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逛街(下)
石市是冀省省會,為全省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科技,金融和信息中心,是人類文明開發較早,文化底蘊十分深厚的地區.

白佛口文化,中山國文化,西商文化都發源于石市,造就了令世界為之矚目的文明,由于其交通便利,自然資源豐富,也迅速成為了華北平原的一顆明珠.

有曆史文化底蘊的古城,相對而,古玩市場的生意一向都是非常好的,尤其近些年來中國藝術品在國際投資市場大熱,連帶著國內的古玩市場也興旺了起來.

在石市的白佛街,旗街等地,相繼建立了好幾個古玩市場,每到周末的時候,總是能見到一些拿著放大鏡電筒來此淘寶的人們.

"風哥,這地都是那些老頭子來的,咱們來這里干嘛啊?"

走在白佛街古玩市場中,李天遠有些不耐煩了,剛才他看到有個玉雕的貔貅不錯,想拿在手中看看,卻是被那攤主盯賊一般的給盯上了,讓李天遠渾身的不自在.

不過李天遠也沒錯,這會央視的鑒寶節目還沒出來,尚未形成後世那種全民淘寶的熱潮,此時古玩市場的興旺,只是在那些特定的圈子里.

而現在搞收藏的人,也大多是一些有點經濟基礎的中年或者是退休的老年人,秦風三個青年在這里晃蕩,的確有些招眼.

"李老大,你這就不懂了,這兒玩的是眼力,您要是能撿到漏,不定一個玩意兒就能賺到萬兒八千的."

人有錢了就要追求品位,在謝軒老子還沒破產的時候,也想玩點高雅藝術,可沒少在古玩上花錢,雖然買的大多都是贗品,但謝軒到是懂點里面的門道.

"你就扯吧,那會老板也沒少買東西,後來不都被鑒定成假的了?"

李天遠聞撇了撇,謝軒提到這茬,他到是想起來了,有一次謝大志讓他去接一位什麼鑒定大師到家里,好茶好酒招待了一番.

但當那位大師走的時候,謝大志的臉都黑了,買了滿屋子的玩意兒,就沒有一件是真的,氣得謝大志將那一屋的東西都砸了個稀巴爛.

"遠子,胖的沒錯,這東西考究的就是眼力……"

看著身高體壯的李天遠站在自己身邊,的確是有些紮眼,秦風開口道:"遠子,你不喜歡逛就去門口等我們吧!"

"行,風哥,我在出口那里等你!"

聽到秦風的話,李天遠樂了,轉身跑到古玩城市場門口,點了根煙蹲那里抽了起來,在這里看馬路上的美女,也比陪著秦風逛街來的舒服.

李天遠走後,秦風逛的愈發細致了,幾乎在每個地攤都會停留下來,從玉器到青銅器錢幣,和那些老板扯上半天.

雖然看上去年齡不大,但秦風拿起每件東西都能得頭頭是道,那些老油子們往往都被秦風的啞口無,沒多大功夫,秦風手上脖子上就戴滿了各種古色古香的玩意兒.

"風哥,您還喜歡戴這些東西?可……可這些玩意都是假的呀!"

看著秦風脖子上的象牙雕珠鏈和手腕處的葉檀手鏈,謝軒的臉色變得很是古怪,他有些不明白,為何秦風在出這些都是假東西之後,還會花錢將其買下來?

雖然這些東西並不貴,加起來也就是三五十塊錢,不過謝軒是知道的,在給了他們五百塊錢之後,秦風那兜里一共也就剩下六七百塊了.

"是假的沒錯,不過做工還行,不拿在手里仔細看,一眼是分辨不出來的."

秦風聞笑了笑,隨口道:"胖,那聶家主要做哪方面的古玩生意啊?是字畫玉石,還是陶瓷青銅器?"

"聽是做玉石的吧?我聽李老大過一次,他們好像在新僵買了個什麼玉礦."

謝軒進少管所的時候,聶元龍已經出獄了,他也是後來從李天遠口里聽到一些關于聶家的事,並不是十分了解.

