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出獄(上)
"秦風,出來!"

兩個月後的一個清晨,監舍厚厚的大鐵門被從外面拉開了,李凡站在門口,目光有些複雜的看著正在和舍友們告別的秦風.

雖然心里對所長針對秦風做出的那些安排很不滿意,但李凡不得不承認,秦風在管教所這三年多的時間里,表現是非常不錯的.

這三年里,秦風不但學會了彈奏鋼琴,在所里拿出的曆屆高考試卷的模擬考試中,秦風居然都考出了高分,那成績要是放在外面,上個一流的大學也是綽綽有余的.

如果不是胡保國壓著,秦風在管教所的表現,足可以作為少年犯改造的典范,在全國少管所進行宣傳了.

即使如此,秦風在省監獄系統受到的幾次表彰,也讓李凡從中隊長升任到了大隊長,起來他還沾了秦風的光.

"大隊長好!"秦風面帶微笑的站在了李凡的面前.

三年前那個稚嫩的少年形象早已不見了,此時的秦風雖然只有十七歲,但身高卻是達到了一米八,眼中所顯露出來的從容,讓他的實際年齡看上去還要大上幾歲.

看著面前的少年,李凡總是無法將他當成是個少年,因為秦風眼中有時閃現的目光,就像一個看穿世事的老人,透著一種不出的深邃.

對于秦風,李凡也只有一個天才的評價,要是他能在一個普通家庭健康成長的話,相信現在也是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子了.

"跟我來吧,收拾下你的東西!"

李凡拍了拍秦風的肩膀,轉身帶著秦風離開了監舍,每名犯人刑滿出獄的時候,還有一些手續需要交接,包括犯人入監前的一些物品.

"看看,還缺少什麼嗎?"

在管教所值班室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個塑料袋,里面有一千多塊錢和幾件破舊的衣服,這就是秦風入獄前所有的家產了.

"不缺什麼,謝謝大隊長."秦風掃了一眼那個塑料袋,搖了搖頭,對著李凡深深的鞠了一躬.

雖然秦風也不知道李凡為何在自己入獄時會有那種敵意,但他是一個非常善于學習別人長處的人.

這幾年時間里,通過和李凡的交往,秦風對心理學也了解頗深,李凡辦公桌上的那些心理學書籍,他都一一研讀過了.

其實載昰傳授給秦風的知識里,和心理學也是息息相關的,就像是千門騙術,利用的就是人們貪婪利的心理.

但載昰教的是實踐,秦風從李凡那里學到的更多的是系統的理論,兩者相結合,秦風在研讀人性心理的造詣上,未必就比李凡差多少了.

"那就好,收拾一下准備走吧."

李凡點了點頭,道:"秦風,你本性不壞,但日後做事再也不要沖動了,想想你當年一時的沖動,卻換來三年牢獄之災,這劃算嗎?"

雖然這三年來,李凡一直都看不透秦風,但他能感覺得到,秦風並不是一個生性執拗鑽牛角尖的人,心胸反而非常開闊.

作為一個管教人員,李凡和社會上那些帶著有色眼鏡去看被勞教過的人不一樣,他相信,如果秦風不走歪門邪道的話,日後肯定會有一番作為的.

當然,秦風要是一心為惡,那勢必也是一個心黑手辣的梟雄,從他十三四歲就敢手刃五個成年人這一點就能看出來.

"是,大隊長,我以後一定不會做違法犯紀的事了."

秦風隨手拿過那個塑料袋,將身上的衣服換下來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遲疑了一下,開口道:"大隊長,我想問下,我當年自衛的時候用的那把槍頭,不知道能不能歸還我?"

槍頭是劉子墨送的,秦風知道其珍貴之處,由此對劉子墨也一直心懷歉意,要是有可能的話,他還是想搞出來送還給劉家.

"那是凶器,早就被公安局收起來了,你怎麼還想著這個啊?"

李凡眼睛一瞪,沒好氣的在秦風頭上拍了一記,做了這幾年的管教,李凡這個大博士的脾氣也沒以前那樣好了.

"咳咳,大隊長,我不問了還不行嗎?"

秦風咳嗽了一聲,很識趣的沒再問這個話題,不過心中卻是在想著,要不要回倉州一趟,將那槍頭給偷取出來.

老實話,入獄之前的秦風年齡還,對社會的認知度還不夠,心中並沒有成年人對法律的那種畏懼.

現在的秦風雖然三觀已成,但他師從載昰這個老江湖,卻是學會了如何規避國家刑法,更是對法律常識了如指掌,他很清楚什麼可以做,什麼是不可用做的.

"出去了就不要再進來了."

帶著秦風穿過操場,李凡這句話剛出口,就苦笑了起來,以秦風現在的年齡,如果再犯罪的話,進的可就不是少管所,而是監獄了.

"風哥,走好!"

"秦老大,出去別忘了兄弟啊!"

"風哥,等我出去一定跟著您混!"

操場上那些正排著隊列的少年們,看到秦風後,不由一陣騷動,紛紛出招呼了起來,要不是身邊還有管教,怕是他們早就跑出隊列去送秦風了.

在這個少管所里,秦風也算是個風云人物了.

一來他在獄中的時間是最久的,二來秦風雖然話不多,也不喜歡主動惹事,但曾經有好幾個當面挑釁過他的少年,在事後都莫名其妙的挨了頓打,並且挨打之後也不敢聲張.

再加上秦風和管教們的關系都很不錯,久而久之,秦風在管教所的名聲就響了起來,即使再桀驁不馴的少年,在他面前都老老實實的.

"你子人緣到是不錯!"李凡看了一眼秦風,帶著他穿過了操場,出了警戒線後的鐵門,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向門衛哨的武警出示了釋放證明,李凡拍了拍秦風的肩膀,道:"出去吧,以後做事千萬不要再沖動了,有空過來看看我!"

對于秦風出獄之後的生活,李凡並不是很擔心,因為在來到門衛哨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到了等在外面的胡保國.

這位所長大人,從來沒有在下屬面前掩飾過他對秦風的關照,李凡相信,胡保國早已安排好了秦風日後要走的道路.

PS:第二更,求推薦票,兄弟們要始終如一,每天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