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布局(四)
"爺是京城來的."

俗話伸手不打笑臉人,年輕人回了一句之後,突然又惱怒起來,張口罵道:"你們這是什麼破地方,逛個街也能被人給偷了,還有你這個伙計,是不是天天都不刷牙的,嘴怎麼那麼臭?"

"年輕人,別生氣,是我店里的伙計不對……"

聶天寶順著年輕人的話應了一句,接著道:"伙子,你也沒受什麼傷,這樣吧,我給你一千塊錢,算是賠你這件衣服,咱們這事兒就此了結,你看成不成?"

聶天寶算是看出來了,這年輕人的做派,整個就是一個被家長給慣壞了的孩子,脾氣比他兒子還要臭.

不過能慣出這樣孩子的家庭,想必也不是什麼平民老百姓,聶天寶即使不想結交這樣的人,但肯定也犯不著得罪對方,這才出了個章程,想把事兒給了結了.

"聶叔,那……那他就白打我啦?"聽到聶天寶的話,一旁的周兵都快哭出來了,他這臉上兩個巴掌印還沒消退呢.

"你閉嘴,要不是看你媽的份上,我這就讓你走人!"聶天寶眼睛一瞪,嚇得周兵頓時不敢話了.

"嘴賤,活該挨打!"

年輕人沖著周兵揮了揮拳頭,眼睛卻是看向了聶天寶,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道:"錢拿來,正缺錢用呢,家里的老頭子摳門死了."

看到聶天寶遞過來的一千塊錢,年輕人伸手一把抓了過去,數也沒數一下隨手就塞到了褲子口袋里,道:"只要爺的東西沒事,這事兒就算了."

"東西,什麼東西?"

聶天寶和趙掌櫃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向那年輕人手中的黃綢布,從進門到現在,這年輕人始終將那疊成四方形的綢布緊緊的攥在手心里.

"你們管得著嗎?"雖然剛拿了別人的錢,但年輕人似乎並不怎麼領,翻了個白眼後,心的將那黃綢布給打開了.

"幸好沒摔壞,不然爺砸了你的店!"

年輕人並未將綢布完全打開,只是掀開一角看了下,馬上就像是防賊一般的將綢布給塞到了自己褲子口袋里,脫下了那件被撕破的衣服,道:"算你們運氣好,這事兒完了,爺走了,媽的,還要去派出所報警,逮住那偷,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這年輕人到也灑脫,將那破衣服一扔,施施然的就往店外走去,"一,二,三,***,還不喊住我?"

"哎,我哥,能等一下嗎?"

就在年輕人一只腳已經跨出門檻的時候,屋里忽然傳來了聶天寶的聲音,只是話的聶天寶沒有發現,背對著他的那個年輕人,長長的籲了口氣.

不用多,諸位自然也猜到了,這年輕人正是秦風.

秦風在自己的臉上稍微做了一些改動,顯得稍大幾歲,而眉毛上挑,又平添了幾分桀驁,就算是和秦風照過面的聶元龍看到,怕是也認不出自己當年的這個獄友了.

而前面那倆蟊賊,自然就是李天遠和謝軒裝扮的了,之所以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就是為了剛才顯露出那一對耳釘出來!

從第一天進入古玩街,秦風就在心里策劃著一個局,隨著對石市古玩市場的逐步了解,這個局也在他心中慢慢清晰了起來.

最後一天和《奇石齋》葛老爺子的閑聊,讓秦風心中的這個局趨于完善.

秦風不露聲色的從葛老爺子那里套出了石市翡翠市場的現狀,甚至連聶天寶手頭缺貨前往緬甸的事都打聽了出來,

原本今兒秦風並沒指望能碰到聶天寶的,但是他沒想到,那個嘴欠的伙計居然幫了自己個大忙,直接將正主給引了出來.

"喊我干什麼?"

停住了腳步的秦風轉過身來,臉上蠻橫之色盡顯,"我那件衣服可是花了兩千塊錢,怎麼著,感覺一千塊錢賠多了嗎?"

秦風今兒給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個來自京城的紈绔子弟,他的表演無疑很成功,一番話的聶大寶臉上滿是尷尬.

"兄弟,不是賠多了,是少了,少了."

聶天寶咳嗽了兩聲,從自己的錢包里又掏出了一千塊錢,笑著道:"既然兄弟是兩千,那就兩千好了."

"我一萬你也給啊?"

秦風沒好氣的嗆了聶天寶一句,聶老板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這***什麼孩子?怎麼如此好歹不分,葷素不忌啊?要是自己的兒子,非把他吊起來打不可.

"哎,我兄弟,先別急著走……"

看到這年輕人拿了錢又想開溜,聶天寶連忙拉住了他,很努力的從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兄弟,相遇即是有緣,做下喝杯茶再走也不遲啊!"

不過聶天寶的殷勤只換回了秦風的個白眼,不耐煩的擺了擺手,秦風沒好氣的道:"喝茶?我大叔,你的錢包被人偷了,不去報警還有心喝茶?"

"咳咳,兄弟,報警未必好使啊!"聶天寶拍了拍胸脯,道:"你要是信得過我老聶,回頭我找人問問,一准把你的錢包完整的給送回來!"

聶天寶知道,在古玩街上行竊的扒手,都是城東一個老混混的手下,以他的面子,就是那老混混也要賣幾分帳的,這番話的到不是在吹牛.

"什麼?偷都聽你的?你不會是個賊王吧?"

聽到聶大寶的話後,秦風的眼睛頓時瞪了起來,不過心中卻是在狂笑,怕是沒等你找人問,他們哥仨早就在火車上了.

"什麼賊王啊,不過是江湖上的人給面子罷了."聶天寶的臉上滿是苦笑,和這年輕人對話,簡直就是一種折磨,相比之下,自己那兒子真的是乖寶寶了.

"那成,你有事快,我回頭還有事要辦呢."秦風擺出一幅漫不經心的樣子.

"兄弟,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啊?"聶天寶忍著氣,和秦風套起了交.

"姓馬,哎,我你這人有完沒完啊?沒事我真的要走了."

秦風站起身來,嘴里不干不淨的罵道:"媽的,那出租車司機騙我這里有典當行,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典當行?"聶天寶和趙掌櫃不約而同的看向秦風的褲兜,眼睛同時亮了起來.

"不關你們的事,沒事我要走了."秦風的右手下意識的護住了褲兜,轉身就要往外走.

"兄弟,別急啊."

聶天寶一把拉住了秦風,這次沒有再拐彎抹角,而是開門見山的道:"兄弟,你剛才那布里面包著的,是件翡翠吧?"

秦風剛才打開黃綢布的動作雖然很快也很隱秘,但那一抹深邃的綠色,卻是沒能逃過聶天寶和趙掌櫃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