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下落
"汪……汪汪……"

回到了從生長的地方,大黃顯得有些興奮,屋前屋後的跑了一圈之後,耷拉著耳朵來到了秦風的身邊,似乎它也感覺到缺少了一些什麼.

從劉家告別之後,秦風就來到了這個自己和妹妹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看著早已破敗不堪的那間平房,秦風心中有諸多感慨,聽麻四,自從這里出了命案之後,就是那些後來的拾荒人,也沒有一個敢住進來的.

鐵道兩邊長滿了齊人高的雜草,顯得愈發的荒蕪,往日經常見到的羊倌也不見了,雖然日當正午,卻是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秦風久久的站立在屋前,當下午三點多的時候,一列火車呼嘯而過,不知道是不是當年發生命案的緣故,這里的加水點都被遺棄掉了.

"大黃,你葭會去哪里?"

秦風的聲音有些苦澀,拎起放在腳邊的背包,自自語的道:"大黃,走,我就是用腳去量,也要把這條鐵路走完!"

在夕陽下,向前方蜿蜒曲伸的鐵軌旁邊,一人一狗被拉出兩道長長的背影,背著旅行包的少年還在時不時的大黃狗著話,偶爾能得到"汪汪"的兩聲回應.

------------------

半個月後,風塵仆仆的秦風來到了距離津天市三十公里外的一處貨場.

津天市貨站是京津往各地的最大一個火車中轉貨場,每天都有上百輛貨車在這里進行調配更換車頭後,開往全國各地.

"津天,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妹妹的消息."

沿著鐵軌一路走來的秦風,此時的形象又回到了四五年前,身上的衣服雖然沒有那麼破舊,但卻變得髒兮兮的,就連背後的旅行包也布滿了灰塵.

秦風那張年輕的臉上寫滿了疲憊,往日看上去有些細軟的胡須,也變得又黑又硬,讓他的年齡像是憑空大了好幾歲.

那列貨車從倉州出發,但先是拐入到了泉城,從泉城又返回津天,線路十分的複雜,也讓秦風多走了好多路.

用雙腳丈量了數百公里,秦風沿途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列車停車點和有人跡的地方,但讓他失望的是,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妹妹的消息.

"大黃,吃東西了……"

秦風坐在了路軌旁的一個石階上,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個塑料袋,里面有五六個饅頭和兩斤熟牛肉,他進監獄的這幾年,大黃的嘴卻是被劉家給養叼了,每頓是無肉不歡.

在三個饅頭里夾了牛肉喂給大黃之後,秦風狼吞虎咽的吃掉了剩下的兩個,他現在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自然不會虧待自個兒.

拿出了個搪瓷缸子,秦風把水壺里的最後一點水倒給了大黃,自己站起身左右看了看,像這樣的貨場兩旁,一般都會有些工廠或者是商店的.

"大黃,別亂跑!"

摸了摸正在喝水的大黃,秦風往數十米外的一個大院走去,不過他剛一轉身,大黃就用嘴叼起了缸子跟在了他的身後.

"有人嗎?"來到門房前,秦風大聲喊了一句,他記得自己幾年前也來過這個貨場,不過那時這家工廠似乎關著門的.

"誰啊?"

隨著話聲,門房走出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看了一眼門外的秦風,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沒好氣的道:"要飯的趕緊走,白長這麼大個子了,干點什麼不能吃飽飯啊?"

在仈jiǔ十年代,曾經出過一支有名的隊伍,那就是"盲流",詞面解釋是從農村中盲目流入城市的人.

盲流最早要追溯到五十年代末的那場全國性饑荒的時候,當時幾乎所有的非城鎮戶口的人,都曾經有過要飯的經曆.

到了後來,任何沒有城鎮戶口的人都被列入到了這個行列里,而一些乞討要飯的人,正是盲流大軍中的主力,因為他們的流動性,正符合了盲流的特性.

筆者對這類人群沒有任何的歧視,但不可否認的是,這種流動性催生了許多罪惡的發生,偷摸就不了,很多惡性傷人案件,也都發生在這個群體之間.

