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做舊(中)
"風哥,秦老大,咱們今兒還要去逛街啊?"

第二天一大早,聽到秦風要接著逛,李天遠頓時苦起了臉,與其讓他傻不愣登的在那古玩城里轉悠,他甯願回到火車站去扛大包

"你啊,就是做不了細致活"

秦風沉吟了一會,道:"也罷,你也站了兩年多的樁了,我教你幾個起手式,你找個地去練"

在江湖上上混,像謝軒這種會看人眼色會來事的固然需要,但武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一個重要角色

像是千門八將之中的火將,就是專門負責打斗的,李天遠玩不來腦筋急轉彎,這肌肉發達日後也能用得上

"那敢好,嘿嘿,風哥,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聽到秦風的話後,李天遠興奮的差點沒跳起來,搓著雙手急不可耐的看著秦風,恨不得在他臉上親上幾口

站了兩年樁,李天遠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往日里在貨場和那些二三十歲的壯年漢子單挑對打,李天遠從來都沒吃過虧

這還僅僅是站樁的功效,如果再練了武把式,李天遠相信,就算貨場那些王八蛋不講規矩一擁而上,他也能將其一一放倒了

"離我遠點,口水都噴我臉上了……"

秦風一把推開了李天遠,雙腳呈八字步分開,左掌伸出,右拳護在胸口,擺了幾個架勢後,道:"看好了,這幾個姿勢,你先練熟了,有樁功的底子,三五天的應該就夠了"

在中國,雖然有武林,但之前從來沒有武術這種法,也沒有所謂的表演武術,老輩人的口中,一是功夫,二是武把式,從民國還傳下一種法,那就是國術

不管是功夫武把式還是國術,這三者都是從對陣殺敵或者防身自衛中演化出來的,進者攻敵,退者防衛,講究的是個實用

像秦風所學的八極拳,在李書文的手中,就是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殺人之術,它沒有當代表演武術的花架子,最看重的是根基和平時的苦練

這人要站實在了,才能去打別人,李天遠站了兩年樁,其實就是打了兩年的基礎,再上手學習招數,就能事半功倍了,所以秦風才有三五天的法

"風哥,你放心,練不好我一頭撞死去"

李天遠動腦筋的事不行,這練武到是有幾分天賦,看著秦風擺了一趟架子,學得頗有幾分模樣,不過在這水泥板上頓腳,他感覺有些不踏實,在地上跺了幾下腳,開口道:"風哥,我還是回家去練,晚上我就在那邊住了……"

李天遠父母離婚之後,沒一個人管他的事,一直是和爺爺相依為命,前幾年爺爺去世後,留給了他一套院子

原本李天遠一直住在院子那兒的,直到謝大志公司出事,謝軒要留在石市,他為了陪謝軒,這才搬來和他同住的

"行,晚上我和謝軒去你那看看……"

秦風是知道這件事的,想了一下之後,道:"不行就住你那邊,這地方不接地氣,住著不舒服"


秦風這幾天要做不少事,每天進出這區,被那些保安盯來盯去的,感覺十分不方便,而且正如他所,這宅子就要接地氣才好,這里風水雖佳,但還欠缺了點

交代了李天遠一些練功要注意的事項後,三人一同出了區,秦風和謝軒坐公車趕往古玩市場,李天遠則是興沖沖的往自己的老院子跑去

---------------------------

"這里要比白佛街上點檔次啊?"

今兒秦風和謝軒去的是另外一個古玩市場,和白佛街不同的是,這個市場絕大部分都是店鋪,只是在入門的一些空地上,有幾個攤位

雖然外面的人氣比白佛街的那個古玩市場冷清了一些,但是秦風發現,店鋪里的客人卻是多了不少,他進了幾家店,都能看到一些人在里面喝茶聊天

"風哥,這旗街是政府在前年建的,有實力的人都跑這兒來了"老爸沒破產的時候,謝軒到是來過這里幾次,對這個古玩市場也有幾分了解

"有實力才好,胖,走著"秦風聞臉上露出了笑容,繼續逛起古玩店鋪來,他進店之後也不話,只是看著店中那些物件的品種和標價

"青銅器國家不讓買賣,字畫贗品太多,這市場主要做的是瓷器和玉器……"

從一家店鋪出來後,秦風站在一個樹蔭下,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口中自自語道:"這軟玉做起舊來,要需要時間呀,這到是件麻煩事……"

