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布局(三)
"你……你竟然敢打我?"

一點都沒提防的周兵,被這重重的一巴掌給打愣住了,足足過了十幾秒鍾後才反應了過來,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的疼痛,周兵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

老實話,《玉石齋》在行里的名聲並不是很好,原因就在于聶天寶為人心狠手辣,為達到目的一向都是不擇手段.

當年做化肥生意的時候,聶天寶一邊花錢買通當地購銷社,一邊動用打手恐嚇那些去外地買化肥的人,如此才快速的積累了龐大的財富.

而原本這間《玉石齋》的門面,也是並不屬于聶家的,是聶天寶從新僵礦場拉來了二十多個生面孔的礦工,隔三差五的來搶砸一番,逼得原先那老板只能將門面轉給了他.

這事兒雖然沒見官家,但只要在古玩街開店做買賣的,沒有一個不知道的,所以平時那些人都會讓《玉石齋》三分,有了爭執一般也是忍氣吞聲.

周兵雖然只是個伙計,但仗著《玉石齋》的"名頭",平日里在古玩街也是橫行慣了的,哪里像今天這樣挨過打?

"媽的,爺打的就是你,看你那臭嘴還往外噴糞嗎?"

更讓周兵沒想到的是,他話聲剛落,左邊臉頰又是一疼,卻是對方掄圓了胳膊,重重的又賞了自己一耳光.

"老子和你拼了!"

這次周兵反應的到是極快,那一張臉在羞怒下變得通,口中"嗷嗚"了一聲,沖上去就和對方厮打了起來.

中國最不缺的就是喜歡看熱鬧的人,尤其是在這游客如織的古玩街上,兩人剛撕扯在一起,周圍就呼啦啦的圍了一圈人,將《玉石齋》的大門圍得是水泄不通.

"混賬東西,在店門口打什麼架?"

台階上的聶天寶面色陰沉如水,要不是周兵是他遠方八大姑舅子的弟弟,聶天寶早就將這好吃懶做的子給開掉了.

聶天寶並不排斥武力,他自己個兒就沒少用歪門邪道的路數去解決問題,但堵在自家店鋪的大門口打架,這智商得低成什麼樣啊?

"打啊,打臉呀!別老是撕衣服!"

"咳,踢他下三路,一腳就放倒了啊!"

"眼睛,打眼睛,先讓他看不到再!"

且不聶天寶在那邊氣惱不已,圍觀的那些人,卻都是些不怕事大的,看得叫一個暢快,更有甚者還在旁邊出謀劃策加油助威,恨不得兩人拼個同歸于盡.

不過場內的兩個主角,還都不像是會打架的人,各自撕扯著對方的衣服,空不出來手往臉上打啊,你來我往的雖然打的挺熱鬧,到是都沒受什麼傷.

只是先出人的那個年輕人,穿的是件綢緞衣服,似乎不怎麼禁拉扯,只聽"嗤啦!"一聲,他胸襟到口袋的那塊布,被周兵一下子給撕爛了.

一個巴掌大的疊成四方的黃綢布,隨著衣服的破裂,從那個年輕人的口袋里掉在了地上.

正死命拉著對方的周兵,也沒想到對方的衣服竟然這麼不禁拽,一時收不住力,往後連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八蛋,敢撕爛爺的衣服?"

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撕破,那年輕人頓時破口大罵,搶上前去就准備用腳踹周兵.

不過當發現衣服的口袋也被撕爛的時候,年輕人忽然面色大變,顧不上去踢周兵,回頭將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綢布死死的抓在了手里.

"媽的,爺的東西要是摔壞了,我要你的命!"

撿起東西的年輕人眼冒凶光,上前去狠狠的一腳踹在了周兵的胸口,正要乘勝追擊的時候,耳邊忽然傳出一個聲音:"夠了,還有完沒完?"

