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做舊(下)
"風哥,咱們怎麼又回來了?"

在旗街的古玩城轉悠了半天之後,謝軒發現,秦風帶著他又回到了昨天來過的白佛街,這讓他愈發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了.

"跟著我就好了,多看少問!"

秦風擺了擺手,不過這次他進入古玩街後,卻和昨兒到處閑逛不同,直接往街口一家經營玉石的店鋪走了過去.

這家名為《奇石齋》的古玩店門面也不,正堂是打通了的三間通鋪,後面還有一個院子,不過那是主人招待朋友喝茶聊天的地方,客人卻是無法進去.

《奇石齋》,顧名思義,除了經營玉石之外,還有各種造型各異的奇石,從數公斤到數百公斤的石頭,在店門口擺了好大一攤子.

"嘿,朋友,你們兩個又來了?"

見到秦風進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站起身,笑道:"來,來,你看看我這塊料子怎麼樣?正宗的和田玉籽料,這麼大的塊頭可是很少見的."

老頭是這《奇石齋》的老板,姓葛,單名一個俊字,只是那鼠目獐頭的長相卻和名字有點不搭,即使年輕上三十歲,也和英俊二字沒啥關系.

雖然人長得不怎麼樣,但葛俊在石市古玩玉石行里名聲卻不,他這家店也是石市比較早的玉石店,相比起來,聶家只是行里的後起之秀.

被葛俊招呼過去後,秦風也沒客氣,拿起他放在案板上的那塊玉石就看了起來,過了半晌之後,開口道:"老爺子,這籽料通體潔白,色澤光潤,最難得居然有拳頭大,是很少見,是個稀罕玩意兒."

昨兒來逛白佛街,秦風在這店里呆了足足有兩個多時,和這位葛老爺子談的很是盡興,葛俊人老成精,到是沒有因為秦風年齡而看于他.

"你子跟誰學的這些啊?"

葛俊拿過秦風手里的和田玉籽料,心翼翼的將其收入到櫃子里,回身道:"秦,你還在上學吧?家里也是玩石頭的?"

"老爺子,我家是揚-州的,從跟著長輩學雕刻,所以對石頭也懂點."

秦風笑著指了指謝軒,道:"有個姑姑住在石市,這不是來看她的嗎,喜歡這玩意,所以讓我表弟帶我來轉轉."

秦風話的時候表非常自然,而且話中也帶了那麼一點江南口音,這做玉石生意的,幾乎都和揚州那邊的工廠有著聯系,葛俊早就聽出來了.

"天下雕工出揚-州啊,怪不得,原來是家學淵源……"

聽到秦風的解釋,葛俊頓時釋然了,昨兒他還在心里嘀咕,哪兒冒出秦風這麼個人兒,對玉石工藝以及品質竟然如此精通?

玉分南方工藝和北方工藝,每種雕工都有各自的特點,如北派,海派,蘇派……或大氣,或奇巧.

當今市場上,南方工占市場80%的分量,而北方工不到20%,而揚-州作為南方工藝的大本營,玉石名家多不勝數.

葛俊雖然和玉石打了大半輩子的交道,但也未必全部識得揚-州琢玉名家,想了半天沒想出哪位是姓秦的,只能作罷.

"秦,今兒來我這,不會是又想和老頭子聊天吧?"葛俊從櫃子下面拿出了一副茶具,笑道:"你們那邊喝茶講究,老頭給你泡壺今年的龍井新茶."

"老爺子,您別忙活了,我這就走."

秦風見狀連忙攔住了葛俊,遲疑了一下,道:"葛爺爺,您知道,我從就學玉石雕工,可這次出來的急,沒有帶料子,有點手癢了……"

"哦?你已經能上手雕玉了?"

聽到秦風這話,葛俊頓時明白了,感是來自個兒這里找原石來了,這讓葛俊心里微微有些驚愕.

因為琢玉的講究很多,不是越早越好的,的時候手不穩,很容易受傷,而且也會將手給練廢掉的.

以前的學徒,最少要先學三年繪畫,有了一定的美術功底之後,再拿蘿蔔或者一些質地較軟的石頭練手.

一般來,學徒都要等到十**歲手穩了,才能正式的開始用玉雕琢器物,而出成績的時候,通常都已經三四十歲了.

像秦風這樣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的孩,居然就開始用玉練手,葛俊還真的沒見過幾個,因為再便宜的玉,它也是錢啊.

"嗯,葛爺爺,我……我沒用太多錢,您看能給塊石頭不?"

秦風將右手從兜里掏了出來,拿出了一把一塊兩塊的票子,一臉不好意思的道:"葛爺爺,我就二十塊錢,您就給我塊料子吧?"

"二十塊錢你就要買料子?"

葛俊聞苦笑了起來,"秦,不是葛爺爺氣,我這兒是有原石,但一塊最少都要上千塊錢,你……我能賣給你嗎?"

