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遺願
大年三十的,幾乎所有的單位都休假了,像火葬場這樣的單位,早就將爐火給熄了,胡保國這一通電話是連懇求帶嚇唬,又通過省里老首長的關系,終于讓火葬場那邊同意單獨再開一爐.

等到火化完畢回到了胡家的時候,新年鍾聲已經敲響了,抱著師父的骨灰盒,秦風呆呆的坐在了胡保國給他安排的房間里,早上還是活生生的人,現在就變成了一盒骨灰,秦風還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面對這種生死離別.

"風,將老爺子供起來吧,等上七天,我把他安葬在胡家祖墳最上首的地方,一定不會讓老爺子受委屈的."

胡保國端著一碗餃子掀開了門簾,忙活了這整整一天,別才十五六歲的秦風了,就是他都感覺快要支撐不住了,不過事總算處理完了,胡報國心中也松了口氣.

"胡大哥,我要再求您件事!"

秦風的目光從骨灰盒轉到了胡保國的身上,開口道:"師父雖然很少給人他的身份,但我知道,他是想埋入清陵的,我想滿足師父這個願望!"

和載昰相處了三年多,秦風曾經聽他過,他的同輩皇帝光緒帝,也就是愛新覺羅?載湉,曾經在清西陵和溥儀的華龍皇家陵園中間,留有一片墓地.

當年光緒曾經下過旨意,這一塊墓地就是給載字輩的皇親留下來的,像是末代王爺醇親王載灃等人,都是埋在了那里.

載昰雖然沒有明什麼,但秦風看得出來,師父還是想葉落歸根重回祖墳,只是他脫離愛新覺羅氏已久,自知這個願望很難達成,只是在無人處唏噓時,才會表露出一絲心跡.

"埋入清陵?秦風,你和老胡我開玩笑的吧?"

聽到秦風的話後,胡保國差點沒將手中的那碗餃子打到地上,"現在是什麼年代啊?清朝早就滅亡了,除了被先總理特批的那位末代皇帝,還有誰能埋到那里去啊?老胡我可沒那本事!"

清朝滅亡後,不管是北洋政府,國民政府還是現在的政權,都在努力消減著帝制時代對國家的影響,即使是那位末代皇帝,剛剛去世時也沒有被埋入帝陵,而是葬在了八寶山.

由于那位末代皇帝的帝陵是早已修建好的,所以在總理的干涉下,後來才將他遷入了進去,這也是清王朝所埋葬的最後一位皇帝,從那之後,還沒聽誰能被葬入帝陵呢.

而胡家在石市雖然算得上是個大戶,但這幾十年來出過最大的官,也不過就是胡保國這個少管所的所長,在現有體制下,他一個正處級的干部,能有多大能量?

"胡大哥,我並不是要將師父葬入帝陵,而是帝陵旁邊清廷的一塊祖墳墓地……"看到胡保國誤會了自己的意思,秦風連忙出解釋了一下,他是想幫師父還了這個認祖歸宗的遺願.

胡保國連連搖頭,道:"這個……風,就是那種陵墓,也不是什麼人都能隨便埋進去的,老爺子脫離愛新覺羅氏已經都有七八十年了,族譜上還有沒有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空口白話的,誰信啊?"

作為末代皇朝的成員,愛新覺羅皇室的人,國家都是給予了一定關注的,死去的人都會成立治喪委員會,別載昰現在已經化作骨灰,就算他尚且在世,想要驗明身份還需要很多手續的.

"胡大哥,師父留有一部筆記,能證明他的身份,這事兒我去辦,只是暫時要將師父的骨灰寄存在您家里,您看這樣可以嗎?"

外八門的傳承是心口相傳,老爺子也不敢破這個例,但他在生命中的最後這幾年,寫了不少當年的回憶錄,其中不乏愛新覺羅氏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對證明載昰的身份,還是有很大作用的.

"你子,讓老爺子入土為安不好嗎?非要折騰那麼多?"

胡保國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秦風,自己都辦不到的事,這還在服刑的子居然口出狂.

"胡大哥,師父就這麼一點遺願,我一定要幫他完成!"

秦風倔強的直視著胡保國,不肯做絲毫的退讓,他知道,師父之所以想葬入清廷,並不是因為自己那清朝皇室成員的身份,而是純粹出于一個老人認祖歸宗的心思,師父有事弟子代其勞,秦風感覺自己應該背負起這個責任.

"好吧,你是老爺子的親傳弟子,這事你能做主!"

看著目光堅定的秦風,胡保國歎了口氣答應了下來,放下那碗餃子,然後捧過了載昰的骨灰盒,恭恭敬敬的將其供在了桌子上,道:"你吃點東西吧,明天跟我回去,我想辦法給你減去這最後兩個月的刑期."

"胡大哥,不用了,就兩個月的時間,我等得起!"

秦風搖了搖頭,以他現在的本事,又豈是這個的監獄能困住的,之所以留在這里,一來是有師父在,二來也是秦風想磨礪一下自己的心性,按照師父的話,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得大事.

還有一點就是,在少管所中,秦風能從別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別看管教所里都是些少年犯,這些家伙沒一個是省油的燈,有個十二歲的扒手,從東北偷到了蘇南,無一失手,那種經驗正是秦風所欠缺的.

載昰總是在秦風面前,如果他能被送到成人監獄去,學到的東西還會更多,那里才真正是"精英薈萃"之地,上至高官學者,下至販夫走卒,人間百態盡在其中.

現在秦風也看開了,不管是盜術還是千術,其實並沒有好壞之分,只在乎用在什麼地方而已,就像是一把最普通的菜刀,拿在廚師手中只是工具,但如果拿在罪犯手里,那就是凶器,關鍵還是在于個人的選擇.

送走了胡保國,秦風將那碗已經變涼了的餃子吃了下去,看著桌子上的那個骨灰盒,怎麼都無法入睡,這一天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他的大腦皮層始終處于一種十分興奮的狀態.

"嗯?這是什麼?"

秦風收回了目光,卻是突然發現,在自己的腦海里,似乎出現了一些並不屬于他記憶中的東西.當秦風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從骨灰盒上轉移到腦海中之後,一股龐大而繁雜的信息,瞬間將他的思維沖擊的七零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