"你算哪根蔥?爺打人從來沒夠!"年輕人正待再踢的時候,只感覺左手一麻,卻是被人攥住了手腕,往後拉退了幾步.

"子,你被人偷了,打我店里的伙計干什麼?"

出手制止那年輕人的正是聶天寶,他這會早就被氣的半死了,如果不是現在自個兒也算有身份的人,估計聶天寶都要卷子和那年輕人干上一架了.

"你店里的伙計嘴太臭了,該打!"

被聶天寶拉住的年輕人依然不饒的,口中罵罵咧咧道:"爺被人偷了包,這王八蛋看熱鬧不,竟然還敢把爺的衣服扯破,我告訴你們,要是爺的東西被摔壞了,我叫人砸了你這破店!"

"哎呦,口氣到是不?"

聶天寶被這年輕人給氣樂了,不過仔細打量了對方一番,心里卻是"咯噔"一聲,難聽的話倒了嘴邊硬生生的又給咽了回去.

這一口一個爺的年輕人,年齡應該在二十歲左右的樣子,相貌十分端正,但眉角處上挑,使得整個人顯得有些輕浮和蠻橫.

不過這年輕人的穿著十分考究,做這一身綢緞面料的衣服少也要千兒八百的,而且在他的手腕上,還戴著一串色澤黝黑的手鏈,看上去像極了葉檀的料子.

聶天寶在石市能黑白通吃,這眼力介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眼前的年輕人雖然年齡不大,但這一身做派,卻是讓聶天寶產生了疑慮,因為他犯不著為了這屁大點事去得罪人.

"怎麼著,不信我的話?"聽到聶天寶的話後,年輕人眉頭一挑,道:"要不咱試試,三天之內爺要不讓你這店關門,爺給你姓!"

"哎呦呵,跑到咱們旗街來耍橫了?"

"聶老板,試試就試試,您還怕這毛孩子嗎?"

"就是,這人話口氣忒大了,聶老板,打個個花兒為什麼那樣!"

聶天寶尚未開口話,圍觀的人到是不答應了,一個個義憤填膺的紛紛出口聲討起來,不過聲音喊的雖響,卻是沒有一個上前的.

"各位,只不過是點矛盾,至于鬧那麼大嗎?伙子,進店里把,老聶給你賠個不是!"

聶天寶眼睛滴溜溜的一轉,伸手就拉那年輕人往《玉石齋》走去,回頭道:"諸位都散了吧,怎麼著,還想老聶請你們吃飯啊?"

能從底層做起積累了億萬身家,聶天寶從來就沒感覺到臉皮值多少錢,他絕對是那種拿得起架子也舍得了臉面的真人.

外面那些起哄人的心思,聶天寶也清楚的很,無非就是看這年輕人蠻橫,似乎有些來頭,想挑撥自己和這人對上.

明白了這環節,聶天寶自然不肯上當,誰知道這年輕人有什麼背景?萬一是個來頭大的,自個兒到時都找不到地方哭去,聶天寶可是認識謝大志的,那哥們的事兒就是前車之鑒.

見到沒熱鬧看了,圍觀的人頓時一哄而散,幾個挑撥未成的古玩店老板罵了句老狐狸之後,也是各回各店了.

"怎麼著,把我騙進來,你們想干嘛?"

年輕人進到店里之後,明顯的有些膽怯了,不過嘴上卻是不服輸,嚷嚷道:"你們敢動爺一手指頭,明兒我就叫人砸了你的店!"

"別啊,我哥,只是個誤會而已,至于喊打喊殺的嗎?"

看到那年輕人臉上一閃而過的懼色,聶天寶的心頓時放松了幾分,開口笑道:"哥,你不是石市人吧?怎麼跑這兒晃悠,又那麼不心,把錢包給丟了啊?"

聶天寶早就聽出來了,這年輕人話的時候,一口流利的京片子,這也是他甯事息人的主要原因之一,京城的官實在太多,不定這年輕人身後就有自己惹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