生意做到葛俊這樣,單純的從玉石雕刻廠進貨,已經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了,他都是在新僵買的原石,然後送到玉石廠加工.

所以葛俊的店里到是不缺原石,但就算一塊品質再劣的石頭,即使用機器雕出來的物件,也能賣個十塊八塊的,秦風那二十塊錢根本就不夠看.

"葛爺爺,那些石頭也那麼貴嗎?"

秦風眼睛轉了轉,用手指了一下堆在門口的一攤石頭,道:"這些玉石我怎麼好像沒見過呀?是不是也很值錢?"

秦風手指的地方,堆積著差不多有七八塊石頭,這些石頭大的有三五十斤,的只有拳頭大.

不過與和田玉不同,這些石頭的表皮一點玉肉都看不到,黑乎乎的很是難看,用手摸上去也非常的粗糙.

"咦,你不我到是把這些料子給忘了."

葛俊一拍腦袋,從櫃台里走了出來,笑道:"秦,看來你家里只做軟玉啊,這個是翡翠原石,在玉石中屬于硬玉,以前不太有市場,這幾年才興旺起來的……"

軟玉和硬玉的區別,是在硬度上,軟玉的硬度一般為6到6.5,像是白玉(羊脂玉),青白玉,青玉,碧玉,墨玉等許多品種,都是歸類到軟玉里面的.

而硬玉則是在7以上,硬玉的代表就是翡翠,其產狀顏色繁多,包括綠,淡紫,白,粉,棕,,藍,黑,橙和黃色.

在中國,軟玉的雕琢曆史可以追溯到八千年以前,可謂是曆史久遠,從古至今,向來都是達官貴人喜愛的配飾.

而翡翠由于產地是在緬甸,古代只有朝拜天朝的時候,才偶爾會上供一些給朝廷,民間並不多見,所以也沒有流行起來.

但到了清朝末年,慈禧太後卻是對翡翠有獨鍾,生前收刮天下極品翡翠,由此也帶起了一陣翡翠熱潮,那是世人第一次得知翡翠.

當清朝滅亡之後,那位後來的國母宋家三姐,也是個愛翠如癡的人,她的品味,也使得翡翠價格大漲,隱然有于和田玉分庭抗禮之勢.

但是到了解放後,出于開采運輸的不便,翡翠在國內又銷聲匿跡了,直到八十年代後期才逐漸出現在市場中,但其認知度和身價,卻是遠遠無法與和田玉相比了.

不過由于翡翠色彩斑斕非常的美麗,進入到九十年代末期,也開始被消費者認可,所以葛俊也趕了一把潮流,去南方城市買回來了一些原石.

與軟玉進貨不同,翡翠原石的購買,重點在一個"賭"字上,也就是近年來圈子里流行的賭石,當然,賭石的曆史遠不及此,在南方邊境的一些城市里,已經存在了幾十年.

翡翠原石在切開之前,不管是買方還是賣方,都無法確定里面是否有翡翠,因為那層薄薄的石皮,能隔絕世界上任何儀器的窺探.

所以在翡翠原石市場上,就出現了賭石這一種極其特殊的購買方式,買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分析,判斷原石內是否有翡翠,從而出價購買.

既然是賭,那就有漲有賠,有人因此而成為千萬富翁,也有人因賭石家破人亡.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賭性都那麼大的,也有些玉石商人專門購買賭出來的玉肉,像葛俊就是如此.

葛俊對賭石不太熟悉,所以這次他去南方買了一些翡翠原料,出于好奇,到是也買了幾塊全賭的料子切著玩,總共只花了幾百塊錢.

但葛老板的運氣實在不怎麼樣,買的七八塊翡翠原石都沒切出什麼好料子,最好的那一塊綠黑相間,結構粗糙,透光性極差,也就是俗稱的狗屎地.

像這樣的料子,做出來的東西和石頭也差不多,葛俊都懶得拉去玉石廠加工了,堆在店門口准備找個時間扔掉的,要不是秦風指出來,他還真想不到.

"葛爺爺,硬玉的硬度大,練習刀工更好點……"

秦風硬著頭皮聽葛俊介紹了一番翡翠的曆史,等這老爺子盡興之後,舔著臉笑道:"您看,就把那幾塊石頭給我吧?我這二十塊錢都給您,您看夠嗎?"

"嘿,打你葛爺爺的臉不是,就那肥料,我還能收你錢?"

葛俊被秦風的樣子逗的笑了起來,擺了擺手道:"這些料子都不值錢,你想要就拿走吧,我正省得找人扔掉呢!"

"謝謝葛爺爺,那……我就不客氣啦."

秦風聞大喜,連忙跑到那堆石頭處挑揀了起來,不過葛俊沒有看到,就在秦風轉身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