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傳承
"臭子,你去哪里找啊?"

載昰一把將弟子給拉了回來,道:"且不你現在身陷囚籠,連這少管所都出不了,就算是師父擔著干系讓你出去,你又能找得到?"

"找不到也要去找,師父,弟子求您了!",

秦風雙膝一軟,一頭跪倒在地,載昰出來的話,對他的沖擊實在太大,父母在世的喜悅摻雜著對自己的痛恨,秦風也不出自個兒是種什麼心了.

"秦風,我剛才和你談命理,就是想和你,你的命太硬,傷親,所以十六歲之前,並不適合與父母親人生活在一起!"

載昰將秦風從地上扶了起來,道:"不過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下之數莫不絕于天道之內,故大道之有余一也,你父母以及妹妹,都尚且在這世上,你不用擔心!"

"師父,您再給我算算,秦葭到底去哪了,她有沒有危險啊?"

聽到老頭的話後,秦風"噗通"一聲又跪了下去,剛才受到父母在世的沖擊,秦風居然把最疼愛的妹給忘掉了.

"師父哪有那麼神啊?"

載昰聞苦笑了起來,硬生生的將秦風從地上拉起,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師父受得起你下跪,但男兒膝下有黃金,以後膝蓋不要那麼軟!"

"是,師父!"秦風的眼淚忍不住湧了出來,雖然師父的話是在教訓自己,但秦風聽得出話中那濃濃的關愛之.

"秦風,師父接觸的占卜之道,只是皮毛,我能看得出你父母妹妹都健在,但卻算不出他們在哪里."

見到秦風的緒稍稍平靜了下來,載昰開口道:"你入獄沒幾天的時候,我就曾經去過一趟倉州,也跟著那列火車走了一遭,只是你妹妹的線索到了泉城突然斷掉了,師父也查不出來!"

收徒對壽命不多的載昰來,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在看出秦風藏拙之後,載昰就前往倉州,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打聽了一番.

"什麼?師父您去找尋過妹?"秦風抬起頭來,他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恩,我看過你的卷宗,知道你心有牽掛,原本想把那丫頭領回來的,誰知道她另有機緣,師父盡力了."

載昰無奈的搖了搖頭,按理以他的本事,在知道事的來龍去脈之後,尋到秦葭並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載昰之前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但事的發展卻是出乎了載昰的預料,當他追到泉城之後,女孩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任憑他如何找尋,都得不到半點線索,只能悻悻的回來了.

"謝謝師父!"

聽完載昰的講訴後,秦風這次沒有下跪,而是發自內心的對老人鞠了一躬,要先前被強迫收徒還心有怨,此刻秦風卻是真心實意的將老人當成了師父.

"現在不和他們生活在一起也好,等到你十六歲以後,再去找他們吧!"

感受到了弟子的心意,載昰哈哈大笑了起來,心舒暢之極,秦風雖然少年老成,城府略顯有些深,但為人至孝,載昰相信,自己這輩子不會看錯第二次.

"師父,如果有機會,我還想親自去找下妹妹……"

在秦風想來,師父對妹妹沒有任何的了解,也不知道長什麼樣子,師父找不到,不代表自己也沒有機會.

載昰點了點頭,道:"行,一年之內,只要你能自己從大門里走出去,師父就放你一個月的假!"

"從大門走出去?我自己?"

秦風聞頓時苦起了臉,別他了,就是短刑犯出少管所大門,都必須有放行條和管教帶領的,要是讓他自己出去的話,怕是在警戒線就被那些武警按倒在地上了.

"怎麼,子,是不相信自個兒還是不相信師父啊?"

看到秦風一副苦瓜臉的樣子,載昰不由笑了起來,道:"咱們行走江湖,有很多不便露臉的時候,這易容之術雖然沒有電視上吹的那麼玄乎,但只要掌握了人的心理,再做一些改裝,混出這監獄算是屁的難事啊!"

"易容之術?"秦風的眼睛亮了起來,"師父,那您快點教我啊!"

"子,沒學會走就想跑?"

載昰撇了撇嘴,道:"先把那夾肥皂的功夫練出來,你雖然習武,但手指的靈活度還差得遠呢,等你一秒鍾就能從水中夾出肥皂來,再談易容術的事兒吧!"

"好,我練,師父,我現在就去練!"

秦風雖然很排斥那些偷盜的技藝,但事關自己能走出這里,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而且此時秦風心中對師父的話也有些認同了,會……並不代表自己就要去做,學會盜門的本事,本身並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

"那就好好去練吧!"看到秦風終于想通了,載昰也是異常高興,原本以為自己要帶著這身本領入土的,沒想到臨老卻收了個關門弟子.

"對了,師父,弟子命硬,會……會不會也把您給克了啊?"

正要轉身出門的時候,秦風忽然想到一事,臉色不由難看了起來,雖然平時老頭對自己沒什麼好臉色,但通過今天的這些談話,他完全感受到了師父對自己的關愛.

"我?我不怕嘍!"

這麼多年,除了胡保國之外,載昰再也沒有被人關心過,聽到秦風的話後,不由心懷大慰,笑道:"俗話八十三九十四,就是沒有你,師父再過兩年也要去見祖師爺了,有什麼好怕的啊?"

"什麼?師父,您……"秦風頓時愣住了.

"有什麼好想的,師父活了那麼久,早就夠了!"

載昰活了九十多歲,從清王朝被推翻到日本侵華,幾乎見證了這百年來所有的大事,心胸之豁達,遠遠超出秦風的想象.

"師父,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將您的傳承給繼承下去的!"

秦風用力的攥緊了拳頭,老人身上所散發出的那種平和淡然的氣息,就像是一把拂塵一般,將秦風心頭的浮躁盡數掃去.

"但願如此吧!"

看著秦風的背影,載昰摸了摸了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佩,臉色有些複雜.

載昰也很希望能將師門的這個信物傳給弟子,但這一切都取決于秦風的成就,如果他達不到師門的要求,那這信物也只能和他一起深埋地下了.

PS:第一更,看書投推薦啊,朋友們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