"玩玉石的?"秦風點了點頭,嘴上沒有什麼,但隨後他在各個攤子上逛的時候,注意力明顯的關注在了各種玉石物件上.

古玩街上的賣家一般都是分為兩種,一種是擺地攤的,拿張報紙一鋪就算是開張做生意了,這種成本很低,只需要每天交個五塊錢的市場管理費就行了.

這種賣家,攤位上擺的往往都是一些古代錢幣或者是玉石掛件,上面大多都沾著泥土,看上去像是有些年頭.

而第二種賣家的投入成本則是要大了很多,因為他們是店鋪式經營,每月都要向市場交付水電以及租金.

這些店鋪式經營的古玩分類很細,有專門賣字畫的,有專門賣玉石的,里面擺放的東西在燈光的投射下,顯得異常精美.

當然,店鋪里面的物件,那價格也是令人咋舌的,看上去和外面無異的一個玩意,售價卻是要比地攤上的高出成百甚至上千倍.

走了一圈地攤之後,秦風就開始逛那些古玩店了,不過古玩店老板們的態度就要比地攤老板差的多了,抬頭看到是倆青年,壓根就不帶搭理的,自顧自做著自己的事.

從一家古玩店里出來後,謝軒有些不高興的道:"風哥,他們這樣做生意,能賺到錢嗎?"

做生意講究的是開門迎客,那些店鋪的們到是開著的,只是老板們完全將他二人當成了空氣,謝軒骨子里還有些少爺脾氣,頓時受不了了.

"胖,做古玩這一行當,往往都是三年不開張,但開張就能吃三年,而且開店的都會積累一些老客戶或者藏友,靠零售根本就不賺錢."

看著謝軒憤憤不平的樣子,秦風笑了起來,道:"要不……你去找遠子,我再逛一會就出去."

讓秦風有些詫異的是,謝軒居然搖了搖頭,道:"不,風哥,我陪您,跟著您漲知識."

"到是比李天遠更適合吃這行飯的."

見到謝軒居然一下子靜了下來,秦風不由在心中暗自點了點頭,"多看,少,牢記"這六個字,向來都是古玩行里的金玉良.

在解放前的時候,古玩這一行當,也能算是外八門,因為不管哪個古玩店或者是當鋪,總脫離不了一個"千"字.

制假的古玩商總是想以假亂真的將東西賣出去,而店鋪自然也不想收到假貨.

在這個過程中,各種離奇的故事時有發生,當然也少不了千門的那些老騙子們在其中興風作浪,甚至有些店鋪就是千門中人開的.

和傳統生意不一樣,開古玩店,最重要的不是資金人脈貨源渠道,而是眼力,因為不管是買還是賣,一旦打了眼,那損失可就大了.

解放前的時候,不管規模大的古玩店,都會有個大掌櫃,其地位比東家都只高不低,很多甚至還占有一些店里的干股.

有掌櫃的自然就有學徒,但那時的學徒,只能看不能問,不是收下的弟子,掌櫃的是不會教給他們任何東西的,想要學本事,就只能平時多觀察.

謝軒的性子雖然跳脫,但眼力介卻是要比李天遠強太多了,最起碼在剛才的討價還價中,謝軒著一口地道的石市話,還真是幫秦風省了一些錢.

見到謝軒的表現,秦風到是動了幾分將他帶入行的心思,因為按照師父的法,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一行在日後將大有所為!

現在的秦風,早已不是當年開個廢品收購站就能心滿意足了的秦風,那也太對不起他心中所學了.

秦風熟讀三國,最不喜歡的卻是諸葛亮,那哥們整個就是被活活累死的,秦風現在卻是想著要組建自己的班底了.

有了這個心思,秦風的話也就多了起來,將古玩行的一些門道,有意無意的灌輸給了謝軒.

ps:第二章,打眼和月關幾個好基友搞了個zzz歪zzz歪zzz,歪zzz歪zzz號zzz是40336,今兒晚上八點,大家要是有空就去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