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舊地
"謝叔,那房子是文華巷三百八十六號,就在崇仁宮的邊上,老太太開價十二萬,我估摸著還能講下來一些……"

秦風大致將房子的況介紹給了謝大志後,開口道:"不過這房子不要用我的名義買,最好是用謝軒的."

"這是為什麼?秦風,軒有房子的,還是寫你的名字吧……"

謝大志有些奇怪的看向秦風,按他這輩人的思維,有房才有家,沒見過自家花錢買房子,卻要寫別人名字的.

"謝叔,謝軒是我兄弟,寫他一樣的,我給您那店子的事吧……"

秦風笑著將話題給岔到了古玩街上的那家店鋪,"現在沒人敢接手那家店,我希望謝叔您接手之後,先停業一個月.

當然,該交的租金什麼的,咱們都照給,另外別讓人打聽出事誰盤下來的店子……"

秦風並沒有隱瞞那家店的況,原原本本的給謝大志講訴了一番,聽得謝大志的臉色不斷變幻著,顯然他也聽過袁丙奇的名頭.

"秦風,那店你最好別接,這些地頭蛇,咱們惹不起."要是放在石市,謝大志自然不怕,但在津天他沒有根基,卻是不願意招惹這些道上中人.

"謝叔,沒事,用遠子的名字簽合同……"

秦風一邊想一邊道:"手續辦完之後,讓那個叫莘南的人直接回京城,然後把《文寶齋》關上就行了,遠子名字生,他們一時半會查不到什麼的."

"那……店子總歸還是要開業的啊?"謝大志有些不明白秦風的想法了,得罪了地頭蛇,以後的日子哪有那麼好過的?

"到時候給他們保護費就好了,別人交兩千,咱們交四千還不行嗎?"秦風隨口編了個瞎話,他總不能自個兒現在騰不出手來收拾姓袁的吧?

"那好吧,我兩件事我一准幫你辦妥."

見到秦風堅持,謝大志也沒多什麼,到時萬一真發生什麼事,他也能找朋友在袁丙奇面前項一二,想必對方會給這點面子的.

------------------------

安排好津天的事後,秦風買了張車票,直接去了倉州.

此次除了尋找妹妹之外,秦風還必須去一趟劉家,身在監獄的時候就不了,但現在已經出獄,不去劉家拜訪一番就是有失禮數了.

站在劉家的大院門口,秦風有些失神,當年他曾經無數次的帶著妹妹來過這里,但此時此刻,卻變成了孤身一人.

"汪……汪汪!"

一陣急促的狗吠聲從劉家大院里傳了出來,緊接著一條背上毛發已經有些脫落的大黃狗,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從院子里竄了出來.

"大黃,你干什麼?"

劉家成的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跟著大黃跑出了院子,那動作一點都不像是六十多歲的老人,身手依然很矯健.

"咦?你是誰?"

當劉家成看到大黃狗正親熱的和一個年輕人撲在一起的時候,眼睛頓時瞪直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在劉家,沒人比他更知道這老狗的脾性.

當年秦風和妹妹出事的時候,劉家成幾兄弟和劉子墨都在台島,等他們回來之後事已經塵埃落定,再無周旋的可能.

後來劉子墨就將被餓的奄奄一息的大黃,從秦風所住的地方帶了回來.

剛來到劉家的時候,大黃狗的脾氣異常的暴躁,將劉家成花了一萬多塊錢買的一條看家藏獒都給咬死掉了,劉家除了劉子墨之外,無人能接近這條大黃狗.

後來劉子墨離開了倉州劉家大院,照看大黃狗的任務就交給了劉家成,他也喜歡這狗的忠烈,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時間,才讓大黃接受了自己.

眼下大黃居然和一個陌生人如此親熱,不禁讓劉家成大跌眼鏡,要知道,這幾年來劉家可沒少發生因為大黃咬人而賠錢的事.

"大黃,想死我了……"

緊緊抱著大黃狗的脖子,秦風的眼中噙滿了淚水,他能感受得到身下大黃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愛,往日帶著妹妹身後跟著大黃的那一幕幕場景,如同電影般在心頭閃過.

"嗚……嗚嗚……"

大黃口中發出了嗚咽聲,一雙像是會話的眼睛,往外溢出了絲絲液體,輕輕咬著秦風的手臂,怎麼都不肯松嘴,有些時候,動物的感往往要比人類更加的真摯和忠誠.

