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拜師
"貝勒爺,我秦風出身清白,入了你這門派,豈不是往自己身上潑汙水嗎?"

看到載昰有些著急,秦風卻是端起了架子,收了半年多的破爛,他深知討價還價的好處,有些東西自己不爭取,別人是不會主動給的.

"就你,還清白?"

載昰被秦風的話給氣的怒極而笑,"真沒看出來,你耍無賴還有一套,子,就憑你這殺人入獄的行徑,什麼清白也都給玷汙了,不用潑你就已經一身的汙水了.

再了,外八門門主的位子,從明朝以來,都是當代名家大儒或者是皇親國戚擔任的,你子以為是路邊的大白菜,誰都能撿啊?"

當年一統外八門的那人,在道家有著極為崇高的地位,後世傳承之人,不是一方大豪就是朝廷中人,身份顯貴,到了秦風嘴里反到變成辱他清白,這讓載昰只感覺哭笑不得.

"咳咳,那不一樣的."

秦風剛才倒是忘了這茬,當下翻了個白眼,反駁道:"死的那幾個人又不是什麼好東西,再了,我只是自衛而已……"

"甭這些沒用的,子,給你個選擇,要不跪下來磕三響頭行拜師禮,要不然就滾回監舍去服刑,真當老子上趕著要收徒弟嗎?"

載昰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輩子,哪里看不出秦風的那點心思,聽到秦風這番話後,卻是給自己倒了杯茶,坐在太師椅上穩穩的品起茶來.

"我貝勒爺,那我可就走啦."

秦風眼珠子一轉,拔腳就往門外走,只是一腳已經跨出了門檻,也沒聽到老頭出聲,只得悻悻的轉過身子,開口道:"拜你為師也不是不行,不過你之前的話,可當真?"

"什麼話?"載昰愣了一下,自己好像沒給這子什麼承諾吧?

"哎,你別不承認啊!"秦風一聽頓時急了,開口道:"你曾經過的,一年之內,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去尋找妹妹!"

"我是過."

老頭聞眯縫起了眼睛,意味深長的道:"不過……想要出去,還是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一年之內你能學到我五成本事,進出這監獄如履平地!"

"你就吹吧……"秦風卻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你要有這本事,還能在這監獄里呆了幾十年,不早就跑了?"

"你懂個屁,那是老子自己願意留在這的,要不然這天下哪里我去不得?"

載昰這話倒不是吹牛,在他入獄的這些年,世道十分的混亂,天下再無一方淨土,與其流落在江湖上,到是不如在監獄里舒服了.

而當載昰刑滿之後,也已經年近九十,更不願去趟江湖的那些渾水,只想著留在這里養老,如果不是碰見秦風,或許真把這一身本領埋入土中了,

"真沒忽悠我?"

秦風有些不相信的看著老頭,眼看載昰要發火,連忙道:"我答應了還不行嗎?師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秦風年齡雖,但審時度勢這一點,絲毫不比成年人來的差,其實早在載昰講出外八門的來曆後,他就存了拜師的念頭,剛才卻是想為自己爭取多一些好處罷了.

不過凡事都要適可而止,眼瞅著老頭的耐心快被消磨完了,秦風也不敢再刺激對方了,過火了不定就落個雞飛蛋打,當下雙膝一軟,就向載昰跪倒下去.

"等等,雖然沒人觀禮,這拜師也不能太隨便了!"載昰右腳一挑,將秦風彎下的膝蓋給挑了回去,"入我一門,要先拜祖師,你等一下!"

載昰著話站起身來,走進里屋翻弄了一會,手中拿著一幅軸卷走了出來,將案桌上訪的那副《幽蘭竹石圖》取了下來,將手中的圖展開掛了上去.

"師父,這人是誰啊?怎麼是個道士?"

等載昰掛好那幅畫後,秦風發現,畫上只有一身穿道袍頭挽道鬢之人,道人手上拿著個拂塵,背負寶劍,周圍云霧繚繞,宛若仙人一般.

和西方寫實手法不同,中國古代作畫,常常只講春秋筆法,只論意境,道人的面目看上去卻是一個鼻子兩個眼,沒有絲毫出奇的地方.

"除了祖師,在明朝初期,有誰能制止朱元璋那爺兒倆大開殺戒啊?"

掛好圖像後,載昰恭恭敬敬的對著畫像鞠了個躬,嘴中念道:"三豐祖師在上,今有外八門第二十代傳人載昰收徒,特請祖師見證!"

