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失望
"哎……哎,輕點,伙子,我這老骨頭可經不起你抓啊."

秦風急之下,手上卻是沒有控制住力道,抓得那老頭連聲怪叫了起來,等到秦風反應過來松開了手,老頭臂處已然被捏出了幾個指印.

"我你子想殺人啊?怪不得敢帶條狗就滿鐵路的溜達,敢手勁不?"

老頭呲牙咧嘴的在臂處揉了揉,他可是清楚那些拾荒者的秉性,人多的時候就是拾破爛的,遇到有人落單的時候,不定就會客串一把攔路搶劫.

"大爺,對不住,真是對不住……"

秦風連聲道著歉,右手又伸進了背包里,再掏出來的時候,赫然又多了一包塔山,俗話禮多人不怪,這一路上單是香煙秦風就發出去兩條了.

"大爺,您看,這個就是我妹妹,您見過他嗎?"隨著香煙拿出來的,還有一張女孩的畫像,這是秦風按照自己記憶畫出來的,他感覺能和妹妹有**分相像.

"伙子,心我能理解,下回別這麼沖動了啊."

見到又是一包香煙塞進了口袋,老頭的怒火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從剛才那包拆開了的塔山里掏出了一根,聞了聞又塞了回去,拿出一支大前門給自個兒點上了.

"咦,照你畫上的這女孩,我好像還真有那麼一點印象."

美美的抽上一口香煙,老頭打量著著那張畫像,點了點頭道:"應該是四年前的冬天吧?幾月份我記不清了,不過那會好像還沒過年……

我當時出去撿煤塊,見到從一個平板車上下來一女孩,臉上好像有血,本來我想喊著她的,誰知道那女孩一直哭著就出了車站,我……我也就沒追上去.

對了,那列火車好像就是那邊那一列,你看離我這邊那麼遠,我想追也來不及了……"

著話,老頭指了下遠處正等著編排的列車,順著他的手指看去,秦風發現,那正是自己一路追尋著的火車.

火車貨站,運輸最多的無疑就是煤炭了,這些生活在貨站旁邊的人,燒煤根本就不需要花錢,所謂的撿,其實就是拿個耙子直接從車上扒拉.

老頭一來當時正在扒拉煤,二來距離那個平板火車有點遠,中間隔了三道鐵軌,再加上平時也常見到一些爬火車的孩子,是以雖然心里有點奇怪,但也沒有追下去.

"是……是葭葭!"強自壓抑住心中興奮的秦風,大聲喊了出來,"沒錯,一定是葭葭!"

按照老頭所的時間列車還有女孩的形象,應該就是秦葭無疑了,苦苦尋找了妹妹好幾年,秦風終于得到了一絲關于妹妹的下落.

這也難怪當年劉子墨等人沒能找到秦葭,畢竟鐵路沿途像這樣的工廠,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家,幾乎比比皆是,否則秦風也不會幾百公里的路走了半個多月.

"伙子,真是你妹妹啊?我,你怎麼那麼不心呢?哎,哎,輕點,你輕點啊!"老頭數落了秦風幾句,可是話聲未落,胳膊又是一疼.

"大爺,您……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嗎?"秦風一激動,差點又將老頭的胳膊給捏斷了,疼的老頭大聲喊叫了起來.

或許是拿了秦風兩包香煙,又或者有當時沒攔下那女孩愧疚的緣故,老頭這次沒賣關子,等秦風放開手後,開口道:"這個……我真的不知道,那里出去就是鎮區了,四通八達的,誰知道她會去哪啊?"

"大爺,謝謝您,真的謝謝您了!"

秦風也顧不上給水壺灌滿水,口中打了個唿哨,直接就沖出了門房,正在院子儲水池里泡著的大黃猛地竄了出來,跑出門時一個哆嗦,甩了那老頭一臉的水珠.

火車貨場不比客運站,除了檢票出口之外,周圍近一公里都是有圍牆的,貨場幾乎哪里都能進出,老頭所指的方向,出去就是一條大馬路.

馬路上人不多,也沒見有什麼店鋪,秦風順著馬路走了大概五分鍾後,遇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上面分明標注了往京城和津天的方向,卻是一條國道.

"媽的,就是一個個的問人,我也要找到妹妹的下落."

咬了咬牙,秦風朝著一個方向走去,國道上都有些供司機落腳吃飯的飯店,如果妹妹出現過,相信會有人能看到的.

-----------------------

"大叔,你幾年前見過一個女孩嗎?"

"大姐,四年前有個女孩來過這里嗎?"

"這位大哥,您看看這畫像,見過這女孩嗎?"

秦風沿著長長的國道,充滿希望的進到一家家飯店或者旅館中,但每次出來的時候,臉上卻是掛滿了失望的神色.

兩天之後,秦風幾乎從津天市走到了京城,不過還是沒有得到任何關于妹妹的消息,不死心的秦風又回到了那個十字路口,往津天市的方向走去.

同樣,當秦風站在津天市熱鬧的海河旁邊,依然沒能得到妹妹的下落,似乎從那十字路口處,秦葭就消失不見了,沿途那麼多家飯店,居然沒有一個人見過妹妹.

秦風也曾經懷疑妹妹是否在那里出了車禍,但詢問了很多人,四年前都沒有發生過女孩沒車撞的事件,這也讓秦風安心了許多,至少……妹妹還活著!

"莫非……妹妹當時被過往的車輛帶走了?"

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頭,秦風心頭閃過一個念頭,隨之變得無力了起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就是大海撈針,很難將妹妹尋找到了.

"葭葭那會已經八歲了,他應該能記得我,到報紙上去發尋人啟事,對,就這麼辦!"

在九十年代末期,網絡雖然已經有了,但遠不如報紙的覆蓋面大,想到這一點的秦風也沒去找謝軒和李天遠,直接來到了津天的日報社.

發尋人啟事並不需要太複雜的手續,一般都是按字收費的,秦風寫下了一段二十多字的廣告,足足花費了兩百多塊錢,並且要求連登十天.

當然,看過了報紙樣刊的秦風,實在有些懷疑那豆腐塊大的尋人啟事,是否真的能被妹妹或者收養妹妹的人看到?

PS:還沒收藏的朋友把寶鑒加入收藏吧,恩,每天的推薦票,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