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做舊(六)
"真困,誰家的雞又在打鳴了?***,老子晚上非得偷過來給燉了!"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李天遠伸著懶腰從屋里走了出來,抬眼就見到秦風和謝軒蹲在廚房門口,不由愣了下,"風哥,你們倆怎麼起那麼早?"

"不是起的早,是根本就沒睡!"

謝軒頭也沒抬的回了一句,眼睛死死的盯在地上,好像那里有什麼稀世珍寶一般.

"不睡覺你們折騰啥?"

李天遠伸過頭去看了一眼,興趣乏乏的道:"不就是塊石頭嗎?我你子還當成寶貝了."

李天遠渾身上下從頭發絲到腳後跟,都找不到一根雅骨,那塊石頭雖然亮晶晶的很是漂亮,但他根本就沒放在眼里,退了幾步到院子里,開始站樁練起功來.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看到李天遠的舉動,謝軒聲嘀咕了一句,不過馬上又將注意力放在了那塊剛剛從強酸中取出的翡翠上面.

"真漂亮啊!"

看著那近乎透明的一大塊翡翠,謝軒忍不住呻吟了出來,要不是知道這玩意是被強酸腐蝕過的,他恨不得將其抱在懷里細細把玩.

"師父教的法子果然有用!"

秦風臉上同樣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以前聽的是理論,但應用到實踐中後,秦風才能真切的感受這種變化所帶來的強烈視覺沖擊.

其實在開始之前,秦風心中也是有些疑慮的,一塊黑乎乎的石頭,在短短的一夜之間,就變得晶瑩剔透,這簡直就是點石成金的本事.

"風哥,咱們就拿這個出去賣?"

謝軒看向了秦風,眼中滿是崇拜的神色,如果不是從昨夜就一直盯著,他怎麼都無法相信石頭能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你當造假那麼容易?還有好幾道工序沒完成呢."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胖,去燒火,再把這塊石頭給加熱!"

"哎,風哥,是212度不?我一准掌握好火候!"

雖然一夜沒有睡覺,但胖子可是精神十足,興沖沖的蹲到灶台邊去引著了火,將那鍋中接滿水燒了起來.

秦風把那塊已經處理完晶粒與晶粒之間雜質的石頭放到水里,然後將那盆刺鼻的強酸倒在了下水道中,用清水仔細的沖洗了好幾遍之後,這才拿出了昨兒買的鉻鹽液.

鉻鹽是無機化工的主要產品之一,為重鉻酸鈉和鉻酸酐,同時還有少量的重鉻酸鉀,氧化鉻綠,堿式硫酸鉻及部分含鉻顏料等.

鉻鹽的應用十分廣泛,主要用于電鍍,鞣革,印染,顏料,醫藥,催化劑,氧化劑,玻璃陶瓷,磁性材料,木材防腐,金屬拋光等方面.

除了這些作用之外,鉻鹽還可以作為一種顏料,被人為的注入到翡翠之中.

將翡翠在高達212度的水中煮半個時後,馬上放入鉻鹽液之中,鉻鹽就會滲透在翡翠晶格內,使其呈現出美麗誘人的綠色.


只是和民用鉻鹽不同,這種方法會使得加入鉻鹽液的物體中,蘊含著一種有害放射物質,如果長久接觸的話,會對人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響.

所以在教給秦風這個手法的時候,載昰曾專門叮囑過,盡量少作假,這種方子的確是有違天和.

不過秦風也沒完全按照載昰所教的流程走,這塊翡翠在剔除雜質並且注色之後,保存的周期將會十分短暫,到也不虞對佩戴者造成致命的傷害.

"風哥,好了!"半個時後,秦風耳邊響起謝軒的喊聲.

"成敗就在此一舉了."秦風拿起舀子,心翼翼的將原石放入到鉻鹽液中,純淨的石頭上,頓時顯現出一絲鉻鹽的淡綠光澤.

想要實施自己的計劃,這塊翡翠是必不可缺的一個環節,以秦風現在的年齡,想要空手套白狼未免有些不現實,而盆里的盆里,就是他取信于人的重要道具.

"風哥,這怎麼像染布似的?"沾染了滿臉黑灰的謝軒鑽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著盆中的石頭,問道:"風哥,這玩意要泡多久?"

"兩個時就差不多了,胖,你去睡會吧."等原石加工完畢,需要的就是手藝活了,那個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學得會的.

"不要,風哥,我要看著!"謝軒揉了揉滿是血絲的眼睛,搖了搖頭,這件事他是從頭到尾都參與了的,心中的那份期待感,並不比秦風差多少.

"遠子,過來!"

看到李天遠正在站樁擺架子,秦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哥倆在為以後的幸福生活忙碌著,這子到是好,整個一甩手大掌櫃的.

