也挨了一刀,胳膊上更是連連被砍中.

不過這也讓李天遠狂性大發,搶過一把刀子後,連捅帶砍的,居然放倒了對方四個人,嚇得剩下的兩人落荒而逃.

只是那兩人不知道,流血過多的李天遠也是強弩之末了,如果謝軒不是從旁邊院子里偷了條被單將他全身裹住攙扶回了新買的院子,李天遠怕是也會暈倒在那里.

要謝軒打架不怎麼樣,但在管教所磨練了幾年之後,到是沒少見血,在給老爸打電話告知這件事的時候,順便買了不少消炎藥以及繃帶等物件.

謝大志做事非常果斷,當時他還沒弄清李天遠是和誰結的仇,也不敢送李天遠去醫院,當即就打電話到了石市,找了一位關系非常好的醫生朋友,請他帶上一些簡易的工具,租車立即趕到了津天.

謝大志的朋友來到之後,馬上給李天遠的傷口進行了清洗和縫合,也幸虧之前謝軒用繃帶將傷口纏繞起來有一定的止血功能,否則李天遠單是流血就會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