"風哥,您什麼?"謝軒沒聽清秦風的話,開口問道

"沒事,走,咱們再轉轉"秦風搖了搖頭,他要做的事兒太專業,這一時半會的也給謝軒解釋不清楚

正當秦風准備進下一家古玩店的時候,謝軒忽然一把拉住了他,往樹下躲了躲之後,嘴角向前面努了努,道:"等等,風哥,那……那人是聶元龍"

謝軒當年在學校里也不是什麼好貨,同樣屬于石市初中部的搗蛋孩子,他和聶元龍雖然沒玩一起去,相互之間卻都認識

不過謝軒進管教所的時候,聶元龍已經出去了,等謝軒出來沒多久,家中又遭遇變故,兩者之間就沒交集了

"還真是這子,看樣子混的不錯,車都開上了"

秦風循著謝軒的目光看去,聶元龍正從一家店里出來,一臉倨傲的對著身後跟出來的那人了幾句話後,拿出鑰匙打開門前停著的一輛豐田佳美車坐了進去

秦風微微側了下身體,開著車的聶元龍並沒有注意樹下這兩個人,剛從店里要了兩萬塊錢的他,這會正想著晚上去哪里玩呢

"呸,算什麼東西啊?狗屁不懂還指手畫腳"等到聶元龍的車子駛出古玩街後,送他出門的那個年輕人,沖著車屁股消失的地方吐了口吐沫

"那個叫玉石齋的鋪子,就是聶元龍家里的古玩店?"秦風歪了下腦袋,看向身邊的謝軒

"是的,他們家是這條街上最大的玉石店,不過也不是什麼好貨……"謝軒恨恨不平的罵道:"我爸在里面花了三十多萬買的那些古玉,鑒定後都是假的"


"古玉?能買到真的那才是稀罕事呢"聽到謝軒的話後,秦風頓時樂了

好的古玉大多都是墓葬里盜出來之後再被把玩盤磨出來的,可在古代能佩戴起玉石的,都是大有身份的人,到了現代哪個墓里至少都有七八個盜洞,好東西早在幾百年前就被偷的一干二淨了

所以流傳到現在的古玉,可謂是稀少之極,基本上都是在藏家們手中流通,想在古玩市場上淘得一塊真正的古玉,那還不如到體育場去買2塊錢一張的彩票呢

拍了拍謝軒的肩膀,秦風道:"胖,咱們這次只賺點錢,日後你要是能單飛了,去這店里把你爸被騙的,連本帶利的再拿回來"

"風哥,怎麼賺啊?"謝軒被秦風的有些摸不清頭腦,他們哥仨現在算是一窮二白,加起來身上都不到一千塊錢了,拿什麼去賺錢?

"跟著看就行了"

秦風抬腳往那掛著《玉石齋》招牌的店鋪走去,謝軒連忙跟了上去,這莫名其妙的逛了兩天街,他到現在還沒摸清秦風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走進門去秦風發現,《玉石齋》布置的還算不錯,典型的中國古典式家具,鏤空的櫃子上擺滿了各種大件玉器,至于一些掛飾和把玩件,則是都鎖在了玻璃櫃里面

在店里坐著兩個人,一個年齡五十多歲的干瘦老頭,躺在內間眯著眼睛喝著茶正聽著單田芳的評書,剛才送聶元龍出去的那年輕人,則是坐在櫃台里面無聊的看

"不買東西別亂摸,碰碎了你們兩個可賠不起"

聽到門口傳來動靜,年輕人抬起頭看了一眼,壓根就沒注意兩人的臉,只是在衣服上掃了一眼,就硬邦邦的丟下一句話,繼續看手中的《天龍八部》去了

"別話"秦風給謝軒使了個眼色,他巴不得面前這位將他當空氣呢

"果然有翡翠,價格賣的還不低啊……"

在店中走了一圈,秦風眼中露出了一絲精光,俗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做買賣也是這樣,如果對方店里沒翡翠,秦風此次還真沒法打這《玉石齋》的主意

"風哥,咱們不逛了嗎?"出了《玉石齋》後,秦風徑直就往古玩街外走去,到是讓跟在身後的謝軒一頭霧水

"沒什麼逛的了……"

秦風回頭看了一眼,大腦中不由想起了師父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戲文,忍不住唱起了京劇《挑滑車》中的那一段:"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賊巢穴,帶俺趕上前去,殺他個干乾淨淨"

"什麼黑洞洞?那店里面不是亮堂著嗎?"

謝軒順著秦風的目光看去,腦子頓時感到有些不夠用了,大哥行事果然異于常人,這話都顛三倒四透著那麼股子玄奧

PS:第二章,凌晨有,諸位的推薦票請支持一二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