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回光返照
"秦風,去把那躺椅搬過來,咱們爺倆話!"

圍著村子走了一圈,載昰的精神卻是變得矍鑠了起來,額頭上冒出了汗珠,一臉的光滿面,話的聲音也響亮了幾分.

秦風搖了搖頭,道:"師父,您這剛出了汗,不能吹風,咱們去屋里坐好了!"

雖然今兒的風並不是很大,天氣也比前幾天暖和了許多,但秦風還是不敢拿師父的身體開玩笑,扶著載昰就要往屋里走.

"沒事,聽師父的話,去搬吧,要不然老頭子就站著和你話."

載昰紋絲不動的站在那里,秦風知道這老爺子出來的話,是從來沒人能勸得住的,只能泱泱的去到屋里,將那把大躺椅搬了出來.

不過除了在躺椅下墊了褥子之外,秦風又在載昰身上蓋了厚厚的兩層被子,只露出了一張臉在外面.

"我聞到了春天的氣息啊!"

載昰使勁的聳動了下鼻子,忽然想到一事,開口罵道:"***袁世凱,他一句話,就讓老子少活了一年啊,要不然老子怎麼也要撐過這一年!"

老人口中帶著痰,起話來嗚哩嗚嚕的,秦風聽得不是很清楚,開口問道:"師父,您什麼?"

"沒什麼,老頭子自己知足啦."

載昰側過臉看向秦風,道:"只是可惜了,千門的賭術沒在我手上傳承下來,還有另外幾門,我都沒能學全!"

到這里,載昰臉上忽然露出得色,笑道:"秦風,盜門是我傳承最全的一門,千門遺失了一半,殺手門的絕活都交給了你.

蠱門和跳大神的那些東西,不學也罷,不過就是他們自己門內,怕是傳承也沒剩下多少吧?

至于機關門,當年有一部分人躲入到了明朝神機營,傳承保存的比較完善,只是現在也沒幾個人學那些東西了,也不知道失傳了沒有?

嘿嘿,那些玩雜耍的和女人的功夫,師父可沒學過,不過有了上面那四門技藝,足夠你行走江湖了!"

"師父,當年祖師爺干嘛不把這些傳承用紙記載下來啊?這記性再好也不如爛筆頭啊!"

秦風有些奇怪的看向老人,在載昰授藝的時候,都是用口傳述,也不允許他記在筆上,要不是秦風記憶超人,還真的記不下那麼多,所以他心中一直藏著這個疑問.

"祖宗的規矩,不能到我就變了啊."

載昰搖了搖頭,道:"不僅是咱們這一脈,那些練武把式的人,丟的傳承更多,現在留下的功夫,十能存一就不錯了……"

古人的思想,向來都是比較保守的,越是珍貴的東西,就越是掩藏的厲害,像一些祖傳的技藝都是心口相傳,而且是傳子不傳女,傳徒不傳婿.

這樣固然起到了保密的作用,但用口轉述的東西,一代代傳下來,終究會有些口誤或者錯誤的地方,這就導致了後來的一些絕活變得不倫不類甚至直接失傳了.

就拿武術來,古代那些過五關斬六將,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猛將,雖然這種形容有些誇大其詞了,但按照一些史書的記載,那些將領們力敵個一兩百人是沒什麼問題的.

可是到了近代,有哪個大武術家敢自己能力敵百人?別千軍萬馬了,就是董海川李書文這樣的一代宗師被上百個持刀的人圍起來,怕是也會被砍成肉醬.

當然,載昰還有一句話沒,那就是之所以造成這一切,他的祖宗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當年清廷入關,對起武林人士,絲毫都不比朱元璋來的遜色,殺的那叫一個狠,從少林寺到武當山,差點就滅絕了這兩大宗派.

所以在載昰看來,古代傳承下來的東西真的不多了,他收秦風為徒,也是想多傳下去一些東西,雖然只是一些不如大雅之堂的技藝.

"師父,這些您都過了,別耗費心神了,喝碗雞湯吧!"

秦風雖然將老人的話都聽在了耳朵里,不過還是擔心師父的身體,聞到廚房的香味後,連忙跑了過去,端了一碗熱騰騰的雞湯出來.

"好,我喝!"

載昰半坐起身體,將那一碗冒著浮油的雞湯喝了下去,大聲笑道:"沒想到我愛新覺羅·載昰,老年還能得此佳徒,夫複何求啊!"

"師父,您……您這是干嘛,快躺好!"

此時天邊已經出現了一絲陽光,將老人的那張臉映照的格外亮堂,不過當秦風看清楚師父的面龐之後,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連忙讓載昰躺了下去.

載昰擅長金點,也就是相面占卜,秦風跟著他自然也將這們功夫學到了手,正源于此,秦風才會面色大變,因為他看到了師父印堂上的那片死灰色.

相面之術,並不單純的只是透過一個人的面部特征來論其命理的,這其中還有一些中醫的理論,一個真正的金點大師,往往也都是有著絕活的中醫聖手.

通常在中醫望診中認為,病人面部所出現的青,黃,白,灰,黑五種色澤,可以測知內在的肝,心,脾,肺,腎等五髒的病變況.

像印堂出現透亮的黑色,在相師口中往往是大凶之兆,其實印堂代表的是肺病的位置,而黑色是腎病的體現,這只能明腎病已經開始累及肺髒.

肺主呼吸,腎主納氣,肺腎病變的話,就會引起氣虛咳喘,氣息不調,在中醫里,印堂發黑只是危險症候,還不至于要人性命.

所以那些無良相師們所謂的大凶之兆,往往只是嚇唬客人,用來詐取錢財的,久而久之,常人也都以為印堂發黑就得了不治之症了.

事實其實並非如此,黑亮有神,即使有病也不怎麼嚴重,而如果色澤變得,枯暗如塵死灰一片,那才是真正要命的.

秦風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形了,當年劉老爺子彌留之際,他的印堂呈現出的症狀,幾乎和現在的載昰一模一樣.

"師……師父,您……您這是?"秦風的聲音顫抖了起來,手中拿著的湯碗"啪"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哎,這是怎麼了?歲歲平安,碎碎平安啊!"

廚房里的女人聽到響聲,連忙起了笑著吉祥話,只是她們面上的笑容再盛,也掩不住秦風臉上的悲傷.

PS:在北京參加個活動,只能晚上回酒店寫,大家多給幾張推薦票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