"風哥,怎麼了?我練錯了嗎?"聽到秦風的喊聲,李天遠一臉的緊張.

"你腦子里除了練功就不能裝點別的東西?"

秦風沒好氣的道:"這會別練了,去買點早點,別只買燒餅,多買點肉包子,我和胖都餓壞了"

"哎,我這就去!"

俗話半大子吃窮老子,李天遠昨兒吃的喝的也早就消化掉了,這會肚子正餓呢,聽到秦風的話後,連忙屁顛屁顛的去買早飯了.

吃過早飯,秦風打發"不求上進"的李天遠繼續站樁,自己則是和謝軒蹲在了那放著翡翠原石的鐵盆旁邊.

等到兩個時的時間過去後,秦風將盆中的鉻鹽液倒了出去,頓時,一塊通體碧綠,晶瑩剔透的翡翠,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真……真漂亮啊!"

看著那在陽光下呈現出深邃綠色的翡翠,謝軒眼中滿是迷醉的神色,他怎麼都無法將這塊翡翠和昨兒的那塊破石頭關聯在一起.

"漂亮是漂亮,不過就是假的!"

秦風將盆端到水龍頭下面,反反複複的沖洗了很多遍,當水流沖刷在石頭上時,似乎也被那股綠色所感染,渲染的整個池子都變了顏色.

"這麼漂亮,假的也認了!"謝軒看向秦風,央求道:"風哥,留下一塊,給我打磨個戒面吧?這東西真的太好看了!"


謝軒曾經見過父親的一個朋友,戴了個綠色的翡翠戒面,不過那戒面的光澤和綠意,比起眼前這塊,卻是又差的遠了.

"剛才不是和你過了嘛,這東西有害,你想找死我到是無所謂!"

秦風將那塊翡翠拿在手中,迎著陽光仔細的看了一會,這才扭頭道:"咱們的工序太過簡單,那鉻鹽液也是工業上用的,不定就含輻射性放射性,這樣的玩意你也敢戴?"

秦風到不是在嚇唬謝軒,載昰教他這方子的時候,就曾經給他過一個故事.

事發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三十年代,有個專營玉石的老板,花費了很大功夫,請教了當時國內不少的化學專家,做了許多的實驗後,琢磨出了這個方子.

當時國內所出現的極品翡翠,基本上都是出自此人之手,幾乎形成了壟斷,在硬玉的買賣上,無人能與他抗衡.

但就在這個老板生意興隆的時候,突然傳出了他的死訊,有人在他的手上,發現了一個鴿子蛋大的帝王綠戒面.

這個東西,引起了當時那位宋家三姐的關注,但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個戒面居然是個假的,而且經過鑒定,戒面會輻射出對人體有害的放射線.

為了消弭買得翡翠那些人的恐慌,這個消息只是在很一個圈子里流傳的,但是制假的方子卻由此被傳了出去.

載昰就是那會得到的方子,但是隨後日軍侵華戰亂紛起,作為玩物的翡翠,也逐漸被人遺忘了,到了現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了.

"怎麼著,還想要嗎?"給謝軒講完那個故事後,秦風笑眯眯的看向了他.

"風哥,我還沒活夠呢."謝軒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有些惋惜的道:"這麼漂亮的東西不能用,真是太可惜了."

"真的帝王綠翡翠,比這還漂亮,現在國內對翡翠並不是很重視,以後咱們可以在這上面多關注一下."

雖然得到了外八門的傳承,但是秦風並不想攪入到江湖那攤渾水之中,對于未來,他心中已經有了些模糊的規劃.

當然,眼前最緊要的,就是將這塊翡翠原石變成飾品,然後再出手賣出去,經過幾道加工,模子算是出來了,但後面還有最重要的兩個步驟.

"手鐲太費工,而且傳中的那對鐲子也有些瑕疵,干脆就做一對耳釘和個佛像吧,反正那位被人稱作是老佛爺!"

將那塊翡翠拿在手中,秦風的雙手都被蒙上了一層綠色的光澤,沉吟了好一會,秦風終于在心中下了決定.

這幾天開銷不,秦風也知道沒多少余糧了,當下回到屋里,將自己昨兒買的那套刻刀給拿了出來.

"手要穩,眼要快,下刀的時候千萬不能猶豫!"

想著師父所教的一些訣竅,秦風那軟弱無骨的雙手,在翡翠表面劃動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秦風的雙手還顯得有些生疏,但十分鍾過後,秦風的動作已經變得嫻熟了起來,落刀之處,玉石的碎屑殘渣不斷往下掉落著.

PD:昨兒可是三更,不過推薦票一直在周榜第四晃悠,朋友們再加把勁,咱們沖上去吧,求推薦票!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