所以到了九十年代末期的時候,很多人只要看到那些拾破爛的流浪漢,就會下意識的進行一些防范.

這個工廠前段時間就丟失了一些鋼材,所以看門的老頭自然對秦風就沒什麼好臉色了,沒拿掃把趕人已經不錯了.

"大爺,我不是要飯的."

雖然帶著妹妹最初曾經要過一段時間的飯,但秦風並不認可這個法,很認真的糾正了老頭的稱呼後,秦風拿出了包煙,給老頭敬上一根,開口道:"大爺,我真不是要飯的,路過您這,想討口水喝."

"哎呦,塔山啊?從哪兒偷來的啊?"

見到秦風手中的香煙,看門老頭愣了一下,不過隨之就滿臉怒氣,伸手抄起了門口的大掃把,那架勢像是真要打人了.

"汪……"

老頭剛揮起掃把,大黃冷不防的從秦風身後竄了出來,一口咬在了掃把上,嚇得老頭連忙扔下掃把,往後退了好幾步.

"大黃,回來."

秦風喚了一聲大黃,隨手將那包塔山扔了過去,苦笑著道:"大爺,我的不是要飯的,不給口水喝就算了,我能問您點事兒嗎?"

"子,不是要飯的穿成這樣干什麼?"

九七年這會,一包塔山也要賣到九塊錢的,而老頭一個月看門的工資不過就200多,平時抽的都是幾毛錢一包的大前門.

眼見秦風毫不猶豫的就將一整包煙扔了過來,再加上秦風那一口的津天口音,老頭到是有幾分信了秦風的話了.

"大爺,我從倉州一路走過來,這身上能乾淨嗎?"

秦風將剛才拿在手上的那根煙塞在了老頭的手里,然後掏出了個一次性打火機,幫老頭點著了火,道:"大爺,先給口水喝吧,這天氣熱死個人……"

從進入九十年代,這夏天來的就是一年比一年早.

此刻不過五月,太陽就已經毒辣的很,尤其是在鐵軌旁的石子地上走路,那地面都能蒸騰出一股熱氣來,吃了熟牛肉夾饃後,秦風更是喉嚨嗓子直冒煙.

"好,你進屋來吧,那狗別讓進來了,你看髒成什麼樣了?"

老頭很享受秦風這種全方位的服務,美美的抽了一口香煙後,臉色也緩和了許多,接著道:"那邊有蓄水池子,刷車用的,回頭給你的狗洗洗,這味道大的很呀."

"大黃,去,自己去洗洗."

秦風沖著大黃吆喝了一句,回身接過了老頭遞來的一茶缸涼白開,一口氣喝下肚後,苦笑著道:"我自己連喝的水都沒有,哪有功夫給他洗澡啊?"

"伙子,吧,怎麼搞成這幅模樣啊?"

看在那包塔山的份上,老頭在秦風喝完水後,又遞了條濕毛巾過去,道:"你這是從哪里來的?沒事從倉州走到這邊來干嘛?"

一般來到這貨場的,大多都是那些為了回家省路費的民工,或者是想換個城市討生活的盲流,但像是秦風這樣帶著條大狗一路走來的,卻是不多見.

"大爺,是這樣的."

秦風這一路上早就順了口,"我和妹妹以前經常在鐵路上玩,有一次妹妹爬到一個平板車上,誰知道那列火車一下子開了,妹妹沒能下來,我……我這都找了好幾年了……"

這一番話,秦風也不知道重複多少遍了,但每一次完之後,對方的反應總是會讓他失望,這一次秦風也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不過老頭聽完秦風的話後,卻是猶豫了一下,開口道:"你妹妹?多大的孩子呀?這每年都有不少流浪的孩在貨場里,要我,還真不好……"

"我妹妹四年前八,九歲的樣子,皮膚特別白,眼睛大大的,笑起來像個月牙兒一樣,對了,當時她留著個娃娃頭."

聽到老頭的話,秦風的眼睛猛地亮了起來,一把抓住了老頭的胳膊,急道:"大爺,您……您見過我妹妹嗎?"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