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結仇(上)
"謝叔,是我,秦風."

找了一個公用電話亭,滿臉疲憊的秦風撥打了謝大志的傳呼,沒過多大會,電話就回了過來.

"秦?你回來了?"

謝大志的聲音充滿了驚喜,沒等秦風回話,忙不迭的道:"這段時間出了點事,電話里也不清,你馬上到文華巷房子那邊去吧,我現在也趕過去,到了咱們再."

"出事了?好,謝叔叔,我半個時左右就能到."

秦風心里一沉,也沒多什麼,掛斷電話付了錢之後,直接在路邊攔了一輛黃面的,受京城的影響,現在滿津天跑的也都是這種出租車.

司機是個老津天人,對道路很熟悉,帶著秦風拐了幾條道,沒用半時就來到了文華巷的入口.

-----------------

"嗯?謝叔辦事的效率很高啊."

走到386號院子的門前,秦風發現,破舊的大門已經被換掉了,連門檻都重新上了漆,只不過大門此刻卻是緊閉著.

"風哥,你回來啦?"

當秦風敲響門後,胖子謝軒從里面打開了門,等秦風進去後,鬼頭鬼腦的在門外看了好幾眼,這才將大門從里面給關上了.

"我靠,這麼大條狗啊?風哥,你從哪搞來的?"就在謝軒回過頭來,才發現跟在秦風身後的大黃,嚇得他連忙後退了幾步.

"怕什麼,它叫大黃,不會咬你的……"秦風沒好氣的在謝軒頭上敲了一記,道:"剛才那是干什麼?又不是拍電影,還怕我被人跟蹤了?"

謝軒摸了摸腦袋,苦瓜著一張臉道:"風哥,我還真怕你被人跟蹤."

"謝叔叔出事了,是不是遠子又和人打架了?"秦風繃起了臉,道:"我走之前怎麼交代的?"

秦風知道李天遠的脾性,所以在臨走之前,教給了李天遠不少東西,就是想讓他好好練功,不要出去惹是生非,眼下來看,那子荷爾蒙之旺盛,還要超過秦風的想象.

"風哥,這次不是我們惹事,怪不得遠哥的……"

謝軒正想解釋,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打開門一開,卻是謝大志也趕了過來,看他手里的安全帽,應該是直接從工地上過來的.

"秦風,這還不到一個月,怎麼憔悴成這幅模樣了?"

進門後的謝大志看了秦風一眼,臉上不由露出了驚詫的神色,他知道秦風比自己兒子還要上一歲的,可眼前被曬的面龐黝黑的秦風,看上去就像是有二十五六歲一般了.

"謝叔,好幾天沒洗臉,就是這模樣了."

"怎麼?沒有找到妹妹?咳咳,秦風,謝叔叔不會話,你別見怪啊……"

謝大志這句話問出口後,差點給自己臉上來了一巴掌,就秦風臉上顯露出來的那神,傻子都能看出來他沒有找到妹妹.

"謝叔,沒事,我知道您這是關心我."

秦風搖了搖頭,他算是是一個心胸十分豁達的人,從七八歲的時候就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當事不可為的時候,秦風會將那份牽掛和思念都深埋心底,而不會影響他日常的行為判斷.

這一次雖然沒能找到妹妹,但秦風也不是全無收獲,最起碼他知道妹妹還活著,這對于秦風而,已經足夠了.

"不我的事了,謝叔叔,多謝您幫忙,這院子搞的不錯."

見到謝軒和謝大志的神態後,秦風知道李天遠不會出太大的問題,否則謝大志也不會一上來就問自己妹妹的事了.

"哪幫什麼忙了,都是自家的工人,舉手之勞而已."

謝大志笑著擺了擺手,他現在正做著地產開發的生意,工人和建築材料都是現成的,在房主搬走後,謝大志拉來了一車材料和工人.

謝大志知道秦風雖然年齡不大,但是秘密不少,所以他不僅讓工人將所有的房間和圍牆都粉刷了一遍,更是將雜物間改成了洗手間,裝上了馬桶和淋浴器.

這樣一來,秦風等人就不用再去外面公共廁所了,只要將大門一關,誰看不知道院子里所發生的事了.

"對了,秦風,我給你花的錢……"

"先別這個了,謝叔,咱們先進屋遠子的事吧."

謝大志剛張嘴想帳,就被秦風出制打斷了,因為他聽到屋里傳來了一聲呻吟,這聲音秦風可不陌生,當年在管教所里挨打之後,李天遠沒少發出這種哼哼.

"大黃,你留在門口."

秦風對著大門指了一下,抬腿跨進了屋子,這種四合院的廂房和京城的差不多,進屋是一間堂屋,兩邊是住人的房間,中間一般沒門,都是掛上一道簾子.

由于剛裝好房子就出事的原因,這里面更是連簾子也沒掛,秦風一進屋就看到了躺在右側房間床上的李天遠.

"媽的,誰下手這麼狠?"

秦風一看之下,忍不住罵出了聲,這床上躺的哪里還是個人?整上半身就像是一個用白布包裹起來的粽子,除了露出張被打腫了的臉之外,就沒處好地方了.

看到這形,秦風臉上露出了一絲戾氣,李天遠把他當大哥才跟到津天來的,可是這才僅僅幾天,就被人打成了這幅模樣?

"這孩子,真是殺人進的監獄?"

見到秦風陰沉的臉色,就連謝大志這種在社會上厮混了幾十年的老油子都是心里一突打了個寒顫,不由想起兒子給他過的事.

"風……風哥,是……是你來了嗎?"

聽到了秦風的聲音,躺在床上的李天遠很努力的睜開了眼睛,不過被打腫了的雙眼,顯然看不清眼前的景.

一向自詡是流血不流淚的李天遠,那淚水是嘩嘩的往外直淌,掙紮著想坐起身子,但此刻他連動下手指都困難,只是在喉嚨中發出了嘶啞的"嗬嗬"聲.

"遠子,是我回來了,你別話,有什麼事,等養好傷再……"

秦風走到床前,握住了李天遠努力了半天沒抬起來的右手,輕聲道:"遠子,睡一覺就沒事了,誰打的你,咱們十倍打回來!"

著話,秦風的右手輕輕的按在了李天遠的後腦處,一按一松,如此反複三次之後,緒激動的李天遠頓時昏昏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