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新年
買了一張前往泉城的車票,在火車上晃蕩了五個多時後,秦風來到了這個讓他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沒有絲毫的遲疑,秦風拿著一張地圖先是去了泉州貨物配貨站,這里就是倉州那班火車的終點站,當年秦風就是在這兒帶著妹妹逃離泉城的.

不過詢問了許多貨站的人,秦風都沒能得到妹妹的消息,他們很肯定沒有見過秦風嘴中的秦葭,在這里整整呆了兩天,秦風失望的離去了.

第三天的時候,秦風來到了七年前自己生活的地方,這是泉城的一家大學教師宿舍樓,秦風從出生到離開,一直都居住在這里.

看著那些似曾相識的大爺大媽和大院里跑來跑去的孩子,秦風耳邊似乎響起了父母的呼喊,一幕幕熟悉的場景,讓秦風眼中噙滿了淚水.

對于一個孩子來,七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太多事,最起碼秦風的相貌,和七歲時已經大大不同,即使不做任何改裝,也沒有人再能認出他來.

流浪了五年,又跟著載昰這種混老了江湖的人學習了那麼久,秦風和人打起交道還是很嫻熟的,只用了半天的時間,他就問清楚了自己家中的狀況.

不過結果,依然讓秦風很失望.那些相貌很並沒有多大改變的老鄰居們,居然沒有一個人知道自己家中當年發生了什麼事.

按照王大媽的法,七年前的一天,這里來了好幾輛車,把秦家的東西全給搬空了,是搬家了,但是搬去哪里,那些人並沒有告知.

住在這院子里的大多都是學校老師,也曾經有和秦風父母關系不錯的老師向學校詢問過,只是也沒得到答複,只知道好像是調入京城工作了.

不甘心的秦風在深夜潛入到了學校的檔案室,將所有關于七年前工作調動的卷宗都翻閱了一遍,但令他失望的事,他沒有找到父母的名字.

除了老鄰居們的記憶之外,秦家在泉城生活的軌跡,似乎被人完全抹掉了,沒有一絲線索留下來.

無奈之下,秦風登上了那列貨車,沿著一個個的沿途停車的配送貨場,尋找起妹妹的下落,帶給他的,依然是失望.

胡保國也是老于世故的人,接上秦風之後並沒有多問什麼,帶著換了衣服的秦風直接回到了少管所,總算將這檔子事給圓過去了.

不知道是否死了心還是相信了師父的占卜,重新回到少管所的秦風性格卻是變得開朗了許多,將少管所的黑板畫報等工作都接了過去.

有胡保國的幫忙,再加上秦風自己的努力,三年時間內減了兩次刑,加起來總共八個月,當97年春節將至的時候,秦風只剩下兩個月的刑期了.

過年是個喜慶的日子,為了不讓所里的少年們想家,少管所里也是到處都貼上了紙對聯,洋溢著一副節日的氣象.

--------

"師父,咱們今兒去胡大哥家過年,這是胡大哥給您買的新衣服,我幫您穿上!……"

大年二十九的下午,秦風拿著一身大色的衣服,興沖沖的來到載昰那個獨門獨院,推開厚厚的簾子,臉上滿是喜氣.

整個少管所,誰都知道胡大所長對秦風好,早在半年之前就經常喊他去家里,甚至找了當地派出所的關系,把秦風的戶口落在了他的家里.

正好這次春節不是胡保國值班,所以這才要帶老爺子和秦風去他家里過年,在這少管所里,總歸是缺了那麼點人氣.

"嘿,師父可是只在結婚的時候穿過這麼喜慶的衣服啊."

比之兩年前,躺在床上的載昰愈發的老了,花白的頭發垂在額前,臉上滿是老人斑,雙手枯瘦如柴,只是那雙眼睛依然明亮.

"師父,我師娘呢?"看著老人氣色不錯,秦風笑著開起了玩笑.

"你師娘?怕是早就死了吧?"

聽到秦風的話後,載昰不由愣了一下,剛想點什麼的時候,大門又被從外面推開了,胡保國走了進來,道:"老爺子,准備好了吧,咱們這就走?"

"好,走,這地方戾氣重了點,老頭子也換個地方!"

載昰扶著秦風的手臂,緩緩站了起來,隨後又甩開了秦風,步伐緩慢但卻十分堅定的走到了門口.

