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貝勒爺
"老夏,外八門的主門一脈,就是被你傳承下來了吧?"

果然,秦風沒有讓夏老頭失望,對方講的那麼直白,他豈有聽不出的道理?不過秦風隨之就皺起了眉頭,開口道:"我和外八門一點關系都沒有,你老是盯著我干嘛啊?"

雖然知曉了老頭的來曆,但秦風仍然對他一點好感都沒有,那天如果不是他阻止自己的話,秦風早就海闊任魚躍,天空憑鳥飛了!

"沒關系?關系大了去了!"老頭冷笑了一聲,道:"秦風,你知道你殺的那些,都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人渣唄!"

聽到夏老頭的話,秦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在被抓進看守所後,他也知道了對方的來曆,那是一幫從南方過來的人,專門拐騙孩去行乞.

所以雖然年紀輕輕的就背負了五條人命,但秦風一點都不後悔,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的話,他一定還會將那五個人給干掉的.

"是人渣不錯."

夏老頭似笑非笑的看著秦風,道:"不過他們也是外八門中人,就是我剛才的乞兒門,你……你和他們有沒有關系啊?"

"媽的,敗類,你們外八門都是些敗類,爺絕對不會加入的!"

想到現在還不知所蹤的妹妹,老頭的這番話更是讓秦風火上澆油,如果不是自知干不過面前的這老家伙,秦風動手的心思都有了.

"沒錯,我承認,他們就是敗類,是老頭子我無能啊!"

這次夏老頭一反常態的沒有反駁秦風的話,而是一臉的惆悵,端起了茶碗半天都沒往嘴里送.

"這外八門沒個好東西,消失掉了最好,你干嘛還想著傳承下去啊."

即使老頭不,秦風也能猜得到,他一定就是所謂的主門傳人了,而通過前面發生的事,更是不難猜出,老頭是想收自己為徒.

"消失,可能嗎?"

聽到秦風的話後,老頭反應了過來,嗤笑了一聲,道:"從堯舜時期,恐怕就有外八門各行當的存在了,只要人類不斷絕,甭想讓這些人消失.

你知不知道,當年第一代主門門主出手,其實就是想將外八門整合在一起,讓江湖變得有秩序一些,只是後輩無能,到底還是約束不了這些人!"

老頭看向了秦風,歎了口氣接著道:"當年我接下了這主門門主的位子,曾經發過宏願,要將外八門合而歸一……

這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卻沒成想國內大變,連年軍閥混戰外加內戰不斷,其後更是日軍侵華生靈塗炭,好容易解放了吧,可老頭子我又被抓進這里來了,是傳播封建迷信……"

外八門主門這一脈,除了護門弟子之外,真正的傳承只能有一個人,這也是清廷入關之後,主門人丁凋零的原因之一.

老頭早年倒是收過一個弟子,只是那個弟子耐不得寂寞,學得一些本事後闖蕩江湖,漸漸被塵迷了眼睛,非但沒有起到約束外八門的作用,反而行事乖張.


在解放後,那弟子去信告訴夏老頭,自己要出國定居,邀約師父前往一會.

但是夏老頭怎麼都沒想到,那逆徒居然設下陷阱想要對付自己,搶奪主門傳承,還好夏老頭那會正值壯年,拼著受了些傷殺了出來.

養好傷後,夏老頭雖然有心報仇,但那逆徒氣候已成,加上又身在國外,夏老頭也是無可奈何,其後更是身陷囚籠與世隔絕了.

眼下老頭早就絕了當年的雄心壯志,不過念著祖宗傳承,這些年也一直在尋找傳人,只是伯樂常有,這千里馬卻不常見,直到秦風出現,這才有了轉機.

"哎,等等,老夏,你只不過是個犯人,那胡所長卻是當官的,他怎麼能聽你的話呀?"

聽完夏老頭的這番話後,秦風不由打斷了老頭的話,這也是他一直都很困惑的事,一個兵一個賊,反倒是兵聽了賊的話.

"屁的當官的,他老子穿著開襠褲的那會,每年都要給我磕頭的,胡保國這子算根什麼蔥?敢不聽老子的話?"

夏老頭撇了撇嘴,道:"要不是老子當年傳他幾手功夫,怕是他早就死在戰場上了……"

"吹,可勁的吹吧."

秦風一臉的不信,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你功夫不錯,不過你又不是他家長輩,他老子憑什麼對你磕頭?"

"嘿嘿……"夏老頭在江湖上可是成了精了人物,聽到秦風這番話,臉上不由露出了怪笑:"子,想摸我的底,你還嫩點."

