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賊經
"不就是用手指將肥皂給夾出來嗎?"

當秦風來到廚房的時候,里面的廚師已經開始了工作,不過青菜都已經洗好了,也沒人去管秦風蹲在水池旁做什麼.

老頭扔進水盆里的那一塊肥皂早就溶解了,秦風從池子邊上又找到了一塊用剩下的肥皂,將其扔進了臉盆里.

看著肥皂的位置,秦風伸出食指和中指呈剪刀形,對著那一塊肥皂就夾了下去,只是讓他失望的是,那的肥皂就像是泥鰍一般,觸手就滑到了一邊.

"我還不信了!"

嘗試了半天沒成功一次,秦風也起了倔勁,兩根手指不停的在水盆里攪來攪去,但直到那一塊肥皂完全溶解,他也沒能夾起來一次.

"秦風,你子干嘛呢?"

胖廚師將那鍋煮的半生不熟的米飯倒入一個大臉盆,好奇的在秦風頭上拍了一記,這子進來之後蹲在那差不多有半個時辰了,也不知道在鼓搗些什麼.

秦風揚了揚手中的一塊肥皂,道:"胖叔,沒事,師……老夏讓我找幾塊肥皂回去,是肥皂水澆菜地好."

肥皂用到快沒有的時候,堿性會變得很少,廚房往往就會換一塊整的,這樣積累下來,水池邊上扔了不少瓶蓋大的肥皂塊.

"那邊還有十多塊呢,你都拿去吧."胖廚師也沒細看,往鍋里倒了點油,拿出兩個雞蛋一對碰,"嗤啦"一聲,一股香味從油鍋里傳遍了整個廚房.

大鏟子在鍋底一鏟,兩個油煎的荷包蛋穩穩的落在了鏟子上,胖廚師將鏟子遞向了秦風,笑道:"秦風,第一天來幫廚,胖叔給你整倆雞蛋吃!"

"謝謝胖叔,回頭您教我炒菜,以後早上您就能多睡會了."

秦風抬起頭笑著接過了荷包蛋,他的眉目長得很是清秀,頭發也長出了寸許,看上去就像是個靦腆的孩子,那些在監獄工作的職工打心眼里就沒把他當犯人.

"那敢好,你胖叔最喜歡的就是睡覺!"胖廚師哈哈大笑了起來,越看秦風越是順眼.

犯人幫廚,只要不離開監獄警戒區域,不違法規定,晚上回去睡覺,加上胡大所長不加掩飾的照顧,基本上就沒有人再去管秦風了,帶了二三十塊肥皂的秦風,又回到了老頭住的那間院子.

"怎麼著,那功夫好練嗎?"

剛一進門,載昰就笑了起來,有些東西不僅僅是聰慧就能練出來的,他最先選擇讓秦風去夾肥皂,也存了消磨秦風性子的心思.

秦風搖了搖頭,道:"師父,不好練,這里面有什麼訣竅啊?"

"行,不懂知道問,孺子可教也."聽到秦風的話後,載昰贊賞的點了點頭,帶學生不怕學生笨,就怕學生不問!

這一個問字,也是大有學問的,有許多人自持聰明,遇到事往往喜歡自己鑽研,這固然是個優點,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卻是在繞彎路.

要知道,這世上很多事,自古傳下來,都凝聚了前人無數的智慧,有現成的方法不學,偏偏要自己琢磨,在載昰看來,那就是愚笨不知變通了.

"子,看清楚了,我只示范一次!"

讓秦風接了一盆水放在了面前,載昰隨手扔下了八個瓶蓋大的肥皂,伸出雙手,突然往盆中一探,沒等秦風看清楚的時候,載昰的雙手已然拿了出來.

"這……這……真的假的啊?"

秦風赫然發現,在載昰雙手十指的八個指縫中,竟然夾著八塊滑不留手的肥皂,這一伸一探之間,載昰不僅尋到了肥皂的位置,而且全部將其夾了出來.

