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做舊(完)
雖然用強酸加工過這塊石頭,但有些地方還是會留下一些瑕疵

秦風下刀的時候,只挑揀綠意最濃豔,種水最純淨的地方,顏色稍有不對,就被他給剔除了出去

兩個多時過後,那足足有兩個拳頭大的"翡翠",已經被分解成了三塊,其中的兩塊只有大拇指大,另外一塊和嬰兒巴掌差不多,這也是整塊料子中的"精粹"部分

此時也到了中午,秦風在紙上寫了一些材料,打發李天遠去買飯菜的時候順便給捎帶回來,這才將注意力又集中在三塊料子上

正式開始雕琢後,秦風的動作放緩了許多,每一刀刻下均是勻稱有加,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耳環的工序比較簡單,半個多時就已經成型了

但佛像就要考究雕工了,從佛像的面目到衣著,甚至連一些褶子都要給凸顯出來,這對雕工的手藝是個很大的考驗

秦風整整雕琢了兩個多時,一個面目慈祥張口大笑的彌勒佛形象,出現在了秦風的掌心之中

"師父的不錯,我還真的天生就是吃這行飯的"

端倪著手中的"翡翠"佛像,秦風心中充滿了自豪,他以前也用別的東西練過手,但眼前的三個物件,無疑是他最為成功的作品

難度不大的那對"翡翠"耳釘就不了,這個佛像的工藝卻是極為精湛,刀法雖然非常簡練,但看上去卻像是"疏可跑馬,細不透風"

而且秦風充分的將這塊料子給利用了起來,用的手法正是現在日益衰落的北派雕工技藝,工整大氣,放在行家人眼中,絕對是出自大師之手

"胖,遠子呢?還沒回來?"

剛才秦風心無旁騖完全沉浸在雕琢之中,此刻一旦松懈下來,頓時感覺肚子"咕咕"直叫,別看這的手工活,卻是幾乎耗盡了秦風所有的氣力

"風哥,誰知道遠子哥去哪了?這都出去好幾個時了"

在秦風雕刻的時候,謝軒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眼下見到完工了,話的聲音才大了幾分

"風哥,我回來了……"

只是謝軒話聲剛落,院子門口就傳來了李天遠的聲音,從門外走進來的李天遠額頭滿是汗水,就連衣服都濕透了,好像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般

"遠子,干嘛去了?不就是讓你買點東西嗎?"看到李天遠的模樣,秦風和謝軒都吃了一驚,這哥們不會掉河里去了?

秦風所需要的材料,雖然比較少見,但他已經指明了在那些地方有賣,按理李天遠不至于搞的如此狼狽?

"風哥,風老大,您的輕巧,可那些東西,我跑遍全城才給買齊了……"聽到秦風的話後,李天遠頓時叫起了撞天屈

原本多去幾個地方到是沒什麼,但晦氣的是,李天遠在城東買最後一件東西的時候,卻發現身上的錢不夠了

死纏爛打磨著讓那老板便宜賣了東西,但加悲劇的是,買了東西之後,李天遠身上連一毛錢都翻不出來了

城東到這院子一東一西,兩者之間相隔了近十公里

李天遠雖然以前挺混蛋的,但卻是個要面子的人,不好意思坐霸王車,只能靠著雙腿跑回來了,20里路下來,他也就成了眼前的這幅模樣

"你……你也就只能去敲詐學生了"

做個公交車不過就一塊錢而已,這哥們居然能一根筋的跑回來,虧得他還是進過少管所的,聽完李天遠的話後,秦風是哭笑不得

"行了,吃東西……"看到李天遠累的那樣子,秦風也不忍心他了

"風哥,我……我手上一分錢都沒了,咱們晚飯沒著落了呀"跑了這二十里路,李天遠腦子里終于有了錢的概念了,之前都是謝軒保管,用不著他操心

"我這還有十塊錢,晚上就買十塊錢的燒餅吃"

秦風聞愣了一下,搜遍全身也只找出來了十塊錢,其它的都交給李天遠買那些材料了

"那……那明兒怎麼辦啊?"謝軒眼巴巴的看向了秦風,道:"風哥,要不明兒我出攤?運氣好了糊弄幾天的飯錢還是沒問題的"

"出攤?算了"

秦風笑了起來,指了指那三件成型的"翡翠",道:"這東西做出來不是當擺設的,明兒出手之後,晚上咱們就離開石市,你們有要帶走的東西,早點准備一下"

"明……明天就離開?咱……咱們去哪啊?"

