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布局(二)
相比色調單一的白玉,翡翠的色彩無疑要更加豔麗奪目,雖然在石市的珠寶飾品市場出現沒幾年,但已經非常受年輕女孩們的青睞.

品質高的上品翡翠,在一些商人圈子里也是很有市場的.

自從聶天寶有次出席商會活動時,故意在手上戴了一個冰種陽綠的戒面後,佩戴翡翠戒面,宛然成了一種身份的象征.

而那些老板太太們,對極品翡翠也是非常推崇,聶天寶這次去緬甸的目地,就是想購買一些好的翡翠原石,用來滿足石市以及周邊城市高端翡翠市場的需求.

"對了,老板,這次去緬甸進的原石怎麼樣?我聽葛老板那里也進了一批貨,咱們剩下的成品可是不多了呀."

話題從聶元龍身上轉移開來,趙掌櫃的表自然了許多,畢竟他也不想參合到老板的家事里,這聶天寶有時可不是個講道理的人.

"嗨,老趙啊,這不出去,真是不知道世界有多大啊……"

聽到趙掌櫃提到緬甸的事,聶天寶精神一振,開口道:"這次在緬甸遇到了一個標王,三十公斤重的原石,老趙,你猜猜最後多少錢被人拍下來的?"

"三十公斤不算大料吧?去掉石皮,就算里面的玉肉不錯,也就值個幾百萬吧?"趙掌櫃沉吟了一下,伸出了個巴掌,試探著道:"五百萬?"

"五百萬?乘以六還差不多!"

聶天寶歎了口氣,"原本以為我生意做的就不了,和那些香港人比起來,真的是窮子進城……沒見過世面啊,那塊石頭我也投標了,可出的價連標底的零頭都沒有!"

要聶天寶此次去緬甸,還真是受到了不的打擊,他這十多年積累下來的身家,差不多也有上億了,這在石市已經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富豪了.

當然,聶天寶的這些資產絕大部分都是投資和固定資金,聶天寶此次去緬甸只帶了相當于六百多萬人民幣的美金,按照他所了解的玉石行,這些錢應該能買到一些不錯的原石.

但是聶天寶沒想到,由于最近緬甸國內動蕩的緣故,翡翠原石的價格突然上漲了不少,而且還是求大于供,散戶手上的原石幾乎都被實力強大的商家一掃而空.

無奈之下,聶天寶只能去參加緬甸獨有的翡翠公盤,也就是這次公盤,讓他備受打擊,因為六百萬的資金,在那里面連個浪花都掀不起來.

聶天寶一共投標了十二塊料子,但最後無一中標,無奈之下,他只能花高價買了一些別人賭漲了的翡翠,總算是沒空手而歸.

"周,你先去門口轉轉."

聽到聶天寶的話後,趙掌櫃的遲疑了一下,將店里的伙計趕出去之後,開口道:"老板,天泓集團李老板的太太,前段時間可是要訂一套上品的翡翠飾件的,您看這怎麼辦?要不……咱們給推了吧?"

趙掌櫃原本等著聶天寶去緬甸進來好的原石,加工成品之後就賣給李老板的,可看眼前這形,那些原石顯然有些不太盡如人意.

"不行,不能推掉!"

聶天寶搖了搖頭,面色陰沉的道:"老趙,你在這一行的時間比我長,應該明白,咱們沒有的貨別人有,那日後在客源競爭上就不占優勢了,我可不想被葛老頭給壓著."

"老板,那怎麼辦?咱們手上確實沒貨啊,總不能一直拖著李老板吧?"

趙掌櫃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他在玉石行混的時間是長,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也不能憑空變出一套極品翡翠來啊.

聶天寶咬了咬牙,道:"這樣吧,我明兒就去京城,看看能不能從別人手上買一套成品,這樁生意就算是做賠了,也不能砸了招牌!"

天鴻集團是石市最大的一家私企,老板李工亮背景十分深厚,傳聞在省里和京城都有靠山,聶天寶雖然也是石市名人,但與他相比,還是要遜色三分的.