看著顫顫巍巍的載昰,秦風的鼻子不由有些發酸,只不過短短的兩三年,師父竟然老成了這幅模樣,生命即將走到了終點.

胡保國掃了秦風一眼,道:"愣著干什麼,快把老爺子的大衣拿上,咱們走了!"

"對,走,過年去!"

秦風回過神來,連忙拿了那件平時師父蓋腿的狐皮大衣追了出去,到了門口也不管師父樂意不樂意,直接將老人包裹了起來.

有胡保國帶著,出監獄大門的時候,秦風沒有遇到什麼刁難,一來他的刑期馬上就要到了,二來都知道他和胡保國的關系,不管是管教還是武警都早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胡保國的老家是在鄉下,從少管所過去還要一個多時,警車進了村之後,馬上圍過來一群玩著鞭炮的半大子.

村里的家家戶戶都貼滿了對聯和福字,時不時響起的鞭炮聲與各家廚房里傳來的香味,到處都洋溢著過年的喜慶.

"師父,您慢點."

當車子開進了胡家的院子後,秦風先跳下了車,心的將載昰扶了下來.

"老爺子,身體可好啊?我帶著兒子孫子給您老拜年啦!"

載昰這一下車,早已等在院子里的一群人,呼啦啦的跪倒了一片,就連剛剛停好車的胡保國也給拉著跪下了.

"好,好,都好!"

載昰今兒的精氣神很不錯,放開秦風的手後,顫抖著右手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包,遞給秦風道:"都快去見祖宗了,又讓我過了把爺的癮,賞!"

這一聲"賞"字,老爺子喊得是中氣十足,仿佛又回到了年少的時候,每到過年的時候,那前來家中磕頭的人是絡繹不絕.

秦風拿著一把包挨個發了下去,至于載昰則是被幾個也七老八十的胡家長輩迎到了里屋,看得出來,老爺子今兒興致很高,臉上的皺紋似乎都少了許多.

吃晚飯的時候,載昰喝了好幾杯胡家自釀的老酒,著實讓秦風擔心不已,整整守了師父一夜,生怕出什麼事.

"師父,您醒了?"趴在床尾昏昏睡去的秦風聽到響動,連忙抬起頭來,剛好看到師父正在拿床頭的衣服.

"醒了,人老就睡不著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兒喝了酒的緣故,載昰的臉上泛著一股潮,在燈光下倒是顯得精神奕奕.

秦風掀開厚厚的窗簾往外打量了一眼,道:"師父,您再睡會吧,這天剛剛亮,還早著呢!"

"一年之計在于春,一日之計在于晨啊!"載昰笑了起來,道:"按照老黃曆,今兒就已經立春了,咱們爺兒倆也過一次舊黃曆的春節吧!"

立春是24節氣之首,所以古代民間都是在"立春"這一天過節,相當于現代的"春節",陰曆正月初一稱為"元旦".

1913年(民國二年)7月,袁世凱擬定陰曆元旦為"春節",次年(1914年)起開始實行,自此,夏曆歲首稱春節.

今年巧的是,立春就在春節的前一天,秦風也不知道師父怎麼記得那麼清楚,看看窗外的白雪,還是搖了搖頭道:"師父,立春五天才化凍呢,這天實在太冷了,咱們在這房里嘮嘮嗑算了."

秦風到不是自己怕冷,關鍵是怕師父的身子骨撐不住,這北方的冬天寒風呼呼的,加上前幾天又下了場大雪,外面格外的冷.

"你子哪來的那麼多廢話,胡家這些人還算孝敬,老頭子不能不懂事啊!"

載昰伸手在弟子頭上拍了一記,隨手掀開了被子,秦風只能上前幫師父把衣服穿了起來,扶著老人走出了屋子.

農村人起的早,加上又要置辦年貨,雖然天剛亮,家家戶戶都已經傳來響聲.

扶著師父在這不大的村子里走了一圈之後,路上已經有人趕著馬車去集市了,這年三十的最後一天,也是集市最熱鬧的一天.

胡家的年貨也沒置辦齊全,胡保國一大早就開著車帶人去集市了,院子里到是變得冷清了許多,幾個老人怕冷都窩在了屋子里.

PS:第二章,節加快了,後面的故事會更好看,還請朋友們多收藏多投推薦票,新書急需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