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新待遇
"政府,我冤枉啊,是他們追著我打的呀!"

聽到胡保國的話後,李天遠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這哥們生平第一次想不通了,為什麼受害者也要受到懲罰?

"那麼多人不打,怎麼就打你?"

胡保國沒好氣的踹了李天遠一腳,罵道:"叫什麼政府?跟誰學的壞毛病,你子就***欠收拾!"

一般來,成年犯人在監獄里,都是稱呼管教為"政府".

而這個少管所是監獄改建的,里面有一些老犯人刑滿後留下來的,和這些孩子們也有些接觸,所以私下里有時候他們也會喊聲政府.

李天遠看到自己的喊冤聲,並沒有讓胡保國改變主意,只能乖乖的跟了另外一個管教去禁閉室了.

兩個當事人都已經離開,食堂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下來,當然,每天一次的操場放風被取消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背後在罵那兩個倒黴的哥們呢.

目送李天遠出了食堂,胡所長忽然指了指正要回監舍的秦風,道:"你……跟我過來!"

"我?"

秦風往四周看了看,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所長,您……叫的是我?我可是什麼都沒干啊!"

上一次就受了無妄之災,這次秦風卻是不知道所長大人為何又盯上了自個兒,看那樣子,也不像是自己逃獄事發.

"廢話,老子知道你什麼都沒干,要不然早關你禁閉去了."

胡保國擺斷了秦風的話,道:"叫你子來就跟著,哪里來的那麼多廢話?沒背過監規嗎?"

"是,服從管教!"

秦風無精打采的答應了一聲,低著頭跟在了胡保國的身後,腦子卻是飛快的轉動了起來,"莫非昨兒事發了,可又好像不對啊?"

胡保國的身形和昨天那人不像,肯定不會是他,而且那人要是想害自己,昨兒只需要喊一聲就行了,沒必要今天再報告給所長吧?

想到這里,秦風心中頓時安定了下來,抬起頭一看,自己和胡保國已經來到了操場上,偌大的放風場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胡保國忽然開口道:"人帶來了,你記住咱倆的約好的啊."

"什麼約好的?所長,我和您約好什麼了?"跟在胡保國身後的秦風,被胡大所長這句話的是一頭霧水.

"沒和你話."

胡保國沒好氣的轉過身子,秦風頓時看到,在前面三四米處的鐵絲網後面,一個滿臉溝溝塹塹,看不清有多大歲數的老人,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你……你……"

見到這個老人,秦風的眼睛不由有些發直,因為從對方的身材他能看出,這老頭絕對就是昨兒將自己帶回監獄的那個人.

從昨兒夜里到現在,秦風一直都在心里猜度著,但就算是想破了腦袋他都不會想到,那位"高人",居然就是每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伺候菜地的這個老頭?

"你什麼你啊?"

胡保國的聲音讓秦風驚醒了過來,"子,以後上午的隊列訓練和晚上的晚自習你不用上了,跟著他種菜吧,算是幫工,做的好的話,以後也有減刑機會的!"

"什……什麼?"秦風不可置信的看著胡保國,"讓……讓我種菜,還能減刑?"

不管是監獄還是少管所,里面的犯人也是要勞動改造的,當然,少年犯的待遇要好一些,每隔三五天才會有些手工的伙計做.

但是在少管所里,有一項工作是每天都有人做的,那就是幫廚和打雜,出于對閑置勞動力的利用,這些活一般都是由少年們來做.


當然,因為幫廚會在警戒區以外進行,逃跑的機會也會大大增加,所以這樣的活,一般都是讓那些刑滿快要釋放的人來做的.

由于快要被釋放了,少年們一般都不會逃跑,對這些少年犯所里管的也是非常寬松,偶爾他們也能踏出管教所,去呼吸一口自*的空氣.

所以別看是打雜,幾乎所有的少年犯們都想要得到這種機會,秦風怎麼都沒想到,胡大所長竟然把這機會給了自己.

"行了,你跟著他吧,晚上熄燈前,必須回監舍睡覺!"

胡保國的心似乎並不怎麼好,交代了秦風一番之後,一甩手就離開了,不過他好像並不怕秦風逃跑,甚至都沒警告他一句.

"家伙,很奇怪吧?先過來把這塊地給我犁一遍."

正當秦風站在原地還有些發傻的時候,昨兒那熟悉的聲音傳入到了耳中,猛地打了個激靈,秦風看向了那人.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所長為什麼要聽你的呢?"

秦風心里有無數的疑問和不解,他迫切的需要得到答案,因為眼前發生的事,讓秦風感覺到無比的荒謬.

"我?我是什麼人?"

老頭聞笑了起來,對著不遠處崗哨上的那個武警招了招手,語氣有些蕭索的道:"我在這個監獄里呆了三十多年,你我是什麼人?"

應該是得到了指示,那個武警對老頭打開鐵絲網牆上門的舉動沒有什麼反應,不過目光卻是在秦風身上掃了幾眼.

"您是這里的管教?退休的?"

秦風覺得自己明白了過來,除了這個答案之外,好像再沒有什麼理由能解釋老頭可以自*進出監獄的行為了.

"管教個屁,老子是被管教的!"

聽到秦風的話後,老頭就像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差點跳了起來,一把將秦風拉到了鐵絲網後,道:"麻溜的趕緊干活,干完活滾回去睡覺."

"好!"

秦風點了點頭,這幾年帶著妹妹流浪的生活,讓他學會了什麼叫做沉默是金,強自壓制下去心中的好奇,秦風真的拿過一把鋤頭翻起地來.

秦風之前所住的那個地方,是倉州的城鄉結合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城市還沒規劃到那里,到處都是莊稼地,和農村也差不了多少.

**歲的時候,秦風就帶著妹妹幫人拾過麥穗,自己更是插過稻子割過麥子,對農活一點都不陌生,拿過鋤頭後,干得似模似樣.

只是老頭讓他犁的那塊地,似乎是新開辟出來的,將那三分地翻了一遍之後,秦風也是累的一頭大汗,將鋤頭靠在一遍,秦風也沒話,默默的站在了那里.

"媽的,真不知道你子是十四還是四十……"

老頭盯著秦風看了好一會,見到這子實在沒有開口話的意思,不由道:"子,你不想問什麼嗎?你就一點不好奇?"

老頭出身名門,少年起開始闖蕩江湖,上至高官達貴,下至百姓飛賊,見識過無數人等,雖然之前就對秦風高看了一眼,但他還沒想到一個只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居然如此的沉穩.

"好奇,很好奇,但我問了你不,不等于白問了啊?"

秦風重重的點了點頭,回答雖然簡潔,出的話卻是讓那老頭有些哭笑不得.

--

PS:周一啊,點擊推薦票都至關重要,朋友們舉手之勞,請投出推薦支持下打眼吧!
http://