所以聶天寶就算賠本,也不願意李工亮從《奇石齋》那里購買翡翠,這關系到《玉石齋》的信譽和面子問題,他在石市商界可丟不起這人,而且這也關乎到日後《玉石齋》在石市翡翠市場的份額問題.

趙掌櫃點了點頭,道:"那也只能如此了,老葛在行當里人脈廣,不定還真能拿出好料子來."

"媽的,這翡翠與和田玉不一樣,只有緬甸那鬼地方才出產,對了,老趙,有沒有什麼別的……"

聶天寶憤憤不平的罵了一句,雖然話沒完,但趙掌櫃臉上卻是露出了然的神色,他知道老板在琢磨什麼心思.

和田玉以白為貴,但白玉並非只有和田玉一種,像青海玉,俄羅斯玉,都有上好的白玉,不過價錢,就要比和田玉低上很多了.

所以在玉石行里,用青海玉或者俄羅斯玉冒充和田玉的況是比比皆是,這幾乎已經成了行內的潛規則.

就像聶天寶這家《玉石齋》玻璃櫃里擺著的和田玉籽料掛件,其中有一大半都是用價格便宜的俄羅斯玉來以次充好的.

但讓聶天寶頭疼的是,翡翠只出產在緬甸,幾乎沒有可以替代的玉石,國內的玉石商人對其接觸不多,在石市,聶天寶就算是最早的一批人了.

更重要的一點是,聶天寶只聽聞翡翠原石可以在表皮上做些手腳,對里面的翡翠,還沒聽聞有什麼手段作假的.

"老板,我以前接觸的都是軟玉,對翡翠的了解實在也不多,這個真不好."

趙掌櫃搖了搖頭,他今年才五十來歲,從接觸這行玩的就是和田玉,也是近些年才關注到翡翠的,和聶天寶也是半斤八兩的水平.

"哎,我你這兩個兔崽子,不想活啦?"

正當聶天寶在和趙掌櫃著話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砰"的一聲響,緊接著店里伙計的叫聲也隨之響起.

聶天寶愣了一下,轉頭向敞開著的大門外看去,卻只發現兩個一胖一壯的年輕人,正拼命的往前跑著,幾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滿是游人的街道上.

"周兵,怎麼回事啊?這人是誰?"聶天寶走到了門口,這才發現在門口的地上有個年輕人捂著臉摔倒在了那里,不由皺起了眉頭.

"聶叔,這子的錢包被人偷了,本來已經抓住那偷了,誰知道還有同伙,給了這子一拳,剛才那兩人跑的時候,撞了您的車一下."

名字叫周兵的那個伙計,聽到聶元龍的問話後,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其實剛才這人在店外那攤子看東西的時候,周兵就已經發現他被偷給盯上了.

實話,那個胖胖的偷手法真不怎麼樣,本來錢包都已經給夾出來了,他手一抖,居然差點掉在了地上,要不然那子也不會發現的.

周兵是聶天寶家的一個遠房親戚,這子也是一肚子壞水,權當是在看熱鬧了,剛才那年輕人挨打的時候,他就差沒就叫出好來了.

要不是最後那個高壯偷逃跑的時候撞到了車子,周兵連話都懶得,這樣的事在古玩街並不少見.

"車子沒撞壞吧?沒壞就讓他走吧,擋在這里不耽誤生意嗎?"

聶天寶皺了皺眉頭,也沒當回事,這古玩街上外地游客眾多,龍蛇混雜,幾乎每天都有人丟錢包,只要不是在他店里被人偷,聶天寶才不願意管這閑事呢.

聽到老板發話了,周兵走下台階,抬腿踢了那捂著眼睛的年輕人一腳,道:"喂,子,沒事吧?沒事趕緊滾蛋,別像個柱子似的杵在這里!"

"我操你大爺的,竟然敢踢你家爺?"

只是讓周兵沒想到的是,那個剛被人打了一拳的年輕人,忽然暴怒了起來,抬起右手,"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周兵的臉上.

ps:第二更,做人要厚道,看書要投票啊,拜托諸位,支持幾張推薦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