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震驚
"江湖上練武岔氣的例子還少嗎?"

載昰擺了擺手讓秦風坐了下來,道:"舌抵上顎,鼻吸口呼,吸如長鯨吞水,呼如蠶絲剝繭,同時給我氣走周身,行一個周天!"

秦風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反應了過來,師父這是在教自己行功運氣的方法,連忙凝神靜氣,緩緩用鼻子吸起氣來.

往日里練八極拳站樁,就是需要呼吸相配合,秦風對此到是不陌生,按照載昰的吩咐,提起丹田內勁,在周身游走了起來.

不過和站樁練功不同,隨著秦風的呼吸,一股暖洋洋的感覺遍及全身.

體內的那股內勁,隨著秦風的一呼一息,居然變得壯大了不少,往日里無法通過的經脈,此時卻是暢通無阻.

"叩齒七十二下,把那金精分三口吞入腹中!"

半個多時過後,正當秦風一個周天走完准備收功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載昰的聲音.

秦風不敢怠慢,上下齒連叩了七十二下,頓時滿口生津,一股清香直傳鼻端.

"咕咚,咕咚,咕咚!"

秦風分為三口將那津液吞入到了腹中,讓他驚異的是,這三口津液入腹之後,居然化為精氣,反哺到了秦風身周各處.

原本因為載昰那一掌使得胸肺間隱隱作痛的秦風,此時呼吸之間只感覺順暢無比,卻是體內的隱疾,已經被完全治愈了.

"秦風,感受如何?"在秦風運功的時候,載昰也是一眼不眨的盯著徒弟,秦風年齡尚幼,這隱疾不治好的話,對他以後可是影響深遠的.

"謝謝師傅,我感覺很好……"

秦風深深的吸了口氣,原先喘息之間胸肺間的辛辣,依然消失不見了,不由奇怪的問道:"師父,您剛才教我的呼吸方法,是什麼功夫啊?怎麼有如此奇效?"

此時的秦風,不但感覺到郁結了數年的氣血散去,就是丹田那股氣息也壯大了不少,雖然還沒實踐,但秦風相信,他的功夫比以前精進了不止一籌.

"也沒什麼,只不過是道家的呼吸吐納之法罷了."

載昰擺了擺手,道:"你本身就有內家拳的功底,而且已經練出了內勁,修習道家功法當能事半功倍的,不過你也別太高興,只是第一次效果比較明顯,回頭我再傳你詳盡的功法,日後可要認真練習!"

確定了師徒名分之後,載昰對秦風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再也不像之前那般隨便,臉上不自覺的帶有一絲威嚴.Lingdiankanshu

"是,師父,弟子知道了!"

雖然老頭的改變讓秦風稍微有點不適應,但他有為人弟子的覺悟,當下恭恭敬敬的給老頭倒了杯茶,道:"師父,我……我什麼時候能離開這里去找妹妹呀?"

老實話,對于這座少管所,秦風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只要老頭不阻攔,他最少有不下于十種方法逃離這里.

"秦風,你先別急."載昰搖了搖頭,道:"秦風,你相信占卜問卦,命理學嗎?"

"師父您算命?"

秦風愣了一下,遲疑著道:"我以前不信,不過……劉老爺子曾經給我相過面,我命運多折,今年當有一大難,是早夭之相……"

既然拜了師,秦風也不想隱瞞自己以前的事,當下原原本本的將他偷師五年的經曆了出來,這其中自然也沒隱瞞和劉家的交往.

"恩,是他啊?"

聽完秦風的話後,載昰不由笑了起來,"我知道你練的是八極拳,沒想到居然是師傳劉運焦,他可是李前輩的嫡傳弟子,也算你子有福氣了."

"師父,您認識劉老爺子?"

秦風眼睛亮了起來,從家中變故之後,除了妹妹之外,在秦風心中,已經把劉運焦和劉子墨當成了親人,地位非常的重要.

"什麼老爺子,他比我還差不多十歲呢."

載昰歎了口氣,道:"五六十年的時候,我和他有過一些交往,只是沒想到,他還不到八十五歲竟然就去世了,這世上的老朋友是一個比一個少啦……"

載昰雖然出身皇家,但十多歲的時候就跟隨師父行走江湖,相對而,他對江湖中朋友的誼,甚至要超過愛新覺羅這個姓氏.

雖然載昰和劉運焦的交也很一般,但聽到故人逝去的消息,還是唏噓不已,臉上滿是惆悵.

"師父,您剛才的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看到師父沉默了下來,秦風到是有些著急了,劉運焦他命中有劫,果然應允了,眼下載昰又起這占卜命理,不由讓秦風心中忐忑了起來.

