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變臉
見到載昰面色嚴肅,秦風也認真了起來,舉起右手道:"師父,您放心吧,弟子絕對不會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

"你這孩子,發什麼誓啊?"

載昰一把拉下秦風的手,道:"秦風,你雖然少年老成,但江湖經驗還是太少,師父知道你為人正直,但就怕你被人利用了啊,以後做事,要三思而後行!"

"是,師父!"

秦風站起身來,將老人身上的被子蓋好,道:"師父,您身體不好,睡一會吧,這剛喝完藥不要耗費心神了!"

"我的病我自己知道……"載昰笑著搖了搖頭,道:"想睡覺以後時間多的是,等躺倒在了棺材里,要睡多久都行!"

"師父,我不准您這樣!"

聽到老人的話後,再看著師父這半年多來蒼老了許多的面容,一向很少將緒露在外面的秦風,眼睛突然了,強忍著才沒讓眼眶中的淚水滑落出來.

和老人相處大半年的時間了,雖然載昰在授藝的時候異常的嚴格,動則打罵,但是秦風能感覺得到,師父在心里對自己也是非常關心的.

別的不,在載昰生病之前,幾乎每天都要自配藥材給秦風煲粥,有一次胡保國漏了嘴秦風才知道,他每天喝下去藥粥所需要花費的錢財,幾乎等于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了.

練習了載昰所傳的道家吐納,再加上藥材補身,秦風這才不到十五歲,身高就達到了一米七八,比一些十七八歲的少年犯都要高出不少.

雖然從外面看還是稍顯瘦弱,但如果脫下衣服的話,就能看到那一塊塊結實的肌肉.

而且秦風身體的柔韌度,比之前也要強出許多倍,很多專業雜技演員能使出來的技巧,他幾乎全都能做到,這一點是載昰都未曾想到的.

感受到自己每天的進步,秦風現在再也沒有那種被強迫的感覺了,載昰也成為了他最為尊敬的人,所以每次聽到載昰自己命不長久的時候,秦風心里總是會感到一陣刺痛.

"傻孩子,誰能不死啊,不過你放心吧,八十三九十四,師父還有一年好活呢!"

笑著摸了摸秦風的腦袋,載昰道:"我准備了一些字帖和畫帖,從現在到過年還有兩個月,你要是能在這兩個月中將那些字畫臨摹的以假亂真,我就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讓你去尋找妹妹!"

"練字?畫畫?"秦風聞愣了一下,他早就發現了桌子上的字畫帖子,只是怎麼都沒想到,師父居然讓自己練這玩意兒.

要秦風從還真是很喜歡畫畫,家中沒有發生變故之前,屋里的牆壁上盡是他的塗鴉,但此刻身在監獄之中,他哪里還有心玩這些文人雅士的東西?

載昰看出了秦風的心思,開口問道:"你是不是想學這些,而是讓師父教你改裝易容之術?"

"嗯,師父,我還是想去找妹!"秦風點了點頭,在師父面前沒必要耍什麼心機.

"那就對了,所以你更要學好字畫臨摹!"

載昰指了指桌子上的字畫帖子,道:"不管是刺客還是千門,都有改容換面的技藝,但想要掌握好,就必須有美術的功底,秦風,你看這是什麼東西!"

著話,載昰從枕頭下拿出一張薄薄的物件,然後低下頭去,笑道:"秦風,你這個混蛋,又偷懶了不是,快點把米淘上,不然今天全吃夾生飯!"

"師……師父,您……您這腔調,還……還有,這……這張臉,怎……怎麼全變了?"

乍然聽到載昰口子發出的聲音,秦風整個人都愣住了,因為床上坐著的師父,話的腔調竟然和胖廚師的老婆一模一樣.

而當載昰抬起頭來的時候,秦風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驚恐,"蹬蹬蹬"往後連退了三步,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病床上的師父.

此時的載昰,不但連聲音都像極了胖廚師那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婆,甚至那張臉,都與其一模一樣,就連她臉上的表都學得惟妙惟肖.

"師父,這……這就是易容術?"秦風顫抖著聲音問道.

雖然明知道坐在床上的是師父,但是秦風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往日只以為什麼易容術是里吹噓出來的,不過發生在眼前的事,卻是讓秦風的大腦有些混亂,如果他今兒剛進門就看到這一幕,指不定會以為師父將那胖廚師的老婆勾搭到床上了呢.

"易容術?也算是吧,不過我們叫做變臉!"

載昰用手在臉上一抹,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樣子,看到秦風驚駭的模樣,不由笑道:"變臉這東西最早是在江湖上流傳的,到了清朝康乾兩個祖宗的時候,被應用到了戲劇里,最出名的就是川劇……"

到川劇中的變臉,其實發展不過五六十年,但這一項技藝在江湖外八行中,卻是流傳日久了.

而且和川劇中誇張的臉譜不同,江湖上的變臉,卻是以人的相貌為藍本.

一些頂級的刺客或者是千門高人,不僅能將人的相貌模仿的惟妙惟肖,在語氣神態上也也能模仿的如出一轍,像是載昰剛才那般,就算是胖廚師突然看到,怕是也會認錯人的.

心翼翼的從載昰手上接過那張像是人皮般的臉譜,秦風抬頭問道:"師父,這……這是您自己畫的?還有,這……這玩意是人皮嗎?"

"當然是我自己畫的,知道要你學畫是什麼目的了吧?"

載昰聞搖了搖頭,道:"這東西是矽膠做的,材質只能算是一般,現在誰敢用人皮做這玩意?不過在解放前的時候,曾經有人制過人皮面具,有傷天和啊!"

"還真是像啊……"捏著那柔軟的面具,秦風愛不釋手,把玩了好一會才抬起頭來,道:"師父,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練習!"

"不光是要練繪畫技藝,平時你也要多觀摩人的神態,這兩者缺一不可!"

載昰教誨道:"你如果化妝成女人,但走路卻是個老爺們,怕是除了瞎子,誰都能看出來."

頓了一下,載昰接著道:"什麼時候你能憑著自己制作的面具,光明正大的走出這管教所,你什麼時候就去尋找妹妹吧!"

---

PS:第二更,周末了,求推薦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