秦風的話讓謝軒和李天遠都愣了,尤其是李天遠,他長這麼大就沒出過石市一步,乍然聽要離開,心中不禁有些惶然

"去津天市,前段時間不是給你們過了嗎"

秦風拿出李天遠買的饅頭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道:"這些東西能換點本錢,咱們以後做點買賣,總歸是能養活自己的"

之所以選擇去津天市,一來是因為津天市靠著京城,三教九流人員複雜,玩古董的人是多不勝數,秦風准備將那里作為落足發展的根基

還有重要的一點原因,就是當年帶走秦葭的那列火車,在津天市貨場停留的時間是最長的,秦風有理由懷疑,妹妹就是在那里走丟的

謝軒的父母就在津天市,他對秦風的這個安排到是不怎麼排斥,不過李天遠就有些糾結了,平時不怎麼回這個家,此刻一旦要離開,他還真有點舍不得

秦風這會也沒心思去給他做思想工作,吃飽飯後,拿著他讓李天遠買的那包東西進了房間,當然,身後還跟了個尾巴謝軒

拿出了那三件成型的"翡翠"飾品擺在面前的綢布上,秦風看了一眼謝軒,道:"胖,這些手藝不是一時半會能學會的,你要是真感興趣,以後可以拜個師父,津天市可有不少老藝人的"

秦風之所有這手雕工,那是被載昰給逼出來的,他雙手的微控能力極強,連世界上最難演奏的鋼琴曲都能隨手彈出,雕工相對反而簡單了一些

不過沒有基礎的謝軒想要吃這行飯,卻非要下一番苦力不可,就他那胖得像胡蘿蔔一樣的手指,不練的皮包骨頭,甭想出成績

交代了兩人幾句不要帶太多東西之後,秦風吃過飯後,將自己關在了房間里,這次卻是連謝軒都沒讓進去

俗話教會徒弟餓死師父,秦風不能不留上一手,因為他此刻要做的,是將這三件"翡翠"飾品拋光做舊,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打開了李天遠帶回來的那個袋子,秦風拿出一袋呈膏狀的綠色粘稠物,這東西叫做氧化鉻,用它來拋光,會使漿體變得厚重,顯現出一種年代感

氧化鉻干燥的十分快,將氧化鉻均勻的抹在三件器物上等了也就是十來分鍾後,,秦風取出一張砂粒細至兩千目的砂紙,輕輕的在"翡翠"表面打磨了起來,

這個過程秦風一共重複了三遍,飾品的表面經過打磨後,變得有些黯淡,像是包上了一層薄薄的漿體

完成了這個工序,秦風又從袋子里找出了一包粉末

這玩意叫做鑽石粉,當然,雖然名為鑽石粉,其實不過是金剛石研磨出來的,真正的鑽石粉,恐怕就是整個石市都找不出來

把鑽石粉塗抹在翡翠上,秦風開始用硬毛刷拋光起來,那一對耳釘到是好辦,但彌勒佛掛件卻需要細活,那些紋路,秦風是拿著牙簽一點一點捋出來的

最後秦風找出了那塊李天遠從鞋店搞來的純牛皮,將幾個物件放在中間拋磨了起來,這個過程整整用了兩個時

當三件飾品全部拋光完成後,那一對耳釘的翡翠蛋面,變得綠意盎然又濃豔美麗

那深邃的色彩將這"翡翠"所有的瑕疵盡數遮掩了起來,就連秦風看得都有些癡迷,他相信,就憑這石市的翡翠鑒定水平,一准發現不了其中的破綻

而那個彌勒佛掛件,則是呈現出另外一種美

整個佛像掛件通體透明,將手指按在後面,幾乎可以清晰的看到手指紋理,精湛的雕工加上那厚重的滿綠色,竟然給人一種肅穆的感覺

"***,差點忘了打孔,孔內也需要重拋光"

看的入迷的秦風,忽然拍了下腦袋,他明兒要是就這樣拿出去,那估計是本世紀古玩行中最大的一個笑話了

又耗費了幾個時,秦風將所有的工序全都做完後,從身上取出了一截三股的繩,這玩意是他從葛老爺子店里"順"來的

這繩也有講究,手工編織完成後,要放在特殊的藥水中浸泡,帶在身上十年都不帶磨斷的,要是花錢買的話,這麼一段就值一百多塊錢

用一種很奇特的手法,秦風將繩穿在了彌勒佛上,將其拿在眼前,那種驚心動魄的美,讓秦風都無法分辨出了真假

至于那一對耳釘,則是被秦風用稍微褪了一點顏色的老銀給鑲嵌了起來,再經過一番處理,耳釘頓時多了一絲滄桑的年代感

PS:第二,既然華氏溫度多此一舉,水溫改為蒸汽算了,另外鐵盆改為瓷盆,謝謝朋友們的指正,這些哥們看書挺仔細,咋就沒投票的習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