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謝軒
"咦,今兒是什麼日子?從哪里搞來的酒啊?"

被管教打開大門放進監舍的秦風,一進去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

十多個少年圍在桌旁,等管教離開後,一個少年掀起桌子上的床單,上面赫然擺著一桌子酒菜.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縱然管教所里都是些半大不大的孩子,但成人的規則在這里也是行得通的,只要有錢,煙酒在這種地方並不算是什麼稀罕物.

像那些監獄的職工,幾乎每天都有接觸少年犯們的機會,帶點煙酒進來是輕而易舉的,其實管教們也是知道的,只不過睜只眼閉只眼罷了,甚至有些管教,其實也在干著監守自盜的事.

"風哥,李老大明天就出去了,我們這是給他擺送行酒呢!"

一個戴著副眼鏡的胖子迎了了上來,往秦風手里塞了包煙,道:"我們要先開吃,李老大不願意,這不就等風哥您了嗎?"

少管所和動輒刑期都在三五年以上的監獄不同,在這個地方服刑的少年,一般刑期都很短,往往只有幾個月或者一兩年,所以人員的流動也是很快的.

秦風進來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他這個監舍的犯人就已經換了好幾茬了,作為監舍的元老和李老大的兄弟,秦風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稱呼後面一般都加上個"哥"字.

話的這個胖子姓謝,叫謝軒,今年十五歲,家里就是石市本地人,要這子進來,倒是有些冤枉.

謝軒的父親屬于那種頭腦比較靈活的,從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就干起了個體戶,一開始是從沿海地區倒騰電子表喇叭褲什麼的,慢慢積累了一些財富.

而謝家真正暴富起來,是兩年多以前的事,震驚了世界的前蘇聯解體事件,雖然使得那個國家一蹶不振,但卻造就了一大批中國的百萬富翁.

解體初期的俄羅斯,金融經濟體系完全陷入崩潰,國內物資極度匱乏,在中國極不起眼的日常生活用品,到了俄羅斯都能賣個天價.

錯開那位用輕工產品換取了四架民航客機的牟大亨不,像是用一瓶二鍋頭換個價值幾千美元的貂皮大衣的事,在當時的俄羅斯並不鮮見.

謝軒的父親謝大志在蘇聯剛一解體的時候,就意識到了其中的商機,馬上購買了從石市到俄羅斯的火車票.

在前往俄羅斯進行了短暫的考察之後,謝大志拿出了所有的積蓄,又從銀行貸了一百多萬,整整購買了六個火車皮的日用百貨.

事實證明謝大志的眼光是十分准的,他的這一趟俄羅斯之行,為他帶來了上千萬元的收益.

由于最先搶占了市場,從1991年底蘇聯解體到現在短短的三年中,謝大志財富飆升,成為了石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不過也正是因為生意繁忙,謝大志兩口子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管教兒子,每每回家都是扔上一疊鈔票,對兒子的學習和生活是有心無力,只能在物質上滿足兒子.

所以從上學起,謝軒就從來沒差過錢,由于出手大方,身邊自然而然的就有一幫混吃混喝的人,整日里把他給捧上了天,在學校里屬于那種大哥級的人物.

學校里的老師也經常收謝大志的包,所以對謝軒的一些作為也是睜只眼閉只眼,話回來,謝軒也就是欺負個同學,沒做什麼惡事.

不過就在半年之前,謝軒卻是踢到了鐵板上,起因是班級里新轉過來一個女同學,這本來也沒什麼,但問題在于,這個女同學長得十分漂亮.

早熟的謝軒,在十歲那年就偷看過父母藏起來的國外限制級錄像,成熟的比一般人都要早一些,所以見到這位女同學後,不由春心萌動.

但是讓謝軒失望的是,那位女同學對他根本就不假以顏色,有一次居然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踹了他一腳,這讓謝軒感覺自己丟了面子.

而謝軒身邊的那些人,也沒有一個好鳥,于是有人給他出了個餿主意.

在周一升旗全校做廣播體操的時候,謝軒在大庭廣眾之下,居然將正在領操的那位女同學的褲子給扒了下來,引得全校嘩然.

其實比這更惡劣的事,謝軒也做過不少,不過他老子有錢啊,每次都用錢給擺平了,但這次,錢似乎失去了作用.

就在事發的第二天,謝軒被揪進了派出所.

往日里和謝大志稱兄道弟的那些警察,突然之間翻了臉,把謝軒這幾年來的一些事都給整了出來,連偷看女同學上廁所的事兒都沒放過.

謝大志在石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四下里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被兒子扒下褲子的那位女同學的父親,是剛剛調入石市的市公安局副局長.

聽這位副局長還有京城背景,只是下來鍍鍍金的,這樣的人物,自然沒有人願意得罪.

到了這會,謝大志才真正認識到"民不與官斗"這句話的含義,以前的那些官場朋友對他是避之不及,親自上門求,更是直接被副局長給打了出來.

折騰了好幾個月,謝大志扔進去了幾百萬,兒子還是被以流氓罪判了個勞教一年,送進了石市的少管所中.

可想而知,在學校當慣了霸王的謝軒,進來後將會受到怎麼樣的"照顧".

在監舍十多人的輪流"思想"教育下,胖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幫整個監舍的人洗了整整一個月的外衣內褲,又使用金錢攻勢之後,終于被組織給接納了.

要是被謝大志知道自己那個連醬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兒子,會有如此大的轉變,不知道他會不會把那幾百萬送禮的錢,改成將兒子的刑期加多幾年?

"嘿,還是茅台啊?胖,你爸又來探監了?"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秦風眼睛亮了起來,他不怎麼抽煙,但跟著師父這半年多,卻是學會了品酒.

也不知道貝勒爺哪搞來的酒,從國內的八大名酒到國外的各種酒,秦風都嘗了一個遍.

當然,他不是放開肚子喝的,單是那一瓶1912年的產自是法國波爾多的卡伯納,秦風就整整品了一個月.

"嘿嘿,我爸昨兒就來了……"胖子湊到秦風耳朵邊,低聲道:"我還給您留了兩瓶,在您床下面放著呢!"

到底是商人家庭出身,胖子審時度勢的本領一點不比老爸差,他早就看出來了,平時李老大都要讓秦風三分,等李老大出獄後,這監舍的老大非秦風莫屬.

"嗯,有心了!"秦風點了點頭,平日里都是喝師父的酒,這次借花獻佛,也給師父搞點好酒喝喝.

正當胖子還想和秦風套套近乎的時候,李天遠一把將他給推開了,拉著秦風坐到椅子上,道:"風哥,我明兒就出去了,您要什麼東西嗎?兄弟一准給送進來!"

雖然秦風沒有教李天遠任何的招數把式,不過練了半年多的樁功,李天遠也嘗到了甜頭,這半年多來是打遍少管所無敵手,當然,這其中不包括秦風.

所以早在幾個月之前,李天遠就改口叫秦風為風哥了,他是人粗心細,知道就憑自己這兩手,在秦風面前怕是一個回合都走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