載昰看了秦風一眼,開口道:"前面給你過,外八門中有金點一脈,也就是風水相師,這一脈傳自上古伏羲,演周易八卦而來,可測人命理,大能改變國運……"

"等等,師父……"沒等載昰把話完,秦風實在是忍不住了,"師父,我見過不少算命的,可是……有您的那麼神乎嗎?"

從八十年代後期,這算命占卜的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拔地而出,走在倉州的大街巷幾乎都能見到,對他們秦風只有兩個字的評價,那就是……忽悠.

這些算命的,最擅長察觀色,針眼點的屁大事,都能被他們誇張無數倍,其目的自然是幫人消災解難之余,再收人錢財了.

"秦風,你的這些我都知道,不過哪個行業都是良莠不齊……"

載昰並沒有責怪弟子打斷了他的話,接著道:"我當年見過一位江湖奇人,占卜問卦無有不准,我雖然對此也稍有涉獵,但比起那人來,還是遠遠不及的."

"師父,您和我這些干嘛?難道我也要學那占卜之術?"

秦風被載昰的有些莫名其妙,他本是在詢問是否能出獄找尋妹妹,沒想到引出這麼多不相關的東西來.

"學,當然要學!"

載昰斬釘截鐵的道:"身為外八門的門主,他們所會的,你都要學會,否則怎麼能統一外八門呢?"

"統一外八門?去管那些只會些坑蒙拐騙偷的家伙?"

秦風聞瞪大了眼睛,那頭搖的像是撥浪鼓一般,"師父,我可沒這雄心壯志啊,再了,那些家伙沒一個好東西,我管得了嗎?"

"咳咳,師父順嘴了……"

載昰也意識到自己所有些不現實,咳嗽了一聲道:"只要這主門傳承下去,管不管都是你自己的事,隨你怎麼選擇……"

當年三豐真人能整合外八門,其實也是外八門迫于朝廷的壓力,已經面臨著生死存亡,這才甘心受張三豐的統率指揮.

而日後的這些門主,卻是沒有那種天時地利人和,就算是清廷入關時的吳六奇,也無法做到張三豐那一步.

像是載昰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有過一統外八門的雄心壯志,只不過現實卻是連最親近的徒弟都背叛了自己,這打擊不可謂不大.

"這還差不多."秦風點了點頭,道:"師父,您話題又扯遠了."

"剛才到金點了吧?"

載昰將話題拉了回來,道:"秦風,師父對占卜一術也多有研究,金墓為丑,水墓為辰,木墓為未,火,土之墓為戌,你八字為午火墓,克星入本宮,命克親人朋友,而且十六歲之前,自己也是多災多難!"

載昰所受到的傳承,異于世間的占卜之道,加上他在其中也下了數十年的功夫,沒有問秦風要他的生辰八字,就將其命理推演了出來.

"師父,您……您我家人的事,都和我有關?"

聽到師父的話後,秦風的聲音不由顫抖了起來,難道自己就是個掃把星?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你別那麼想,也完全是這樣."

載昰擺了擺手,道:"你的命理十分獨特,看似命硬,但幼時卻是凶險萬分,有兩場生死之劫,如果能安然度過,日後當一馬平川,成就非凡!"

秦風搖了搖頭,急道:"師父,我只想知道,我父母是不是被我害死的?"

"你父母被你害死?"載昰愣了一下,"誰你父母死了?我觀你父母宮明亮,他們肯定沒有死,你子聽誰的?"

在相術之中,父母早亡或者有一方亡故,從面相里是可以看出來的,這並非玄幻,只有有些真才實學的相師都能做到,載昰自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我……我爸媽沒死?"秦風整個人都愣住了,想要反駁載昰的話,卻是怎麼都不出口,站在那里渾身都不自禁的顫抖了起來.

秦風當年事雖然聽到了父親的慘叫聲,第二天父母齊齊失蹤,但他到底沒有見到父母的尸首,從就冷靜異常的秦風認准了父母出事,這才帶著妹妹逃了出去.

可眼下師父卻父母沒死,這讓秦風的大腦變得混亂了起來,這五年多自己和妹妹所受到的苦難,難道都是因為自己當初的那個選擇嗎?

這個結果讓秦風心中異常的難受,好似一塊大石憑空壓了下來,使得他喘息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癡兒,醒來!"

載昰一巴掌拍在了秦風的後背上,一口大氣喘出,秦風的頭腦也為之一清,但眼中卻噙滿了淚水,"師父,我父母當真沒死?!"

載昰點了點頭,道:"沒死,而且他們過的還很不錯!"

"我……我要去找他們!"秦風身上的那種沉穩和冷靜,此刻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低吼了一聲就要往門外跑去.

PS:第二更,討幾張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