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做舊(上)
要謝軒還真是吃這行飯的人,聽到秦風的解後,腦子也活絡了起來.

雖然謝軒跟著秦風的時候話不多,但在秦風和店鋪老板們講價的時候,謝軒偶爾插上一句,到是也能在點子上.

"風哥,真沒看出來,這里面門道挺多的."

俗話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有秦風帶著入門,謝軒也琢磨出來點滋味,再也不感覺逛古玩店是個苦差事了.

"學問還深著呢."

秦風聞笑了起來,其實在今兒這一上午的閑逛中,他又何嘗不是在將腦子里的理論變成實踐?在學習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可沒有現在這樣的條件.

"對了,風哥,您到底是想買什麼的呀?"

看到秦風似乎心不錯,謝軒大著膽子問了一句,逛了大半天了,秦風只不過花了三五十塊錢,但嘴皮子上的功夫卻是花費不少.

"先逛逛吧,熟悉下行!"

秦風笑了笑,道:"石市雖然不錯,但地處華北腹地,又靠著京津重地,沒有一定的根基,很難發展,咱們賺點本錢就離開這里!"

"成,風哥,我聽您的."

謝軒點了點頭,要是被他父母聽到這話,一准會氣得半死,爹娘求著都不走,秦風一句話就屁顛屁顛的跟上了.

整整一天,秦風都在白佛街厮混了,不過除了買了那幾個掛飾之外,再也沒有入手一件東西.

到了晚上哥仨在路邊吃了碗拉面,秦風路過菜市場的時候在豬肉攤蹭了點豬油之後,三人又回到了謝軒那"家徒四壁"的房子里.

"風哥,您這是在干嗎?"

看到秦風將豬油抹在了那所謂的"葉檀"手鏈上,李天遠和謝軒都瞪大了眼睛,哥倆到是聽過給皮鞋上油的,但誰也沒見過往木頭珠子上抹油的.

"給它做點漿."秦風口中著話,伸手在地上抹了一把,掌心沾滿了灰塵後,將那手鏈放在雙掌中間用力摩挲了一番.

過了大概五分鍾,秦風停住了手,用一條破布將手鏈包裹住,用力揉搓了起來,這個過程整整延續了一個多時.

"這手鏈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啊!"

李天遠早就看得不耐煩了,拉過被子睡起了大覺,而謝軒一直守在旁邊,當破布被打開之後,他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原本色澤有些晦暗的手鏈,現在的光澤變得十分通透,手鏈在燈光的照耀下,木頭上的紋理似乎像是活過來了一般,非常的漂亮.

而且在手鏈的表層,似乎包上了一層厚厚的漿水,色澤美麗而不張揚,呈現出一種迷人的魅力.

"胖,你要記住,這個就叫包漿!"

秦風看了一眼謝軒,開口道:"現在手頭沒材料,我隨便鼓搗下,這光澤最多能保持個三五天,明兒還要上街買點檀香再處理一下!"

"風哥,您這是在做舊?"謝軒的神有些激動,開口問道:"這玩意要是做了舊,一定很值錢吧?"

當年謝大志買的青銅器,經過專家鑒定後,全部都是高仿做舊的,謝軒沒少聽老爸念叨,是以對這個詞到是不陌生.

"這個?做舊?"

秦風聞啞然失笑起來,隨手將那手鏈扔到床墊上,笑道:"胖,你知道什麼叫做舊嗎?就這玩意哪里稱得上做舊?也不值得我去做舊……"

所謂做舊,是指用特定的手段,將器物的表做出舊物的效果,使其表面更象,更接近所仿的那個時代.

和文物修複不同,做舊的手法多用于旅游紀念品和文物欺騙上,白了就是造假.

不過造假也分手法的,要是真正的高仿和複原器皿原物的造假,那成本是非常高的,有時甚至高出真物的價值.

就像是清朝康熙雍正乾隆這三個時期,由于三位皇帝對瓷器的喜愛,宮廷造辦處曾經仿制過一批宋明兩朝的瓷器,用料以及工藝完全和前朝一樣,燒制出來的瓷器美輪美奐.

其實這也算是造假,但造出來的物件,在當時以及後世的價值,並不比原來的低,有些甚至高出很多.

這樣的造假,也僅是皇室能做到,並不普及,沒什麼代表性.

古玩市場上最常見的,卻是用化學藥劑浸蝕法,火燒,水煮加熱法,深埋地下土浸法等等手段,將假的東西做出真的效果,用此來以假亂真.

秦風緊緊是在手鏈上抹了點豬油,再用粗布稍微盤了一下,也就是和做舊沾了點兒邊,不過他這手法是載昰秘傳的,在三天之中,就是精通鑒定的行家,也很難鑒別出真偽的.

"風哥,你的意思是,咱們拿這個去賣?"謝軒遲疑著道:"這種東西就是木頭串起來的,滿大街都是,就算是真的也值不了幾個錢吧?"

"你對了,就算是葉檀的料子,也不值錢."

秦風點了點頭,道:"不過古玩這東西,貴就貴在一個"古"上,只要是老東西,再加上編造出來的所謂"傳承",那可就不是物件本身的價格了……"

做古玩買賣的,好壞全憑一張嘴.

古玩行里就曾經流傳著一個笑話,是有個古玩店招員工,同時有兩個人去應聘,掌櫃的隨手將剔牙的牙簽給扔到了地上,問他們二人,這是什麼東西?

明明就是牙簽嘛,其中一人連忙回答了,是牙簽,可讓他失望的是,掌櫃的直接就擺手讓他走人了.

剛剛走到門口,那人聽到另外一個人的回答,"這是當年乾隆爺用過的牙簽,被掌櫃的祖上保存下來的,價值連城!"

結果自然不用了,後面一人被當場錄取.

只是那掌櫃的卻忘記了,宮中除了負責皇帝起居的太監,怕是沒人能保存下來那牙簽吧?這在後面也成為了一個笑料.

"我明白了,咱們這是佛珠,可以是佛祖佩戴過的東西."謝軒到是不笨,秦風話聲剛落,他就舉一反三了.

"胖,古玩行里沒傻子,這玩意就是個道具,用它蒙騙不了幾個錢."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謝軒雖然有幾分靈性,但還遠遠不夠,玩古董的人,哪一個不是長著七竅玲瓏心,不會那麼容易上當的.

看到謝軒還想追問,秦風擺了擺手,道:"好了,你現在什麼也別問,多用眼睛看,多用腦子分析,嘴就少用點吧!"

俗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秦風的已經不少了,等這個局做完之後,謝軒能否真正入門,就看他自己有沒有那個悟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