拜完之後,載昰坐回到了太師椅上,道:"秦風,跪下!"

雖然之前有諸多疑問,但看到載昰嚴肅的樣子,秦風還是老老實實的跪在了畫像前面.

"三拜之後,給祖師上三炷香!"

"是,師父!"秦風恭恭敬敬的對著畫像磕了三個頭,從案桌上取了三根香點燃,將其插入到了載昰剛剛准備好的香爐之中.

"師父,請受弟子三拜!"上完香後,秦風對著載昰又拜了下去,這一次載昰沒有再制止,而是受了秦風三個響頭.

"秦風,咱們這一門,只有三點門規,你要記好了!"

拜師禮成之後,載昰並沒有叫秦風起身,而是正色道:"門規第一條就是不得背叛師門,欺師滅祖,你可能做到?"

"能!"

秦風嘴上答的痛快,心中未免感覺有些好笑,外八門主門這一脈,就剩下老頭和自己兩人了,日後怕是只有自己一個,談何欺師滅祖啊?

不過轉念一想,秦風頓時明白了過來,師父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他還沒忘了當年那個逆徒的事.

"第二,不得**婦女!"

"第三,不得枉殺無辜,你可都能做到?"載昰可不知道秦風心里在想什麼,徑直將另外兩條門規了出來.

"師父,我能做到!"秦風重重的點了點頭,雖然手上有五條人命,但秦風認為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這自然不能算是枉殺無辜了.

"對了,師父,祖師的名諱,您還沒告訴我呢."

對畫上那人,秦風著實有幾分好奇,這外八門里面淨是些坑蒙拐騙偷的家伙,沒一個是好東西,祖師居然能將其整合起來,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祖師姓張,名三豐,是宋末明初的人."載昰聞笑道:"世人皆知他手創了武當一派,但少有人知道他還是外八門的門主……"

朱元璋立國之後,對江湖人士大肆殺戮,但惟獨尊崇道家,更視張三豐為活神仙,在武當山大興土木為其建造道觀,其中原委到了今日,已經無法考究了.

不過按照載昰的法,張三豐當年游走江湖,卻是把一團散沙的外八門給凝聚到了一起,不知道朱家皇帝是否因為這個原因,才減少了對江湖人士的殺戮.

"原來祖師是張三豐啊?怪不得這麼厲害!"

秦風吐了下舌頭,他在劉家偷師了那麼多年,對武林中的傳聞逸事可是聽了不少,自然知道太極拳為張三豐所創,是個大有名頭的人物.

聽到秦風的話後,載昰笑了起來,擺了擺手道:"好了,你且起身過來,師父要送你件禮物!"

"禮物?師父,您這屋里還藏著什麼寶貝呀?"

聽到載昰的話後,秦風不由在屋里張望起來,這套黃花梨桌椅倒是寶貝,只是給了秦風他也搬不走啊.

"東西就在我手上啊!"

見到秦風走到面前,載昰將一只拳頭伸了出來,只不過當他攤開了手掌,掌心里卻是空空如也.

"師父,您……"正當秦風想出詢問的時候,載昰抬至秦風胸前的手掌,突然往前一送,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秦風胸口上.

"哇……"

載昰這一掌的力道可不,打的秦風連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感覺胸口一陣煩悶,張口剛想話,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師父,您這是干嘛?"

當這口鮮血噴出後,秦風的呼吸終于順暢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老頭,哪有收人為徒先打上一頓做見面禮的啊?

"秦風,我知道你自幼家中遭遇變故,和妹妹相依為命,就算你心胸寬廣,也難免氣結積郁……"

載昰站起身走到秦風身邊,看了一眼他胸前那一攤黑紫色的血跡,道:"要是不將瘀血逼出體外,不出三年,你就會落個半身不遂的下場!"

正如載昰所,秦風從的性格就很大氣,但家中出事的時候,他終究還是個孩子,心中的苦悶又無人訴,久而久之,氣血就擠壓在了體內.

前段時間連殺五人,雖然也是一種發泄,只不過那是治標不治本,殺人後的惶恐和不安,讓秦風體內的隱疾反到是更加嚴重了幾分.

載昰修習的是道家練氣法門,比之內家拳的吐納呼吸還要更甚一籌,他早就看出了秦風身上的隱疾,這一次卻是將其給根治了.

"有這麼嚴重?"秦風低頭看了一眼胸前的黑色的血跡,鼻端傳來一陣腥臭的味道,心中不由相信了老頭的話.

PS:第一更,兄弟們順手投張推薦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