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江湖寶鑒
腦中突然傳來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在一瞬間,就將秦風的思維沖擊的一片空白,只有一段段圖像和文字不斷的從他腦中閃過.

來也奇怪,秦風雖然只是在被動的接收,但這些信息卻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銘記了他腦海之中.

足足過了十多分鍾,雙眼似乎完全失去了焦距的秦風,眼睛慢慢動了一下,慢慢回複了神采,同時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難道就是師父所丟失的傳承?"

心念一動,一段段文字出現在了腦中,就像是秦風的記憶一般,一點生澀都沒有,但那些文字代表的信息,卻是讓秦風震撼之極.

《江湖寶鑒》!最先出現的,就是這四個字.

而在這四個字的後面,隨之出現的那些文字和圖像信息,有些是秦風從師父那邊已經學過的,但還有一些,則是他從所未聞也未曾見過的.

像是千門中的聽搖色子,藏牌換牌等等賭術,連師父載昰都沒有掌握,但在秦風腦海里,卻有一整套相關的訓練方法,以秦風現在對偏門的了解,這些方法絕對是行之有效的.

另外還有蠱蟲的培育以及下蠱的手段,這是外八門中蠱門最為神秘的傳承,即使是在云南苗疆那些地方,這些手段也是十不存一殘缺不全,但是在秦風的腦海之中,卻有著極為詳盡的描述.

在這些數量龐大而繁雜的信息里,居然還有房中秘術,詳細的講訴了男女歡愛的一些技巧,看得秦風是面耳赤,有心跳過,但這些內容就像是自己與生俱來的記憶一般,只能一一接受吸收掉了.

這讓秦風那顆少年的心也變得有些騷動,深深的吸了口氣後,強制自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別的地方.

"這些東西是從哪里來的?"秦風微微閉上了眼睛,將剛才那些內容排除了出去,腦子里卻滿是疑惑.

按照載昰所,江湖秘術都是心口相傳,從來沒有文字記載,但這所謂的《江湖寶鑒》,卻又是如此清晰的映在自己腦海里,讓秦風有一種極為不真實的感覺.

"難道是那塊玉佩破碎所導致的……"

忽然,秦風想起了師父臨終時所的話,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被包紮起來的右手.

他依稀記得,就在玉佩破碎時的那一刻,腦中似乎多了些什麼東西,只是當時的注意力幾乎都放在了師父身上,並沒有在意.

現在想來,腦中的這些信息,應該就是那玉佩中傳來的,而且師父也應該感應到了,否則他也不會在臨終之前,顯露出那種恍然大悟的樣子.

秦風似乎明白了,這所謂的師門傳承信物,其實就是祖師爺傳下來的外八門功法秘術,但不知道什麼緣故,後人並不知曉其作用,只將它當成了一個具有紀念意義的物件,珍而重之的保存了下來,卻是沒有一人從中得到真正的傳承.

玉佩中所帶來的信息,到是讓秦風因師父故去的悲傷減輕了不少,那些五花八門的秘術看得他眼花繚亂.

在整個傳承的最後,還有一篇數百字的吐納功法,和載昰所教的大致相似,但細微處,卻是有一些不同.

這半年多來,秦風都以打坐代替了睡覺,今兒忙碌了一天,身心都已經疲憊不堪,不自覺的就按照那法門呼吸吐納了起來,整個人很快就進入到入定的狀態.

隨著時間的推移,秦風的呼吸慢慢變得悠長了起來,一呼一吸之間足足相隔四五分鍾,一時間,秦風的思緒變得空虛恍惚,丹田中的真氣變得異常活躍,游走在周身經脈之中.

此時的秦風就像是身處熱氣蒸騰的水池里,一股暖烘烘的感覺,讓他舒服的幾乎呻吟了起來,勞碌了一天的疲乏一掃而空,雖然那《江湖寶鑒》內的功法只有細微的改動,但卻帶給了秦風完全不同的體驗.


"轟!"

突然,秦風的腦海中傳出一聲炸響,腦海在片刻的空白之後,思緒似乎變得飄蕩了起來,整個人好像脫離了身體的束縛,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的重量.

"咦?這床下面怎麼有把老炮筒啊?"

雖然閉著眼睛,但秦風身周的一切,居然都顯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他能清晰的"看到",就在自己的身下,居然藏著一把近兩米長鏽跡斑斑的老炮筒.

"什麼聲音啊?!"

就在秦風准備細看的時候,一陣鞭炮聲,卻是將他從入定中驚醒了過來,睜開眼一看,窗外已經大亮了,但是在秦風的感覺里,卻好像僅僅過了一個呼吸那麼短的時間.

一大口津液,從秦風的舌底湧出,整個嘴里都充斥著一股香味,將津液咽入喉中之後,頓時感覺到渾身舒坦,頭腦為之一明,完全從入定初醒的恍惚中清醒了過來.

"啪啦……"

微微舒展了一下身體,頓時一陣"噼里啪啦"關節炸響的聲音從秦風身上傳了出來,丹田中一股氣勁傳入四肢百骸,秦風只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

看向桌子上的骨灰盒,秦風在心中默念:"師父,外八門的傳承,弟子一定會繼承下去的,您老就放心吧!"

到了此刻,秦風早已明白了那玉佩中信息的來處.

有了這些古老相傳的秘術,秦風相信,就算他想重整外八門都不是難事,當然,載昰並沒有交代要如此做,而秦風也沒有一統江湖的那種雄心壯志.

"秦風,起來啦?"

隨著胡保國的聲音,房門被從外面推開了,打量了下秦風的面色,胡保國拍了拍秦風的肩膀,道:"精神還不錯,別想那麼多了,去吃餃子吧,晚上我值班,你跟我一起回所里."

"謝謝胡大哥!"

秦風點了點頭,道:"胡大哥,師父的骨灰,就要拜托您保管好了."

"這些客氣話干嘛?放心吧,老爺子供在這里,保證天天有香火的."胡保國在秦風胸口錘了一記,轉身出了房間,大過年的他還有不少事要忙活.

由于是喜喪,所以昨日載昰的逝世,也並沒有沖淡這個村莊節日的氣氛.

而胡家在這村子里,也算是個大戶,前來拜年的人絡繹不絕.

大年初一的早上,充斥在耳中的盡是些拜年的吉祥話,出于載昰的緣故,胡家誰也沒把秦風當成是外人,這個年讓秦風過的很是溫馨.

吃過晚飯後,胡保國開車將秦風帶回了管教所,雖然離開只有兩天,但是看著操場上那熟悉的菜地還有師父所住的院子,秦風竟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PS:第一更,這幾天一直在外地參加的活動,存稿是全沒了,高鐵上寫出的這一章,朋友們多多支持下吧!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