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成熟
"哎,你干什麼的?"剛剛走進院子,一老太太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大娘,我……我想問問這邊有房子租沒?"秦風愣都沒打一個,張口就編了個理由.

"沒有,這院子正准備賣呢,伙子,你找別家問問吧."

老太太心挺善的,走過來道:"這邊的房價便宜,一間房一個月六十塊錢就夠了,伙子你別吃虧了啊."

"謝謝大娘……"秦風聞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你們這住的好好的,干嘛要賣啊?"

"住了幾十年,我也不想賣啊,可是以前分的房子現在要拿錢買,這不是錢不湊手嗎……"

老太太挺健談的,幾句話就把事給清楚了,她有三個兒子一個閨女,都已經參加工作了,除了兒子在這四合院住之外,另外兩個兒子和閨女的單位都分配了樓房.

不過最近國家出了政策,單位分配的房子,可以折算工齡將其買下來,一套兩三萬塊錢的樣子.

要是只有一套房子還好辦,可老太太有三個兒女都需要錢,思來想去,就決定把這院子賣了,賣的錢除了給兒子買套房子之外,都補貼給另外三個兒女.

"大娘,這院子可不,能賣不少錢吧?"

聽到老太太的話後,秦風心中頓時一動,原本他的確是想在津天市租一套房子住,但看到師父的故居之後,秦風改變了想法.

"這房子好多年沒修了,不值什麼錢."

老太太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現在年輕人都喜歡住樓房,可這樓房有什麼好的?鄰居和鄰居互相都不認識,哪里比得上這幾十年的街坊們親啊……"

老太太明顯沒把秦風當成是買房子的人,話也沒什麼顧忌,居然將自己的底價都了出來.

這一套連上院子足足有三百個平方的四合院,老太太的底價只不過是十二萬塊錢,一平方還不到四百塊錢.

當然,就房產開革剛剛開始的第三年,很多人還都在等著單位分房的九七年而,這個價格也不算便宜了,

因為津天市一些新開發的樓房,這會也不過就賣六七百一平方而已,所以老太太的這套院子,問的人不少,但決定買的,到現在還沒有一個.

聽著老太太念叨了半天,秦風找了個借口退了出去,這次卻是沒有在街上溜達,直接帶著李天遠返回到了酒店里.

"風哥,我晚上就回去,對了,我爸爸想見你,你看行嗎?"

回到酒店後,秦風馬上給按照謝軒留下的傳呼號傳呼了他,回電話的先是一個中年人的聲音,在聽到要找謝軒後,話筒才被交到了胖子的手里.

謝軒話的時候有些忐忑,雖然他沒有出秦風在石市的作為,但卻是將"風老大"誇的像朵花一般,搞得謝大志對秦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行,來吧,我正好找謝叔叔還有點事."

秦風在電話里的回應讓謝軒放下了心,要以前在監獄里對秦風是敬畏,經過石市發生的那些事之後,現在的謝軒,對秦風簡直就是崇拜的五體投地了.

-----------------------

"謝叔叔,我是秦風!"

半個多時後,在海珠酒店的咖啡廳里,秦風見到了在石市也堪稱是個傳奇人物的謝大志,李天遠跟在後面也喊了聲老板.

謝大志四十出頭的年齡,長相和謝軒有些像,胖胖的臉龐給人一種十分樸實的感覺,身上的西裝略顯有些舊,但卻十分的乾淨.

"秦,我這兩年耳朵里聽到的可都是你的名字啊."

見到秦風,謝大志爽朗的笑了起來,招呼服務員要了幾杯咖啡和點心後,開口道:"我這兒子以前只知道打架惹禍,你的話比我這老爸還好使呢."

謝大志是那種很容易就讓人產生好感的人,他雖然比秦風大了二十多歲,但絲毫都沒有擺長輩的架子,完全將秦風當成同等的人來對待.

"謝叔叔,這可和我沒關系,謝軒自己懂事了嘛."

秦風聞笑了起來,俗話以見大,以點見面,像謝大志這種人,成功是有其道理的,即使他現在處于人生低谷,秦風相信他也能再度崛起的.

"秦風,你真的只有十八歲?"和秦風交談了幾句之後,謝大志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和秦風在觀察自己一樣,謝大志同樣也在觀察著他.

從進入咖啡廳後,謝大志就發現,秦風在這種地方沒有絲毫的拘謹感,反而自己的兒子和李天遠,表都有些緊張.