"我不會走了,大黃,咱們以後永遠都在一起."

被判入獄四年,秦風沒有掉過一滴淚水,跟著師父學藝挨打,秦風一直緊咬牙關,唯有載昰的去世和此刻,他的淚水像是禁不住的閘水一般湧了出來.

其實秦風在前幾年是回過一次倉州的,也曾想過要把大黃帶走,不過那會他還在牢獄之中,一來不想被劉家發現,二來即使帶回大黃,秦風也無處安置.

"我……我知道了,你……你子是秦風!"

站在門口的劉家成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只有遇到故主,或許大黃才會有如此的表現吧?

"劉叔叔,是我,我是秦風!"

抹了一把眼淚,秦風抬起頭來,相比四年前,他那尖尖的下巴變得圓潤了許多,但依稀從那雙眼睛里,還能找到當時秦風的影子.

"好子,前段時間子墨還打電話來問你."

劉家成重重的在秦風肩膀上拍了一記,道:"算你子有良心,還沒把老劉家給忘了,哎呦,大黃,你連我都咬?"

劉家成這一巴掌拍在秦風肩頭不要緊,原本正圍著秦風搖著尾巴的大黃不樂意了,突然一口咬在了劉家成的手臂上,雖然沒下死口,但劉家成的衣卻是被撕扯破了.

"媽的,老子這些年白養你了啊."劉家成沒好氣的罵了大黃一聲,卻是再也不敢表現的和秦風過于親熱了,這老狗可是翻臉不認人的.

"劉叔,不要緊吧,大黃,不准咬人!"秦風關心的扶住了劉家成,看到他的胳膊並未出血,這才放下心來.

秦風從帶著妹妹生活,看慣了世人的白眼,不過對他好的人,秦風也是銘記在心的,面前的劉家成,以前就沒少關照他.

"沒事,還好我反應快."

劉家成搖了搖頭,在大黃下口的時候,他手臂上的肌肉就自動收縮了起來,否則這一口肯定是要見血的.

"走,進去話,好子,真長成大人了."

劉家成本想再拍下秦風的,可是看著一旁虎視眈眈的大黃,伸出去的手又悻悻的縮了回去.

"劉叔,我……我這進去,不會給您惹麻煩吧?"

秦風有些遲疑的道,他當年殺掉的孫家兄弟,在這鎮上有不少親戚,萬一傳出去的話,秦風怕劉家和對方起沖突.

"麻煩?什麼麻煩?"劉家成眼睛一瞪,"我們劉家不找別人麻煩就不錯了,在倉州這一畝三分地,誰敢找我們的麻煩?"

自劉運焦起,劉家在北方江湖中,一直都是跺跺腳就能震動四方大佬級別的,這明面上收徒授武,但暗地里也是有些見不得光的生意,對國家的律法也未必就放在眼里了.

所以在劉家成看來,孫家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死了也就死了,平白還害秦風坐了幾年大牢,這幾年他到是沒少找孫家的麻煩.

帶著秦風走進院子,劉家成伸手招呼過來一個三十來歲的精壯漢子,開口道:"麻四,去,到鎮子上稱兩斤豬頭肉,再買只燒雞,對了,再稱點驢肉來……"

"劉叔,四哥,不用那麼客氣."秦風認識那叫麻四的中年人,他是劉家成的入門弟子,功夫練的十分紮實,當年秦風沒少從他手上偷師.

"你認識我?師父,這位是?"

聽到秦風的話後,麻四有些疑惑的向他看去,臉上忽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道:"你子是秦風,嘿,長這麼大了?剛來的時候,還是個豆芽菜呢."

秦風那會在這鎮的時候,只是和同齡的孩子關系不太好,但鎮子上的大人都很喜歡他,經常用秦風的懂事來訓斥自家的孩子.

"秦風兄弟,你等一會,我買了菜就回來,晚上陪著師父,咱們好好喝一杯!"

雖然秦風當年犯的是殺人罪,而且連殺了五個,這要換成一般的知人,怕是見了秦風都要繞道走.

但是在麻四這樣的江湖漢子眼中,殺幾個人算什麼?快意恩仇才是大丈夫所為,是以對待秦風的態度也多了幾分尊敬.

PS:第二更,過了下午兩點可以投三江票了啊,還有每天刷新的推薦票,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