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逝(上)
"沒事,都去忙吧,我和風子話!"

載昰印堂的那絲死灰色愈發的明顯了,不過他的精神卻是好了很多,雙手在躺椅兩邊一撐,身體半坐了起來.

"師父,您……您進屋吧,我……我求您了!"

不知為何,秦風鼻子一酸,淚水奪眶而出,順著臉頰直往下淌,用手背抹了下眼睛,秦風雙手插入到躺椅下面,就要連人帶椅子給搬起來.

"癡兒啊,師父都能看得透,你哭什麼?"

載昰輕輕的擺了擺手,道:"胡家雖然和我淵源很深,但大過年的,在房里不合適,你放下我吧!"

"師父,您別這麼,您一定能長命百歲的!"

秦風的聲音哽咽了起來,"師父,您等等,我這就給胡大哥打傳呼,咱們馬上就去醫院,您一定不能出事啊!"

面對著相處了三年的載昰,秦風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難受,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甯願死去的是自己,也不是這個待他如爺爺一樣的老人.

雖然不是第一次面對生死離別,但此時的秦風,無疑是感觸最深的,死死咬著雙唇,秦風努力不讓自己大聲哭出來.

"傻孩子,醫院要是能保住師父的這條命,我還來這里干嘛啊?"

老人笑了起來,伸手輕輕的拉住了秦風,開口道:"徒兒,師父今年九十有四,和長命百歲也沒多大區別了,當年比師父風光的人多的是,但能活過師父的,卻沒有幾個人,師父不虧!"

"不,師父,您不會死的,您一定沒事的!"

秦風甩開了師父的手沖入到了房中,出來的時候卻是拿著一根指長的人參,從中掰斷之後,塞入到了載昰口中.

這老山參是前幾天載昰讓秦風去買的,別看這麼一根,卻價值六萬多塊錢,也虧得是在九七年,要是放到十年後,怕是六百萬都甭想買得到.

見到弟子的舉動,載昰也沒阻止,含著那半截人參,笑道:"你子知道這是干什麼用的嗎?"

"師父,這是百年的老參,能救命的!"秦風發現師父的神色似乎變得好了一點,連忙又要將另外半截塞進去.

"行了,這玩意是吊命而不是救命用的,你再放半根進去,師父可是連話都不出來了."

載昰擋住了秦風的手,道:"我讓你買這東西隨身帶著,是怕我這老骨頭一時撐不住就過去了,現在咱們還有時間,你聽師父交代你幾句話!"

"是,師父!"雙腿跪在了老人面前,秦風緊緊的握住了師父的雙手.

聽到載昰的這番話,秦風終于明白了,原來師父早有感覺,現下里卻是大限已到,非自己所能改變得了.

看到秦風終于冷靜了下來,載昰也是松了口氣,此時的他只不過是回光返照而已,即使口子含了老參,也不一定能支撐很長時間.

抬頭看了一眼天邊的亮光,載昰有些貪婪的吸了一口清新而冷冽的空氣,開口道:"風兒啊,不管是練武還是學習外八門的技藝,要論資質,你是師父所見的最好的一個!

不過你年少時家中遭遇大變,心性未免受到了影響,這幾年師父雖然幫你消除了不少戾氣,但有些東西還是需要你自己去化解.

師父只有四句話要交代你,只要你能做到,師父就能放心的去了!"

"師父,您吧,弟子一定銘記在心,永不敢忘!"秦風此時已經是淚眼婆娑,他也不去擦拭,任憑眼中的淚水滴落到身上結成寒冰.

老人伸出了一個指頭,道:"第一,你要能做到不困于!"

"師父,人有七六欲,豈能完全拋棄?"秦風不解的抬起了頭,看向了師父.

這世上有很多種,親,愛,友,同,民族之愛,對萬物之愛,都是能引發感的巨大波動,如果將這些全部拋棄,那還能叫人嗎?

載昰搖了搖頭,道:"是不困于,困惑的困,師父讓你做到的,是不要因傷己,可哭,可笑,可喜,可怒,但惟獨不可困在里面,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在載昰看來,秦風雖然少年老成,但終究是個孩子,親就已經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日後再有愛友,他怕秦風困在其中而無法自拔.

這並不是泛泛而談,英國有那位愛江山不愛美人的國王,國內同樣有因所困,潦倒一生的例子,關對于一個少年而,是極為重要的一個門檻.

"師父,我都清楚了,您放心吧,弟子當謹遵您的教誨,日後不會為所困的!"秦風是何等聰穎?聽老人這麼一解釋,頓時明白了過來.

"好,這才是我載昰的傳人."

老人欣慰的笑了起來,伸出了第二個指頭,道:"在你日後行事時,要能做到"不亂于心",不被外來的緒所左右,如此才能看清事的本質,幫助你做出正確的判斷!"

對于這一點,載昰並不怎麼擔心,虛歲剛滿十六的秦風,有著一種超乎常人的成熟和冷靜,收秦風為徒三年,唯有此刻生死離別之際,載昰才見到秦風的真流露.

這也讓載昰心中寬慰,既能不亂于心,又不會喪失七六欲,就連載昰也無法估量秦風未來的成就!

"第三點,就是不念過往!"

載昰曲起了第三根手指,道::"對每個人而,往事不管是幸福還是殘酷,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但你要記住,千萬不讓往事成為自己的牽絆,束縛自己的思想!"

載昰最擔心秦風的地方,就在這一點,他能看得出來,秦風在知道父母尚且在世的之後,對于往事有些耿耿于懷,他有些怨恨父母為何不來尋他與妹妹.

不過這是秦風的心結,也唯有秦風自己能解開,載昰只是希望秦風日後不要在這一點上栽跟頭,要知道,往事固然能激發人上進,但也能讓人頹廢的.

"師父,我知道了,我會調節好自己心態的!"

秦風重重的點了點頭,他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足夠冷靜,在老人向他傳授最後的人生經驗時,秦風已經從悲傷的緒中脫離了出來.

"好,第四點,要不畏將來!"

看到秦風嚴肅的樣子,載昰臉色露出笑容,面色愈發潤了起來,道:"你師父雖然出身清廷皇家,但最崇拜的人,還是這個國家的創始人,他的那話你要牢記: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要做到無所懼,無所畏,對未來充滿信心,有著必勝的信念!"

到這里,載昰的緒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他似乎已經看到,自己許多未完成的心願,將在這個弟子身上實現.

"可惜了,為師所得傳承不全,如若不然的話,秦風你必將能一統外八門,創數百年祖師未能達成之創舉!"

載昰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從脖子上取下了那塊半個多世紀都未離身的盤龍玉佩,道:"秦風,你且拿好,這為我主門信物,要妥善收藏不得遺失!"

"是,師父,我一定好好保管!"

秦風著眼睛接過了那枚用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玉佩,在玉佩上還帶著老人的體溫.

想要面前的師父即將與自己天人永別,秦風頓時心如刀絞一般,握著玉佩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攥成拳頭,手背青筋暴露.

PS:新書三件寶,嘿嘿,點擊收藏推薦票,有啥給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