要不是秦風臉上無法遮掩的那絲稚嫩,他幾乎將對方當成一個生意場上的老狐狸了,這種年齡和談吐的反差之強烈,謝大志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是虛歲十八,其實還不到的."

經過家庭的變故和載昰幾年的熏陶,再加上秦風所得傳承中對江湖與人生的思想詮釋,秦風的心理,的確要比他的年齡成熟很多,即使比之謝大志,怕是也是不遑多讓.

"唉,我這兒子要是能像你一樣,我也不至于操那麼多心了."

謝大志歎了口氣,看著秦風道:"謝軒和你在一起,我很放心,秦風,你是打算在津天定居還是怎麼著?謝叔叔雖然這兩年不太順,但有些事還是能幫忙的……"

謝大志早年在津天投資了一塊地皮,但一直沒有啟動建設,在石市生意破產之後,他將希望都寄托在了這塊地皮上.

"謝叔叔,正好有事要求您呢."聽到謝大志的話,秦風笑了起來,這就是想睡覺有人送枕頭了.

"你,我在津天還是有些人脈的."

謝大志點了點頭,他為人比較爽直,當年做生意的時候不太計較利,所以在各地都有關系不錯的朋友,此次開發房地產,就是和津天本地的商人共同進行的.

秦風也沒隱瞞,開門見山的道:"我想盤下一家店鋪,另外再買一套院子."

"盤店鋪,買……買院子?"

饒是謝大志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也忍不住被秦風的話給驚呆住了,"秦風,這……這兩項加起來要不少錢吧?謝叔叔最近資金有些緊張,估計最多只能幫你五萬塊."

"錢我有,不用謝叔叔的,只要您出面就行."

秦風笑了笑,拉過身邊的背包,放在了謝大志的面前,道:"這里面一共有二十二萬,院子差不多十二萬能搞定,至于那家店鋪,七八萬也應該夠了,多出來的錢,我想請謝叔叔找人把院子稍微打理一下."

秦風去那四合院看過了,雖然整體結構沒什麼問題,但很多地方年久失修,顯得有些破敗,稍微修繕一下就可以了.

"二十二萬?秦風,你從哪來的這筆錢?"

謝軒並沒有對父親過他們所做的事,所以突然聽到秦風眼前的包里居然有20多萬的時候,謝大志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謝大志不是沒有見過錢的人,但一個十七八歲並且還是剛剛從監獄里出來的孩子,能拿出這麼一筆錢,著實讓他震驚了.

"淘弄古玩賺了點……"

秦風沒有細,而是把背包推了過去,道:"謝叔叔,您要是相信我,就幫我這個忙,不行的話,我就自己來處理……"

秦風並不是自己不能出面,但他有著自己的一些顧慮.

一來秦風年齡太,會讓人在信任度上打折扣,這年頭,別一二十萬了,有些家庭拿出一兩萬都困難的很,如果去辦理過戶這些手續的時候,秦風沒辦法解釋錢的來源.

二來秦風也不知道自己日後會選擇什麼樣的生活,但他可以肯定自個兒不會做個乖寶寶的,怕是會游離在法律邊緣,並不適合在這里留下太深的烙印.

所以思來想去,這事兒由謝大志出面是最好不過的,到時就是房產證明以及店鋪的手續上,他都不會使用自己的名字.

盯著秦風平靜如水的臉龐看了好一會,謝大志苦笑了起來,點頭道:"秦風,這忙我幫你了,不過我有個要求,你以後別喊我叔叔了,叫我老謝吧,我在你這年齡的時候,還只會上樹掏鳥下河摸魚呢……"

出這番話,代表著謝大志將秦風看成了和自己對等的人,不是因為年齡,而是對方心智上的成熟,他實在無法將秦風和自己那狗屁不通的兒子看做是同齡人.

"老謝?還是算了吧,我和謝軒是兄弟,這輩份不能逾越."

秦風搖了搖頭,做人要知進退,別人抬舉自個兒,更是不能得意忘形,單是從年齡上來,他叫一聲叔叔就是應該的.

"好吧,秦風,我這兒子以後就跟著你了."謝大志也沒矯,他雖然這兩年運氣不佳,但眼力卻沒失去,他能看得出來,秦風日後必成大器.

"對了,把你那房子和店鋪的事給我,有什麼要注意的沒有?"謝大志扯開了話題,他也很好奇秦風下一步想要做什麼.

PS:點擊,收藏,推薦票,一個都別少啊,諸位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