"秦風,盜門有本賊經,里面有十二個字,分別是"遮,割,搶,撞,鉤,分,拎,換,色,麻,夾!"

什麼時候你能把這十二個字全練出來,這一門就算出師了,剛才這一手,就算夾,這要眼力和手上功夫相配合,要訣是……"

載昰也沒藏私,將盜門"賊經"中的要點一一給秦風解了起來,聽得秦風連連點頭,他沒想到這簡單的一個"偷"字,卻包含了那麼多的學問.

從拜師這天起,秦風的生活突然間變得充實了起來,每天早上四點鍾就要起床,幫廚洗完菜後,就要去伺候菜地,每天睡眠都要比別人少兩個時.

不過忙完了這些,秦風的時間就變得充裕了起來,除了每天規定要上的政治課和文化課之外,他基本上都窩在了載昰的院子里,到熄燈前才會監舍睡覺.

有胡保國撐腰,加上秦風十分勤快,幫廚種菜的工作從沒耽誤過,所里的管教基本上都是睜只眼閉只眼,時間很快一天天的過去了.

----------

"師父,您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一晃眼就是七個多月,北方也進入到了寒冬季節,上個月下了一場大雪,來了一場冷空氣,身體一向健康的載昰卻是病倒了,老人不願意去醫院看病,自己開了個方子,讓胡保國抓了二十多副中藥.

秦風此時正在給師父熬著中藥,只不過藥罐並不是架在爐子上的,而是被秦風雙手捧著,藥罐里的水已經完全開了,在"咕咚咕咚的響著",可想而知藥罐外面的溫度有多高.

秦風也是血肉之軀,他自然也不可能承受得住那種高溫.

如果細看的話,就能發現秦風的雙手在不斷顫抖著,雙手在藥罐上幾乎是一觸即離,只不過在那種速度快的幾乎肉眼都無法分辨的顫抖中,藥罐生生的被控制在了爐子上面,而完全沒有觸及到爐子上的架子.

"咳……咳咳……"

躺在床上的載昰看到秦風煎藥的樣子,臉上露出欣慰之色,咳嗽了幾聲之後,道:"西醫見效是快,但那是虎狼之藥,治標不治本啊!"

"師父,您都咳嗽了半個多月了,再這樣下去不行啊!"

秦風口子著話,手上卻是動作不停,眼睛盯著藥罐,忽然雙手向上一托,右手猛地抓住罐口傾斜下來,左手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碗,將罐中煎好的中藥倒了進去,涼了好一會之後,才遞給了師父.

"行不行的我自個兒知道,熬過這個冬天沒什麼問題的."

載昰搖了搖頭,伸手接過徒弟遞來的中藥,仰頭一口喝了下去,然後指了指屋角的鋼琴,道:"給師父彈一首拉赫瑪尼諾夫的《第三鋼琴協奏曲》吧!"

這架鋼琴是載昰在半年前搬來的,雖然是個二手貨,音色也不是很准,但這里可是監獄,當時胡大所長頂著很大的壓力,才平息了那些管教們的怨.

不過當三個月後,秦風在管教所八月十五晚會上,流利的彈出了一首曲目後,這件事卻是作為用音樂感化少年犯的成功案例,往上級部門報了上去,胡所長居然還得到了個嘉獎,當事人秦風更是被減刑了四個月.

從那之後,管教們對夏老頭院子里傳出的鋼琴聲就不管不問了,每天要是不聽一段,有些人還會感覺不習慣呢.

每天的鋼琴演奏,也成了秦風的必修課,坐到鋼琴前,秦風的十指飛快的敲擊在了鍵盤上,這首世界上最難彈奏的鋼琴曲,在秦風指尖響了起來.

雖然因為鋼琴本身音質的問題,在很多細節上不盡如人意,但《第三鋼琴協奏曲》那龐大和厚重的意境,卻是被秦風演繹的淋漓盡致.

PS:第二更,白天有點事,晚更了會,朋友們見諒,推薦票還是要給胖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