"愛不,爺還不願意聽呢."

秦風臉上雖然是滿不在乎的神色,不過心里著實有些好奇,這老頭講了半天的外八門和江湖,對于他自己的來曆,卻是沒有透露出絲毫.

"得,我就告訴你吧,在這世上,知道我真實身份的人可不多了!"老頭想了一下,開口道:"我不姓夏,真名叫**新覺羅·載昰……"

出自己的名字後,老頭停下來看向秦風,眼睛里露出了那麼一絲得意的神,他這是想看看秦風吃驚的模樣.

不過讓老頭失望的是,秦風對這名字壓根就沒有一點兒反應,嘴里反而嘟囔道:"愛新覺羅·載昰?這也是人名字?怎麼那麼奇怪啊?"

"媽的,真是不學無術."

秦風的反應簡直讓老頭是欲哭無淚,幾十年來第一次顯擺,卻是被秦風給鄙視了,不由怒道:"愛新覺羅是清朝的皇家姓氏,知道嗎?那個末代皇帝,還是我的子侄輩呢……"

愛新覺羅·載昰生于一九零二年,他是康熙帝十四子胤禵這一脈的旁系後人,繼承王爺郡王的美事輪不到他家,到了載昰出生後,爵位已經消減的成了貝勒.

在一九零二年那會,滿人的處境已經非常艱難了,就連清廷也是風雨飄搖將要墜落,載昰這貝勒爺還沒被喊幾年,那位末代皇帝就被囚禁到紫禁城里了.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載昰的家境還是很不錯的,廢帝住在紫禁城的時候,他們這些遺老遺少的日子還過得去.


比現在的秦風還一點,載昰十二歲的時候,就跟著族中長輩逛過八大胡同,整天遛鳥熬鷹的,算是個典型的紈绔子弟.

只是在1917年載昰十五歲的時候,他的好日子結束了,那一年,張勳率領辮子軍5000人入京,調解黎元洪與國務總理段祺瑞的"府院之爭".

但是誰都沒想到的是,張勳進京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國會給解散掉了.

在1917年6月30日的深夜,張勳,康有為,王士禎,九門提督江朝宗等300多人潛入皇宮.

皇帝在張勳,康有為等人的擁護下,再次在太和殿登基,宣布恢複宣統年號,曆史上將其稱為"丁巳複辟".

不過這場鬧劇在孫大炮等人的反對和聲討下,僅僅維持了十二天就失敗了,而當時一部分擁護皇帝等位的人,隨後也遭到了清算.

不幸的是,載昰的族中長輩,就在那300多人之列,因為這件事,家族被遣散離京,載昰貝勒爺獨身一人被發配到了冀北的一個滿人聚集地.

也就是在這里,載昰遇到了自己的師父,從此踏上了江湖路.

至于胡保國,他的祖上是正黃旗漢軍,而載昰的那位聲名顯赫卻命運多桀的"大將軍王"祖宗,正好是正黃旗漢軍的都統,雖然清朝沒了,但胡家對載昰一直非常尊重.

載昰看著胡保國長大的也沒錯,因為在解放後的幾年里,載昰一直都住在胡家,胡保國的那身功夫,的確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

好巧不巧的是,幾十年過後,胡保國成了這座監獄的監獄長,而在這里居然遇到了他以為早已死去的載昰,當然,往日的貝勒爺,已經成了今天的老夏.

"這清朝要不滅亡,你還是皇室宗親啊?"

聽完載昰的講訴,秦風像是做了場夢一樣,就是編故事也沒這麼曲折離奇的節吧?眼前這位以前竟然是皇帝的叔叔輩.

"不對啊,我老……不……"

秦風把老夏兩個字生生吞回到了肚子里,接著道:"貝勒爺,你你是1902年出生的,到現在豈不是活了九十二歲啦?"

雖然載昰那張老臉上溝塹密布,但秦風怎麼都無法相信,這個能在牆上像壁虎一般移動的老家伙,竟然有那麼大的歲數?

"虛歲已經九十三啦."載昰裂開嘴笑了起來,那一口牙居然都還在,他六十來歲怕是都有人相信.

"子,該的我都了,你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聽到外面傳來起床的哨聲後,老頭的臉上頓時露出幾分不耐煩的神色,他當年可是被師父一忽悠就磕頭拜師了,哪里像秦風這般難纏?

PS:第二更,來幾張推薦票吧,今兒周推能到1萬5,加更成不?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